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陳雪專欄:母親的羊肉爐

出版時間:2019/01/04 00:15

陳雪/小說家

冬天裡,朋友們吆喝著吃鍋,麻辣鍋、酸白菜鍋、涮涮鍋、沙茶火鍋、石頭火鍋,或有炭火熬煮的薑母鴨、羊肉爐。好像不來上這樣一鍋,把朋友紛紛找齊,排排坐在圓桌,點他個滿桌的菜盤,稀哩呼嚕把食材倒進鍋裡煮熟,又紛紛撈出來,要瀰漫談話聲、杯盤碰撞聲、眼前因為煙霧或熱氣而薰暈的視線,才是冬天該有的一夜。

想起過冬,我總會想到母親的羊肉爐。

母親天生柔弱,又不善廚藝,家務裡好像什麼都做不好似地,予人一種柔弱、多病、且帶著幾分任性的氣息,是不太有「母性」的女子,家裡因為生意忙碌,店面狹小,多以自助餐解決三餐。多年前我家結束在小鎮的服飾店,搬回鄉下居住,父母改到夜市裡擺攤賣成衣,我們家地處偏遠,外食不易,母親就開始學煮菜了。

照例父親每日買回三菜一湯,菜色總是那幾種,乾煎帶魚或肉魚,或者紅燒魚,煎雞蛋豆腐或紅燒豆腐,蘿蔔排骨湯或竹筍排骨湯(排骨肉是為了給家裡的貴賓狗吃的),炒兩樣青菜,就這幾樣菜輪流,因母親好不容易才學會做菜,我們又長期外食,故母親即使總是煮那幾種菜,我們也吃不膩。

母親性格海派,一到市場就會失了主張,買回大量不必要的物品(拗不過小販的推銷),所以採買的工作都由父親負責。偶爾父親會跟肉販買台灣的牛肉或羊肉,母親就會煮紅燒牛肉湯,或者羊肉爐。

兩者相較,牛肉湯可以加麵加飯,方便好吃,但羊肉爐更受到家人歡迎,後來我們都到外地工作後,每次回家,父親都會特意去買羊肉,讓母親燉煮羊肉爐。

仔細想來,那也不過就是一般的羊肉爐罷了,加上許多豆皮、凍豆腐,菇類等,有時還會放進白菜、茼蒿或火鍋料,顯得有點不倫不類的,但羊肉不腥不羶,帶皮的肉塊煮得軟而不爛,皮咬起來QQ地,我們總是很喜愛。

吃羊肉爐的日子裡,就是我們家最豐盛的宴席了,一口極深的鍋,煮得滿滿的,我們才到家,父親已經端到二樓的客廳了,一家人邊看電視邊吃鍋,一會兒鍋子就見底了,有人焦急起來,拚命在撈食材,母親就會說,樓下還有一鍋呢。我們說好好吃啊,她就會笑得眼睛瞇瞇地說:我從早上就開始燉,燉了好幾個小時。父親會說,羊肉是跟某某某買的,台灣羊肉,要買這個才好吃。

這些千篇一律的回答,我們也照例說,還是台灣羊肉好吃。

還是媽媽煮的羊肉爐好吃。

於是,即使不善廚藝的母親,也覺得自己有一項家人愛吃的食物,而感到有些安心與自豪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陳雪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