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許悔之專欄:恰巧行過菩提樹下

出版時間:2019/01/06 00:12

許悔之/詩人、 藝術家、有鹿文化社長

一天早上起床,突然動念,想要磨墨寫字,送一位朋友。

我取出一方老綠端硯,拿出蔣勳老師送我的寫經墨,開始磨墨,像一種心情的準備。因為好幾天以來,有一個念頭一直盤旋不去,應該為陳念萱新書的扉頁獻詞寫字。

認識作家陳念萱好多年了,有鹿文化陸續編輯出版了一些她的書,彷彿繞了一個大圈,她完成了一本最早我跟她邀約的書。幾年前,我在她的臉書看到上傳的一些照片,是她已圓寂的上師的荼毘大典。看過陳念萱《尋找上師》這本書的人,應該會很受觸動──尋找上師,其實是為了安放自己的心;尋找上師,其實就是一個旅途,為了尋找自己的心。

不久前,陳念萱交出了一本完完整整的書稿,我看到前幾篇就鼻酸欲淚,書中,她寫了很多死亡,母親的、大伯的與上師的死亡。然而,他們在文章裡,好像只是到了另外一個屋子。

佛法的屋子,而且這個屋子不必敲門,隨時隨地都可以進入。

陳念萱在她全書開頭,寫了一段獻詞:「踽踽獨行菩薩道,無量諸佛來看照;眾生執迷黃泉路,我欲勾牽毒火燒。──敬獻給鳩摩羅什這首詩,灑淚幾桶也不足以感謝其無怨無悔菩薩行。」我剛看到的時候,情緒非常的震動,對於一個相信佛法的人如我,我知道陳念萱為什麼寫這些句子,因為生和死真是教人疲累又恐懼啊!要如何了脫生死呢?這是我以前向陳念萱邀第一本書的念頭,希望透過她那麼獨特的心情和經驗,告訴別人什麼是死,也或許因為知道了死,而能好好的、有意義的生……

我在秋天的早上,慢慢磨墨,彷彿知道陳念萱為什麼寫這些句子,佛法難聞啊!做為諸苦交逼的人身,居然可以聞聽、思惟佛法,為必將到來的這一期生命的死亡,找尋不一樣的旅途。

我慢慢磨墨,磨到了一種覺得適當的濃度,遂開始寫字,我對陳念萱書中獻詞的心情和體會,化為筆墨,準備編入這本書的扉頁,也送給陳念萱存留,以誌因緣。

「我帶著母親的遺骨繞塔繞菩提樹,惶惑忐忑,起了私心,期望母親能因此沾光。也許不會為自己如此膽大妄為,卻無論如何認為沒有信仰基礎的母親,可能需要這看來愚昧的方式,強忍不安,我拿出一片彩色遺骨,塞到了樹根下。原諒我。正準備顫抖離去的當下,樹旁靜坐的僧尼忽然叫住我,指著飄然而下的落葉:『那是妳的!』」

這是書中的一篇,陳念萱寫她如何為自己捨報的母親,完成一趟聖地的佛事。佛力加被,可以憑藉一片聖樹掉下的菩提葉嗎?什麼是菩提自性?我們跟著她的文章,恰巧也行過菩提樹下……

《旅途中遇見金剛經》這本書,說的既是現實裡旅行之見聞,其實也是生命做為一趟又一趟旅途之隱喻。
「生生世世,這一次,遇到《金剛經》了嗎?看到金剛心了嗎?」我繼續磨著墨,抄經,希望抄入心中,但是,心在何處?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許悔之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