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美國】王宏恩:一個美國小鎮的槍擊案過後

1179
出版時間:2019/01/13 00:07
論者指出,近日其所居住的美國加州北部某個小鎮發生槍擊案,在難熬的夜晚中,小鎮居民們非常快速的動員起來,有居民訂購蠟燭與製作網路文宣以籌辦紀念活動。在這個不幸的事件之後,看到了美國人群中社會資本的力量。示意圖,非本文個案當事人。資料照片
論者指出,近日其所居住的美國加州北部某個小鎮發生槍擊案,在難熬的夜晚中,小鎮居民們非常快速的動員起來,有居民訂購蠟燭與製作網路文宣以籌辦紀念活動。在這個不幸的事件之後,看到了美國人群中社會資本的力量。示意圖,非本文個案當事人。資料照片

美國特派員:王宏恩/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助理教授

就在上周五晚上,筆者所居住的美國加州北部某個小鎮發生了好幾年沒聽過的槍擊案。一名才剛修業完成、正式服役兩周的年輕女警,在協助處理一樁連環車禍時,忽然被一名嫌犯開槍擊倒送醫不治,小鎮居民與學生收到了簡訊警報,該犯人也在逃逸不久後飲彈自盡。在槍擊案頻繁的美國,這只是多一筆紀錄。但對於這個平日非常平靜的小鎮來說,是個難熬的夜晚,該位女警是這小鎮60年來第一位在執法中死亡的警員。

但就在這難熬的夜晚中,小鎮居民們非常快速的動員起來。有兩位在這邊念書的學生與居民,開始籌辦在小鎮中間公園裡的紀念活動,並直接訂購了不少的蠟燭與製作網路文宣。其他居民也開始動員加入,有家長改版了文宣,在隔日白天帶著國小球隊學生一起在大街小巷裡發放紀念會事宜;有負責桌椅與舞台的工作團隊響應活動,已經把器材自主帶到公園搭建;心理諮詢師與教會人員也出面提供相關的心理輔導事項;在事發現場也有人自動幫忙協助紀念與交通動線改道等安排標語;甚至連本來預計周六要在公園集合玩手機遊戲的Pokemon Go地方玩家群組,也立刻號召捐款以及把集會改成義工服務團隊。在小鎮的鎮中心與警局,門口也都設立了小小的非官方紀念區。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些相關集結與討論的過程中,我有特別留意,人們並沒有問犯人是誰(警方也並未公布犯人名字),也沒有爭論禁槍與否或歸罪政治人物,因為都還不是時候。

小鎮居民只有討論哪裡訂蠟燭比較快到、紀念會流程怎麼進行、哪裡還需要文宣跟發文宣的人、捐款要用什麼身分與什麼名義來統籌等等。在幾位發起各種紀念、捐款活動的人的說明中,也都提到了他們是看到事件後,因為心裡覺得難受、覺得該做些什麼,就自動自發地開始號召各種形式的活動。

這個小鎮的人口約7萬,但已經有3000多人在臉書的紀念活動上回報會參加。而在小鎮裡專門給當爸爸媽媽的人的討論社團,也有非常多的父母說一定會帶小孩一起參加燭光紀念晚會。

在這樣的過程中,我看到了美國人的社會資本:自動自發的社群力量,但這個力量是克制且溫和的。因為這個社會裡的每一個人同時屬於很多個團體,所以會有很多機會跟不同所屬團體的人們面對面交流、合作、討論意見,因此在思考上更不會鑽牛角尖。當遇到這樣重大的事物時,因為人們有不同團體的連帶,所以更容易且有效的動員起來,帶動不同年齡、背景的人們一起出動。

而也因為每個人都可能同時屬於許多不同團體,因此大家都可能背景上有部分重疊,也因為人們都常常見面、長期相處,於是更傾向自制而不會立刻的交相指責。當然,不可諱言的,即使筆者並沒有宗教信仰,但宗教確實在這其中也扮演了不少穩定人心與鼓舞動員的力量。

當然,隨著事件上了各大媒體之後,媒體下方的留言區也是戰成一團,擁槍反槍、擁川普反川普、擁新國會反新國會。在心理學中,一個事件離人們空間或時間上越遠,人們在心理上就越傾向用抽象的意識形態來進行思考判斷,而非更貼近事件本身的人事物,人性本如此。

但至少在這個小鎮,這個不幸的事件之後,我看到了美國人群中社會資本的力量。而在政治科學的經典理論中,這樣的社會資本正是一個優良民主制度的基石。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