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兵遇口蹄疫當屠夫 難忘豬隻瀕死最後眼眸

出版時間:2019/01/05 01:30

「你如果沒有一棒把牠打死,讓牠哀號著看著你,是非常痛苦的點」在二林地區擔任驗光師的洪堯東(40歲)說爆發口蹄疫當年,他剛好在成功嶺新訓中心當兵,部隊接獲命令執行撲殺任務,他跟著連上的弟兄一起到養豬場,用球棒、鐵條朝著豬頭猛砸,殺豬一整天精疲力盡回到部隊,腦海仍是豬隻哀號的聲音跟畫面,撲殺任務結束後他整年不敢吃豬肉,對這次非洲豬瘟疫情來勢洶洶,洪堯東真心希望台灣沒有疫情,別再發生這種慘劇。

洪堯東說,1997年2月17日他到成功嶺新訓中心受訓,屬於陸軍1772梯,是受訓一個多月的新兵,就遇上台灣口蹄疫情爆發,3月下旬連上接獲命令,要到一處養豬場執行撲殺任務,一次兩個班20人,一大早坐軍卡出任務。到達現場後,穿上簡單的防護隔離衣,洪堯東跟著其他阿兵哥一起行動,先將豬隻整群趕到一個小區域,因為沒有帶任何武器裝備,只能就地取材,用蒐集來的鐵棍、木棍、鋁棒甚至石頭,只要能造成傷害的東西全用上,一群人朝著豬頭狂敲猛打,先將部分的豬隻打死,拖離豬舍清空現場,再趕另一批豬隻來打,洪堯東搖頭說「真的會打到手軟」。

成豬撲殺完,豬舍還有仔豬要撲殺,由於仔豬體重輕可以捕捉,就想辦法用水淹死,如果仔豬掙扎則改用電擊。20名新兵一整天殺豬殺到全身虛脫。洪堯東認為這些豬是有靈性的,他最不想回憶的是豬臨死前的反應,因為每一隻豬臨死都眼睜睜的盯著你,彷彿在問他「我做錯甚麼事?你要這樣打死我!」而且成豬往往無法一棒斃命,通常需要狠敲好幾下,不願坐以待斃的豬隻滿場哀號,至今想來依然恐怖。

洪堯東說當時殺豬直念「阿彌陀佛」,但晚上回部隊還是夜夜失眠,眼睛閉上腦海中盡是豬隻躲在牆角、兩眼無辜望著你的畫面,就算好不容易睡著也總被惡夢驚醒,這種痛苦跟創傷持續好幾個月,整整一年不敢吃豬肉,現在也不太敢再聽到豬隻的叫聲,怕再回想起當年的場景,現在豬肉也很少吃,心中的陰影還未完全散去。 (詹智淵/彰化報導)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沒有滷肉飯的日子!三大豬瘟漏洞難防 「台灣淪陷遲早的事」
「連根狗毛都沒有!」《蘋果》直擊檢疫犬下班 機場防疫危機重重
挺過口蹄疫再陷豬瘟 養豬大戶暴瘦:中了就等破產
台灣黑豬更勝鹿兒島 廚餘養豬農嘆「豬瘟入侵就不玩了」
豬瘟入境估豬價漲3成 60年魯肉飯老店:最慘就是關店
15年積蓄在口蹄疫賠光 豬農看破改種果菜
豬隻世紀浩劫「人車沾染就會傳播」! 台灣養豬王國隨時崩解

洪堯東回憶撲殺任務,整個豬舍的哀號聲很恐怖。詹智淵攝
洪堯東回憶撲殺任務,整個豬舍的哀號聲很恐怖。詹智淵攝

洪堯東說撲殺任務讓他一年不敢吃豬肉。詹智淵攝
洪堯東說撲殺任務讓他一年不敢吃豬肉。詹智淵攝

當年的執行撲殺任務的養豬場今已荒廢。詹智淵攝
當年的執行撲殺任務的養豬場今已荒廢。詹智淵攝

當年的執行撲殺任務的養豬場今已荒廢。詹智淵攝
當年的執行撲殺任務的養豬場今已荒廢。詹智淵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