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自己生殖器官的高中生物作業——是荒唐還是教育?

3168
出版時間:2019/01/10 12:01
論者表示,不要看見「性」就被挑起敏感神經,否則當學校的性教育裡沒有「性」,受害的往往是需要正確性知識,卻又不知道可以問誰的學生。示意圖,非本文所指對象。資料照片
論者表示,不要看見「性」就被挑起敏感神經,否則當學校的性教育裡沒有「性」,受害的往往是需要正確性知識,卻又不知道可以問誰的學生。示意圖,非本文所指對象。資料照片

楊掁賢/高雄醫學大學性別研究所碩士生
 
近日媒體報導,澎湖馬公高中雷姓生物教師為了讓學生透過觀察了解自己的身體,於是出作業要求學生畫出自己的生殖器官;但部分學生及家長不能接受作業內容,向校長投訴。
 
此事也在網路上引發討論,甚至有論者向網路媒體投書《荒唐到極點的女老師》一文(疑似已刪文,庫頁存檔)批評「…根本是一種笨蛋式的教學。…人類何時必須透過畫出自己的性器官給老師看,才能夠認識自己的身體?…」。事件經校長與雷老師確認後,以老師同意學生不必繳交這項作業作結。
 
雷姓生物教師解釋,這學期生物科剛好教到「人體的構造與奧妙」章節,過去求學階段她本人也曾做過老師指派的相同作業。
 
筆者回想自己十幾年前的求學階段,當時的性教育不是只帶過健康課本的圖片,就是整章跳過不上,因此到了高中,班上有同學認為月經是藍色的、衛生棉要貼在肉上,到了大學,也有同學以為尿道跟陰道是同個開口,甚至因為不知道包皮是可以褪下清潔的,而感染發炎。
 
這些不是笑話,而是沒有從小落實性教育的後果,因此筆者肯定女老師將性教育融入生物課程的用心。
 
因此討論的徵點又回到,請高中學生畫出自己的生殖器官,是否是項「合適」的作業?筆者認為,若學生因這份作業而充分觀察自己的生殖器官,例如器官的構造、大小、位置、顏色等,這是好事一件,我們應該多鼓勵學生探索、認識自己的身體,若我們連最親密的私密部位的位置在哪,都說不清楚,若有一天遭遇性暴力,要怎麼具體指認是哪些部位遭到侵犯?
 
但同時筆者也認為,這份作業的本意在於觀察自己的身體,老師在指派作業時,可以說明尊重學生的意願,若不願意畫下來,也不必勉強。另外,作業也應開放以多元的方式完成,不限定一定要以繪畫的形式記錄。
 
若有學生想以文字書寫觀察記錄,或有學生想找老師深入討論,或自願在課堂上分享自己的觀察心得,老師亦可開放這些機會給學生,畢竟性不該是不可言說的禁忌話題,越是以平常心和學生談性,就越能在校園塑造友善的談「性」空間,如此老師們才有機會破除性只能私下討論,或上網「自學」的迷思。若能搭配這些方式,不僅更貼近老師指派這項作業的原意,且家長的誤解及反彈,也會更少。
 
最後,筆者在網路留言中見到不少家長認同這份作業的意義,也有家長提醒大家,不要看見「性」就被挑起敏感神經,否則當學校的性教育裡沒有「性」,受害的往往是需要正確性知識,卻又不知道可以問誰的學生。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