【與律師同行】北一女儀隊當名模 聯考數學低分拚上律師

出版時間:2019/01/03 09:49

外型高挑纖細、一襲剪裁合身的俐落褲裝,流露專業自信,律師紀培琇輕攬公事包,盈盈走到鏡頭前,受訪時細細的嗓音、淺淺的笑容,彷彿和煦春風,觸動聽者的好奇,想要一窺究竟。曾經氣勢不輸鬚眉的北一女儀隊隊員,如何在繽紛瑰麗、萬紫千紅的女模世界裡闖蕩,然後服10年公職、結婚生子,最後又是怎樣的堅持,讓紀培琇一路走來,儘管已是兩個孩子的媽,仍舊沒有遺忘成為專業家事案件律師的初衷?

不是追求律師袍表面的光鮮亮麗,而是一股「想要幫助別人」的熱心,這份自許為使命的初衷,鞭策著她...

想以理服人 站在對的一方

我覺得能夠很有條理,很清晰的,把自己想要說的話,有憑有據地說出來,是很有成就感的事情!當律師,我不用講話很大聲,也不用跟別人大呼小叫、潑婦罵街,只要我有道理,就可以說服人、站在對的那一方!

更重要的是,我想幫助別人,而當律師能夠助人!這是一個很核心的價值,用我的專業,帶領需要幫助的人走出人生困境,找到一條更好的道路,我覺得這是一個很浪漫的思想!陪伴對方經過一段很辛苦的歷程,然後看到他可以過得很好,對我來說,是很大的滿足!

我從高中時代就想當律師!因為看到一些辯論社的資料,想像自己若能這樣有憑有據,去說服評審、說服觀眾,我真的很嚮往!覺得自己可以試試看!

不過我沒有一直埋首K書。我高中念北一女,沒參加辯論社,而是參加儀隊,又因擔任服裝雜誌編輯的親戚牽線,利用假日兼差平面模特兒,常要出外景,經紀公司還會安排一些展場活動,像是主持、舞台表演,而且是從高三開始這些演藝工作。

高三還當模特 結果聯考數學零分

那時候真的好累!感謝爸媽對我很包容!但他們很不能接受我的課外活動太多,我爸爸尤其不開心,他比較保守,覺得女孩子不要穿得那麼少,其實他是心裡捨不得!也不了解我為什麼不好好讀書、何必急著出來工作。

我跟爸爸說,「那只是一個我想實現自我的方式之一」,也答應他,不會因為這些外務影響學業,我也在高三下暫停演藝工作,全心拚功課,但我先前荒廢太久,大學聯考成績很不理想,數學竟然考零分!實在太瞎了!

我覺得對不起爸媽、答應他們的事情沒做到,也沒說實話,自己更感覺好像在這個階段,「突然跌了一跤」,原來我的人生,不能永遠都是第一名、不能總是心想事成,考進台北大學社工系入學時,「剛開始,心裡是過不去的」,覺得自卑…

不過我很快就轉念「人,不是非得什麼都要得到最好才是成功」,在大學時代,我很努力充實自己的校園生活,讓自己發光發熱!大一時,有一次去參訪一處收容腦性麻痺兒童的機構,看到腦麻孩子的家庭欠缺資源,需要社會福利救助,也衍生很多司法問題。

我覺得可以透過更高階、更高層次的力量、透過法院、法律或政策的改革,更能幫助這些弱勢的人,這樣的力量遠高於個人能夠給的幫助,所以我決定堅持成為律師的夢想!我才能實現助人的願望,大二時,我透過校內轉系到法律系就讀,最後以前三名的成績畢業。

我在大學時代也恢復模特兒工作,而且有更多時間、可以參與更多,包括走秀、試鏡、拍攝廣告跟MV,例如S.H.E.的展場活動、藝人林曉培的MV,我都參與過,這純粹是興趣!因為法律好嚴肅,認真聽課後,模特兒的工作算是一種轉換、完全展現自我的一個領域,這是很難能可貴的經驗!

但我從沒忘記想當律師的志向!一邊當模特兒、發展另外一個方面的「我」,一邊仍為自己的夢想,不停在努力!2003年大學畢業後,我隔年考取台北地院法官助理,在家事法庭任職,邊工作邊讀書,2005年就考取律師,但我覺得該多學習法律實務工作,讓自己夠成熟再執業,對案件當事人、對自己,才是負責的方式。

因此我在法助的工作上,一待就是10年!擔任法助初期,我短暫持續模特兒工作,還幫《蘋果日報》拍過服裝單元與彩妝單元!後來決定以法律實務為重,就放棄所有演藝工作。這10年的公職,工作駕輕就熟、日子過得安逸,也結婚生子,但我喜歡不一樣的生活,所以2014年離開公職,投身為專業家事案件律師。

拋開律師勝敗 找尋「輸贏外的第三條路」

自己開始接案後,原告、被告不再印在卷皮上毫無溫度的文字,他們有名有姓、有血有肉,活生生浮現在我的面前,會跟我講開心的事情、傷心的事情,難過的時候,甚至會流下眼淚,我當法助時,官司結束了,就是整卷歸檔,現在,官司結束了,當事人生命裡的喜怒哀樂,可能正要開始。

猶記擔任法助時,家事案件法官最在意律師能否幫雙方當事人找到「輸贏以外的第三條路」,別因官司而撕裂個案的家庭關係,我執業後,也深深體認,好律師不在乎個人勝敗,因為「律師個人的勝敗,對個案家庭來說,可能是災難!」設法找出當事雙方可以妥協、折衷的方案,才是好律師該做的,而不是拘泥輸贏。

我碰過一件個案,夫妻各執己見、爭吵不休,調解就要破局,只因法官說:「你們把孩子放在哪裡?你們現在眼裡,只有你們自己,你們沒有看到小孩!」雙方才開始軟化,我和對方律師也抓緊機會,包括調解委員、法官,一起努力幫雙方找尋妥協方案,從上午9點一直調解到下午6點,最後調解成功,我覺得超滿足!感覺自己把助人的能力,發揮到極限!

還有一次,是一個離婚案件,我的當事人是女方,講了很久,男方同意離婚那一刻,他很認真的站起來,對著女方說:「謝謝妳!」當下,我和對方律師與調解委員,也不禁落淚,因為雙方當事人從18歲就在一起,打拚事業有成,這已是陪伴一輩子的感情,中間很多恩恩怨怨,在這一句「謝謝」,都化解了。

如果在法庭經過一番激烈攻防廝殺,「很多家庭其實是回不去了!很多關係也就此崩解!」所以案件一開始,若雙方能心平氣和把事情談好,這是非常幸運的!好律師不一定永遠會打贏官司,但能有一位好的律師,會讓個案的家庭,在案件結束以後,變得比較圓滿,擺脫怨恨與紛擾。

44朵玫瑰的密碼 白雪公主的鼓勵

那是一件丈夫外遇、妻子訴請離婚的案子,我代表女方,法官已判准雙方離婚確定,後續處理剩餘財產分配時,有一天,男方約女方在我的事務所碰面談談,女方事前很緊張,不知男方會講什麼,沒想到男方先送來一大束、用44朵紅玫瑰組成的花束,對女方說這象徵「誓死不渝的愛情」,也代表他跟女方認識44年。

不只這樣,男方還帶來一顆看起來好大、我不好意思問幾克拉的蒂芬妮鑽戒,當場送給女方,還用箱子帶來兩人交往期間、女方寫給他的所有情書,他述說讀國一時參加辯論比賽得冠軍,是女方「擔任司儀,叫我的名字上台領獎,我看到妳的地一眼就愛上妳」,他苦苦追求,終於抱得美人歸。

我身為律師,雖然覺得自己在場像個超大電燈泡,還是要問男方關於剩餘財產分配的態度,男方很篤定答稱「我給的絕對比妳要的還多!」他真的把名下一間位於台北大直的房子,全部送給女方!後來他們相互依偎著離開,超甜蜜的!我想,可能因為我和對方律師,在訴訟過程沒有用激烈言語,摧毀雙方對過去美好的回憶吧!

處理家事案件,因為跟當事人共同經歷人生最困頓的低潮,當事人處於憤怒與不安,律師這時就像當事人在汪洋中的一塊浮木,承受當事人全部的依靠與信任,所以彼此很容易結為好友,我也常收到昔日案件當事人寄來的卡片,甚至一大箱水果,我會很高興「哇!你還記得我,我也祝你幸福!」

我的辦公桌上擺著一尊用紙黏土捏的白雪公主娃娃,是一位9歲小女孩親手做的,她碰到一段很不幸的遭遇,我受委任幫她提告,訴訟過程中,她理解到「有時司法,不能給她完全的正義」,訴訟結果輸了,她還是做了這尊娃娃送給我,謝謝我「是個溫柔的律師姊姊」,還說她以後也要當律師,要幫助弱勢、幫助被欺負的人,伸張正義!

我一直把它放在桌前,當我有點難過、覺得沒有力量的時候,我就看著它,鼓舞自己:「對!我應該要堅強!」一路走來,有時對自己的小孩會產生「媽媽的愧疚」,感謝丈夫和家人成全我、讓我追尋自己的夢想,我沒有忘記「想要幫助別人」的初衷,我還是會一直幫助當事人,找尋「輸贏以外的第三條路」!(記者黃哲民/台北報導)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00:00
更新時間:09:49

紀培琇擔任家事律師。劉耿豪攝
紀培琇擔任家事律師。劉耿豪攝

律州聯合法律事務所律師紀培琇。劉耿豪攝
律州聯合法律事務所律師紀培琇。劉耿豪攝

紀培琇就讀北一女中時是儀隊一員。紀培琇提供
紀培琇就讀北一女中時是儀隊一員。紀培琇提供

紀培琇大學時期擔任平面模特。劉耿豪翻攝
紀培琇大學時期擔任平面模特。劉耿豪翻攝

紀培琇大學時期曾擔任《蘋果》模特兒。劉耿豪翻攝
紀培琇大學時期曾擔任《蘋果》模特兒。劉耿豪翻攝

紀培琇律師身材高挑。劉耿豪攝
紀培琇律師身材高挑。劉耿豪攝

紀培琇覺得當律師可以帶人走出困境。劉耿豪攝
紀培琇覺得當律師可以帶人走出困境。劉耿豪攝

紀培琇回到母校北一女前。劉耿豪攝
紀培琇回到母校北一女前。劉耿豪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