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小野專欄:大象席地

出版時間:2019/01/06 00:11

小野/作家

清晨4點半,我越想越害怕,翻身起床趕快把昨天夜裡發出的一則訊息刪除。距離大選投票日只剩下4天了,我的精神狀態瀕臨崩潰邊緣,緊繃的神經就要斷了。

其實我在臉書上發表的這則短短的文字,只是想要介紹在29歲結束自己生命的中國大陸年輕導演胡波(筆名胡遷)的遺作《大象席地而坐》,因為它在這一屆金馬獎得到了最佳影片。我純粹只想介紹這位我曾經把「BenQ華文世界電影小說奬」首獎的奬座和百萬獎金頒給他的年輕人,那篇小說叫做〈大裂〉。他的小說作品反映出年輕世代對未來的絕望和在生活中無盡的傷害。

讓我感到驚訝的是,一個16歲的學生去金馬影展看了《大象席地而坐》之後,他的反應是如此的共鳴和強烈。他是這樣形容看完電影的感覺:「看得我好想倒在地上暫時死去。然後再爬起來,拔腿狂奔,在沒有盡頭的地方。也想要電影不要播完。也想有力量去面對接下來的人生。謝謝《大象席地而坐》。」

我只是在FB上描述著一部電影,卻在驚慌失措下趕快刪除了,在清晨4點半,當大家都還在睡夢中。我像極了一個害怕被情治單位抓到的思想犯,趕快湮滅證據。一切只因為距離投票日只剩下最後4天,因為我早已經被媒體判了罪,如果這次輸掉選舉我是唯一的罪人。沒有錯,敗選的劇本已經被寫好了:我這個豬隊友死定了。

昨天晚上我接到了一個掌握最新民調的朋友打來的電話,他非常明確的告訴我說:「因為母豬說和金馬獎造成的統獨議題,刺激綠營支持者歸隊。目前你們的情況非常不樂觀,可能會輸。只剩下一個方法就是告急。把年輕人的票催出來。」這位朋友最後表示,他會拜託媒體把這個訊息放出去,製造危機意識。他知道我的尷尬處境,想要協助我們。

正是這通電話刺激了我,立即想到自己剛剛才貼在臉書的文章,提到了「中國大陸的導演」,我擔心又被媒體「抹紅」。選戰一路打到此刻,我完全被污名化,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有人會被霸凌、踐踏到想要切腹,那種無路可逃的絕望我終於體會到了。

我開始懷疑自己罹患了恐慌症,覺得世界快要崩塌了,我即將成為歷史的罪人。我翻開胡遷的小說集《大裂》,開始閱讀其中那一篇〈大象席地而坐〉,我覺得自己好像是那隻坐在動物園柵欄內一堆糞便中斷了一隻腿的大象,忍受著臭味,任憑那些充滿惡意的、有虐待狂的遊客們隨意的踢打和丟石頭。

我好想踩死那些遊客,讓他們死在我的糞便堆中。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小野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