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悲歌兩死】未婚男勒斃病父 曾怨「被糟蹋得很累」

291826
出版時間:2019/01/11 17:08

(更新:新增市府與學者說法)

高雄市昨晚驚傳一起人倫悲劇!吳姓男子(55歲)晚間7時許被人發現在大樹區舊鐵橋上上吊身亡,人騰空離地約8公尺高度,警隨後在附近停車場內尋獲吳男車輛,車內並發現吳男父親(85歲)脖子上有勒痕且已氣絕;吳男留有書信給家屬,上面寫「父親我帶走了,所有責任我來扛」,初步研判疑是吳男不堪長期照料久病父親,將其勒斃後再上吊自殺。

警方調查,吳男共四兄弟姊妹,吳男排行老三,未婚,他和父親同住,由吳男照顧父親生活起居。吳男有眼疾及退化性關節炎,行動較不方便,而吳父患有攝護腺肥大、高血壓等病史。當地鄰長吳龍輝則說,吳男原本做泥水匠,因退化性關節炎無法再做粗重工作,靠積蓄養活父親,一年多前,吳父車禍,行動更吃力,卻常亂跑出門,讓吳男更加擔心父親在外出狀況,照顧壓力很大,曾對他說「被他(指父親)糟蹋得很累」。

高雄市仁武分局九曲派出所警方昨天晚間接近7時接獲民眾報案,指在大樹舊鐵橋有人上吊,警方前往時發現上吊的吳姓男子已氣絕,警方確認身分過程中,同分局大樹分駐所警方也接獲吳男的大哥報案,表示弟弟白天駕車載著父親外出後即不知去向,希望警方代為協尋。

警方隨即引導吳男家屬前往舊鐵橋吳男上吊處指認,確認死者就是吳男,不料正當警方在附近停車場尋獲吳男座車時,竟也赫然發現車內竟倒臥另名老翁,而該名老翁就是吳父,經勘查發現倒臥車內的吳父已氣絕多時,且脖子上有一道明顯勒痕。

警方指出,吳男被發現時騰空離地面約8公尺高,至於吳父倒臥轎車左後座,現場卻未發現勒斃的凶器。而警方根據家屬描述,吳男遺留在住處房內寫有「父親我帶走了,所有責任我來扛」字句研判,吳男疑似不堪長期照料久病的父親才做此決定。目前全案已報請檢察官進行相驗,釐清相關案情當中。

高市衛生局說,吳家老父去年因在高雄某醫學中心住院,當時院方有向該局通報吳父有長照需求,該局長期照顧專員也進行評估,確認吳父符合喘息服務資格,但當時吳男說「不用協助」,拒絕政府提供喘息服務,沒想到如今傳出憾事。

高市社會局表示,吳家不具社會福利身分,之前也無通報記錄,家庭如需長期照顧服務,可撥打1966長照專線,會有長期照顧專員進行評估,若是被照顧者符合年逾65歲失能者,或屬失能的身心障礙者等,政府會依個案情況,提供專業照顧、喘息、就醫交通接送等服務,減輕照顧者負擔。

高市社會局指,喘息服務可分為機構喘息與居家喘息服務,機構喘息是將個案送至與衛生局訂合約的護理之家與安養照顧構,居家喘息則是由照顧服務員到家中照顧個案,讓主要照顧者,偶爾有休息的機會。

行政院長照小組委員、長榮大學社工系副教授卓春英認為,近年來發生不少長照悲歌,政府在推動長照2.0還有很多地方需要思考加強,要知道人民需要什麼,怎麼做才是對民眾最有幫助;另外家中有需長照親人,應尋求資源協助,單一人照顧會累垮,甚至得憂鬱症。


律師吳春生說,吳男所為觸犯「刑法」272條殺直系血親尊親屬罪,依法可判死或無期徒刑。但吳男若不堪長期照料而身心俱疲以尋求解脫,法官也可能依「刑法」59條規定,認定其情可憫而酌量減輕其刑至10年以上有期徒刑。不過吳春生也說,兇手疑在弒父後上吊身亡,法律追訴對象已然消失,最後檢察官會將全案依不起訴結案。(劉智維、吳慧芬、林錫淵/高雄報導)

發稿時間00:39
更新時間17:08

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長照悲歌兩死】上有兄姊下有妹 男硬頸獨扛顧病父

高雄昨晚發生兒子勒斃久病老父,轉往大樹舊鐵橋輕生,父子雙亡。劉智維攝
高雄昨晚發生兒子勒斃久病老父,轉往大樹舊鐵橋輕生,父子雙亡。劉智維攝

舊鐵橋留有相關跡證。劉智維攝
舊鐵橋留有相關跡證。劉智維攝

大樹的舊鐵橋。劉智維攝
大樹的舊鐵橋。劉智維攝

發現吳父的轎車,就在舊鐵橋附近的停車場。劉智維攝
發現吳父的轎車,就在舊鐵橋附近的停車場。劉智維攝

吳男疑勒斃父親後上吊。翻攝畫面
吳男疑勒斃父親後上吊。翻攝畫面

轎車內陳設。劉智維攝
轎車內陳設。劉智維攝

吳父被發現在轎車後座。劉智維攝
吳父被發現在轎車後座。劉智維攝

當地鄰長吳龍輝說吳男曾透漏父親常私自外出,讓他在照料上備感壓力,「被他(指父親)糟蹋得很累」。劉智維攝
當地鄰長吳龍輝說吳男曾透漏父親常私自外出,讓他在照料上備感壓力,「被他(指父親)糟蹋得很累」。劉智維攝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