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設辯護人:前立法委員高志鵬會是無罪嗎?

2066
出版時間:2019/01/12 11:05
高志鵬判刑定讞失去立委資格,日前記者會喊冤,已於1月10日入監服刑。。資料照片
高志鵬判刑定讞失去立委資格,日前記者會喊冤,已於1月10日入監服刑。。資料照片

簡松柏/台南高分院公設辯護人
 
高等法院臺中分院103年度重矚上更(二)字第4號刑事判決判處前立法委員高志鵬「共同依據法令從事公務之人員,對於非主管及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律授權之法規命令及職權命令,利用職權機會及身分圖自己及其他私人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處有期徒刑肆年陸月,褫奪公權肆年。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伍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之。」這個判決因為最高法院判決駁回高前法委員的上訴而確定,又高前立委於107年1月10日也已經入監服刑。
 
就這個判決,以高前立委當時的「立法委員」(及財政委員會委員)身分與職責出發,並以證人(即共同被告)姚昇志對於本案的說法為證據基礎,寫下一些「異論」,以供參考;或許當讀者看完這篇「異論」之後,會留下一些......言語,就算是筆者好發議論,疚由自取的尋常結果。

一、「承租價購」是一個案子、還是兩個案子?
就這個案件,關於高前立委部分,證人姚昇志到底是怎麼說的?他的完整說法是甚麼?我們可能無法從這個判決的記載來得到完整的答案(判決書的記載,一般來說,並不能展現出證人的完整說法);但是,從這件判決書所引用的陳述、證言來看,證人姚昇志關於高前立委涉案情節的說法,這對於高前立委所涉及的行為是否成立這個對於非主管、監督圖利罪的判斷,是可以重新再來想一想的:

1.偵查中的回答
96年09月10日檢察官問:「有關東00公司透過羅00、陳00、曾00等人利用你和立法委員高志鵬向國有財產局關說有關『承租價購』臺中市旱新段第805地號國有非公用土地的部分,當時你是否就有向立法委員高志鵬表示事成之後對方承諾會給予一部分的好處?」姚昇志的回答:

a.「我是跟高志鵬委員說有朋友羅00『阿德』要申請『租用』一塊國有土地,『可能』會在事成後給予政治獻金,請高志鵬委員幫忙。高志鵬委員同意我進行這件事情......。」

b.「到了羅00他們申請『價購』這筆土地不順利的時候,我有請高志鵬委員出面跟郭00局長協調,總共召開了2次協調會,高志鵬委員有出席了2次協調會......。」

c.從a、b之記載所顯示的說法,最初姚昇志其實只告知高前立委「租用」案、並且「租用」案事成之後,「可能」會得到政治獻金(50萬元),所以,高前立委同意姚昇志來進行協調「租用」案這件事。其次「價購」案,這是在「羅00他們申請『價購』這筆土地不順利的時候」,姚昇志才再次向高前立委提出協調的建議,之後才進行這部分的協調......。
 
d.換言之,對於高前立委來說,「租用」案與「價購」案,他並不是一開始、同時就知道的事;並且,所謂的「政治獻金」,一開始也只是「可能」(50萬元)......。其實,姚昇志對高前立委隱瞞了極其重要的事實,高前立委是在被姚昇志的蒙蔽之下而涉及本案,這其實都是相當相當可能的事。
 
2.在96年10月22日審判程序的問與答
a.審判長問:「(對檢察官起訴之犯罪事實有何意見?)我承認檢察官起訴之犯罪事實。」「(羅00於95年12月間是否向你請託,希望藉由高志鵬出面向國有財產局關說東00公司就臺中市旱新段805地號土地的『承租價購案』?)是的。」「(當時羅00是否有與你約好,於事成之後給予你和高志鵬一定的好處?)有的。」

b.審判長問:「(於96年1月底你是否有向高志鵬表示,『阿德』有一件國有非公用土地『租用』案件,要請高志鵬出面向國有財產局請託關說?)是的。」「(96年01月底那時你是否有向高志鵬表示於事成之後,會以政治捐獻名義款項做為報酬?)有。」

c.檢視a與b的判決記載,就b來看,96年1月底姚昇志向高前立委所表示的是「租用」案;但在a所顯示的訊問,審判長的問題卻是二合一的「承租價購」案。在a所指「承租價購」的提問之下,姚昇志如何能夠清楚回答「承租」與「價購」,這對高前立委來說,其實是兩件事?
 
d.事實上,判決書顯示,98年5月13日第一審審理時姚昇志的證言:「(辯護人問:羅00請託你的時候有無跟你談到要給你什麼好處?)一開始的時候有,他說如果這件事情如果可以幫他處理好的話,會有一筆捐獻。」「(辯護人問:他對你談這件事情如果可以處理好的話會有捐獻,時間點為何?)大概是96年初,農曆過年前後,確實時間我不記得了。」「(辯護人問:你有無跟高志鵬提過羅00請託東00股份有限公司承租國有土地如果事成會有捐獻這件事?)有。」「(辯護人問:你是在什麼時間點跟高志鵬這樣說?)大概是96年初的時候。」「(辯護人問:你當時是如何跟高志鵬說這件事情?)我是向高志鵬說『阿德』請託要向國有財產局『承租』土地,需要我們協助,如果可以承租的話,我會向『阿德』募款。」就這個證言來判斷,高前立委非常可能起初就只知道「承租」案而已,「價購」案其實是後來才知道的。這也就是說,對高前立委而言,「承租」案與「價購」案這其實是先後兩件不同的事,兩件事不能混為一談,必須分別評價(但對於高前立委這樣的相當可能,最終還是被最高法院的判決所否定)。 

二、價購案
判決書說:「東00公司於96年04月30日獲准租用上開國有非公用市場用地後,因地上物不用拆除,謝00、陳00、曾00及羅00等人即認為獎勵投資公共設施已興建完成,依行政院76年01月21日臺76財字第1230號函示......可以申請讓售前揭國有非公用市場用地;羅00等人乃囑託姚昇志以立法委員高志鵬國會辦公室之名義,向中區辦事處遞送申請讓售之相關文件,希藉由高志鵬之影響力,使該申請讓售土地案件儘速核准。」
 
「姚昇志即以立法院高志鵬委員國會辦公室......函檢附國有非公用不動產申購申請書,將東豐閣公司相關申請讓售文件寄送中區辦事處秘書卓00轉交中區辦事處處分課人員收件......中區辦事處於受理上開國有非公用市場用地之申請讓售案後遲無下文。」「(遲無下文)姚昇志遂向高志鵬表示系爭承租價購案,租用部分已經完成,可申請價購土地,「阿德」允諾若完成價購部分,會以「政治捐獻」名義給付250萬元作為報酬......。」依據判決書這樣的記載,我們可以知道的是:

1.東00公司於96年04月30日獲准「租用」......後,是姚昇志以立法院高志鵬委員國會辦公室函檢附國有非公用不動產申購申請書,寄送中區辦事處秘書卓00轉交中區辦事處處分課人員收件。
 
2.「中區辦事處於受理上開國有非公用市場用地之申請讓售案後『遲無下文』」之後,姚昇志這才向高前立委表示「租用」部分已經完成,可以再申請「價購」土地,「『阿德』允諾若完成價購土地之後,會再以『政治捐獻』名義給付250萬元作為報酬......。」
 
3.基於1與2所顯現出來的事實來看:
a.「姚昇志以立法院高志鵬委員國會辦公室函檢附國有非公用不動產申購申請書,寄送中區辦事處秘書卓00轉交中區辦事處處分課人員收件」這件事情,高前立委在這函件寄發之前就已經知道了嗎?很可能,他其實是不知道的。

b.如果高前立委在寄發之前就已經知道這件事情,那為甚麼會是遲至「申請讓售案後『遲無下文』」之後,「姚昇志才向高志鵬表示......『租用』部分已經完成,可申請『價購』土地」?姚昇志又為什麼會是在這時候才告知高前立委「『阿德』允諾若『完成價購』部分,會再以『政治捐獻』名義給付250萬元作為報酬」?

c.據上,高前立委在進行協調「承租」案的時候,他很可能就只知道「承租」案以及與這「承租」案有關、可能會獲得的50萬元政治獻金而已;至於後續的「價購」案與姚昇志後續所告知的「250萬元」,這是數個月之後,因為「價購」的聲請,遲無下文,姚昇志在不得已之下才來告知高前立委(但是,仍然隱瞞已經納入私囊的200萬及其他500萬元的約定)。
 
d.高前立委就本案的歷程,從姚昇志的說法來看,幾乎都是處在被姚昇志所蒙蔽之中......或許您會不贊同這樣的推論,但就一個已經拖大的國會助理,這是有可能發生的事。  
 
三、結語
1.就姚昇志與羅00等人來說,「承租構地」是一個沒有分割、也不會分割的案子;又姚昇志向羅00等人所索取的金額,其實多達是1000萬元。

2.就高前立委而言,依據姚昇志的說法來推斷,高前立委「最初」所認知的,很可能就只是「承租」案、以及與「承租」案有關的「50萬元」政治獻金而已;很可能他真的是在事隔數月之後,才知道另有「價購」案、並政治獻金「250萬元」的事。換言之,「如果」姚昇志的說法是可信的,那在協調「承租」案當當時,高前立委對於「承租價購」是一個不可分割的單一案子、暗地裡並且有著高達「1000萬元」的不法約定,很可能是不知情的。

3.如果實情真的就如同1、2所說的這樣,那幾乎完全被姚昇志所蒙蔽的高前立委,他當時具有「違法」、「圖利」的犯意?他真的曾經運用監督、質詢及審查預算的「職權」,非法「干預」(實質影響)國有財產局中區辦事處對於本案所指國有非公用市場用地「出租、讓售」的決定?「如果」姚昇志的說法是可信的,對於高前立委而言,在犯罪事實的判斷上,自然就還有商榷的餘地⋯⋯或許是疚由自取(自己的助理託大、胡搞),高前立委並未觸犯本罪(也就是無罪)的可能、合理的可能,其實還是有的。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