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許悔之專欄:台南、易經、王浩一

出版時間:2019/01/13 00:12

許悔之/詩人、藝術家、有鹿文化社長

每年冬天變冷的時候,都特別想去台南待幾天。這裡吃吃、那裡走走,看看海;不同的時節裡,府城都有黃金時光,但我生性怕熱,夏天的台南,每次總是令我走得汗流浹背,所以我往往是天冷的冬天,去台南叨擾王浩一。

這麼多年過了,去台南找王浩一,是非常愉快的經驗。跟隨他的帶領,吃一些攤子、小店,走逛老市場,細看廟宇和古蹟……,邊走邊吃邊看,王浩一總是適時地解說,為我挖掘府城的沉層結構和靈魂氣息,他使得我逛遊的台南,不只是台南而已。

今年要去拜訪王浩一之前,他的《英雄多情》印出來了,我充滿喜悅的帶了一本回家看,做為一個出版人,電子檔的書稿和印成紙本的成書,是截然不同的。

年輕時上班,我總跟著大家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因為人跟人之間充滿了不同的看法、經驗和利益,所以常有扞格、競逐和衝突;江湖浮沉,我也常常為人事所激動,生氣,當然也傷害別人、折磨自己。50歲過後的這幾年,比較認真學佛,雖然進步了許多,但還是偶爾不管用。

翻著《英雄多情》的自序,王浩一說:「年輕時,關於狄青的貶謫結局,我對歐陽脩頗有微言,認為他怎麼可以把一位大英雄搞成憂鬱症。隨著歲月增長,自己在職場多了歷練,才知道『歐陽脩用心良苦』,他將狄青調離樞密使職務,其實是在保護他一生的清白。怎麼說?

狄青是忠臣……歐陽脩知道,也知道狄青是『國士無雙的超級業務』,難免人紅是非多,重要的是『車子不是只有油門,也要有煞車。』」

年輕時我也常有這樣的困惑:「為什麼英雄,往往最後是悲劇?」甚至就是上班工作,也常常發生人我權力關係的各種悲劇……。

從進入職場以後,我也意識到,開始要拿捏自己應該「做事幾分、做人幾分」,以免一路往前衝──「只管工作,沒管做人」,反而害了自己「認真工作」卻被別人整得「日子難過」;吃虧幾次之後,我了解自己必須付出時間,面對整個組織的權力運作,好為自己趨吉避禍。

這一些很弔詭,我也曾經很不屑,但受傷受創久了,也會試著捉摸自己的職場和應世哲學;但基本上,在這方面的拿捏和處理,我是一個失敗者。

古人說,英雄「多情」,但除了「兒女情長」,有沒有可能,廣義的「多情」其實是另一種人生智慧?進退拿捏,才能做到「情到深處無怨尤」。

《英雄多情》說辛棄疾、柳永、歐陽脩、李泌、左宗棠、季札、尉遲恭、白居易等,這些風雲人物,剖析了這些英雄心理情境與經世之道,也許,歷史人物乍看之下的「無情」,卻是真正的「有情」。王浩一以他的易經知見與歷史潛泳,解卦歷史人物起伏的生命歷程。

英雄背後的「多情」,其實反映出最真實的人生情境──高低起伏、吉凶悔吝,《英雄多情》說的是人生如何找到積極轉換信念的方法,達到「人生最明白」的境界。

這個冬天去台南拜訪、叨擾王浩一,我要向他說,如果年輕時,有這樣的一本書,我一定會在職場裡,少掉許多痛苦和折磨;這一次待在台南,我想聽他多說一些歷史、《易經》和未來世局。


 

王浩一,《英雄多情》,有鹿文化。 林煜幃攝影
王浩一,《英雄多情》,有鹿文化。 林煜幃攝影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許悔之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