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印度】鄭欣娓:那些關於月經的二三事

出版時間:2019/01/07 00:08

印度特派員:鄭欣娓/尼赫魯大學婦女研究所博士生

「你月經幾號來?」傑嫂劈頭問我。這是我跟她初次見面,當時我為了進行一項田野工作而來到這個位於印度中部的小鎮,期間借住工作夥伴阿傑大哥家。傑嫂親切招呼,領我進房安頓好行李後再端上一杯熱奶茶,然後這個問句便冷不防地從她嘴裡冒出來。

「啊?」我反應不及。

「我說,你的月經幾號來?」

起初我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再三確認才發現她真是在問我關於生理期的問題。面對傑嫂堅定等待答案的眼神,我雖然覺得既彆扭又莫名其妙,卻竟也認真地開始推算起自己的周期。傑嫂得到答案後,終於滿意地向我道晚安,要我早點休息。

隔日中午,我在廚房裡陪傑嫂準備午餐。她邊擀麵皮做烤餅邊跟我說:在我們這裡呀,女人若是來月經是不准跟別人同房睡、不准進廚房、不准拜拜的;此外,來月經的女人雖然可以自己洗衣服,洗好的衣服卻一定得交給別人晾才行。「所以我昨天才問你月經幾號來,」傑嫂一派氣定神閒:「如果你現在正逢生理期,我就得為你做另外的安排了。」

我這才恍然大悟。的確,在南亞地區,月事來潮的女人總被視為不潔,各種「禁忌」於是伴隨著女人的生理期而出現。除了傑嫂說的不得煮飯、拜神之外,有些地方甚至規定女人生理期間必須被隔離在牛棚或茅屋裡,差勁的衛生條件時常引發嚴重的感染問題。

我想起自己剛來印度時,曾聽其他台灣朋友講述她們難忘的農村經驗──有的人被要求必須將用過的衛生棉燒掉、有的則曾忍耐著清洗自己使用後的衛生棉條。不久前,一名印度友人聽聞我在生理期間跑去觀光區划船遊湖簡直不敢置信,他瞪大眼睛:「真的假的?你沒有翻船?」再有一回,我在農村的一個好友更是煞有介事地告訴我:男人若跟月事來潮的女人共用餐盤吃飯,可是會導致記憶力受損的喔。

都說這些月經禁忌是性別歧視,可對於許多家務繁重的印度農村婦女而言,每個月的生理期卻也可能是她們能夠稍微喘口氣的假期。「月經來了」像是一道免死金牌,讓這些平時總在廚房裡忙得油頭油臉的女人,得以名正言順地在煮飯時間出外蹓躂串門子。「放例假啦?」其他女人會像這樣再自然不過地問上一句,而家裡的男人則心照不宣地幫忙分攤起家務──其實,女人的月事在這裡雖然帶來諸多禁忌,卻也不是什麼不好意思說的秘密,就像傑嫂那麼自在地就問起我的經期,就好像在問我家裡有幾個人一樣稀鬆平常。

本以為我跟傑嫂之間關於女人月事的討論已在那天中午畫下句點,沒想到,在阿傑大哥家住了幾天後的一個早晨,我因腸胃不適而多跑了幾趟洗手間,出來後正巧和在門外洗衣服的傑嫂四目相交。傑嫂大概見我神色有異,手上正在洗的衣服往桶子裡一放,三步併作兩步便跑過來關心我怎麼了。

「沒事呀,上個廁所而已,呵呵。」我乾笑,心想這真是尷尬的一刻。

「喔,這樣啊!」傑嫂竟露出寬慰的笑容:「我還以為你月經來了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