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大博士生:廢除檢警間之不平等關係

4757
出版時間:2019/01/08 19:40
論者表示,所謂「檢察官指揮命令辦案」在卸責於警察,檢警關係之真正問題點應在於檢察官自詡為「唯一的偵查主體」。示意圖。資料照片
論者表示,所謂「檢察官指揮命令辦案」在卸責於警察,檢警關係之真正問題點應在於檢察官自詡為「唯一的偵查主體」。示意圖。資料照片

吳志勇/中央警察大學博士生

《蘋果日報》去年8月份刊登《調度司法警察條例》之廢止不是天涼好個秋,以及調度司法警察條例該廢了等文章,欣聞內政部長徐國勇擬大力推動廢止「調度司法警察條例」,以重新建構合理的檢警關係,引起廣大警察族群迴響,筆者感佩徐部長提升警察尊嚴的決心和魄力。
 
俗話說:「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警察受檢察官的指揮偵辦案件,即是所謂的「檢警一體」,在這「檢警一體」的神話下,警察永遠被視為偵查主體的附屬品,當檢察官不問公事私事,需要利用警察的時候,是檢警一體,警察多敢怒不敢言;而在推卸責任或規避案件偵辦時效時,檢察官則利用案件發交或發查權,癱瘓警察機關;但當執法的警察被刁民問候「奴才」時,檢察官以「內容尖酸刻薄、令人不快,尚難認有辱公務員之犯意」不起訴,所謂「檢警一體」,不過是自我催眠。
 
在大陸法系的國家,才有「檢警一體」的思維;海洋法系的國家並不存在這種關係,其檢察官為控訴官,職司犯罪追訴,警察則負責犯罪偵查,警察申請搜索票不須經檢察官同意後才能向法院申請;首先應讓法務部正視檢察官是偵查主體這個迷思,回歸到控訴官職權才是正途,檢察官的養成偏重於「刑事法」;警察的教育,側重於偵查、蒐證及鑑識。
 
因此,在偵查上,證據蒐集部分,由警察機關主導,檢察官並無法給予實質的指揮命令;再者,現今刑事偵查學早已趨向於科學應用的鑑識技術,檢察官並未受訓練,僅有警察機關才有專業技術人才與科技設備;且就人力配置而言,起訴與法庭訴追工作已使檢察官不堪負荷,無力再涉犯罪偵查工作(叁照黃朝義教授/刑訴修法軌跡之迷思/司改雜誌第58期)。
 
所謂「檢察官指揮命令辦案」在卸責於警察,檢警關係之真正問題點應在於檢察官自詡為「唯一的偵查主體」,但偵查不完備時,卻可將案件退回警察機關,演變成檢察官只享權力,卻不願承擔偵查主體的責任,「有權無責」的畸型設計導致重「形式偵查」的增加濫行起訴,起訴後是公訴檢察官的事,而起訴後案件的責任則推給法院,因偵查不完備而導致被告被判無罪時,由法院承擔恐龍法官的罵名是不對的。
 
廢除檢警間之不平等關係,回歸正常夥伴關係的起點在廢止「調度司法警察條例」,檢警間各有不同行政隸屬,兩者只存在職務協助問題;如今,檢察官卻無視於職務協助關係,動輒引用行憲前有違憲疑慮之「調度司法警察條例」踐踏警察機關,不知法務部如何自圓其說。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