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日本】沈家銘:變動秩序下的日本多邊外交

出版時間:2019/01/15 00:07

日本特派員:沈家銘/京都大學法學研究科博士生

最新一期《外交事務》雜誌以「誰將統治這個世界?美國,中國與世界秩序」為專題,探討全球正處於權力轉移與自由主義秩序變動的轉捩點。貿易大國日本一向對國際政經變化相當敏感,面對美中貿易戰的升溫以及川普美國優先的外交政策,日本外交正透過強化與自由主義國家的合作,維護既有的秩序規範。

日本主導的自由貿易同盟「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已經在去年12月30日正式生效。而本月10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訪問英國,在共同聲明中強調日英是全球戰略夥伴,雙方藉由強化經貿與軍事合作,維護國際法規範的世界秩序。

2019年是日本開展多邊外交的關鍵年。6月在大阪登場的20國集團(G20)會議,首次主辦的日本勢必在G20強調自由貿易的重要,而8月橫濱的第7屆非洲開發會議(TICAD7)則是日本主導在非洲開發援助的重要對話機制,2012年安倍晉三再次擔任日本首相後,特別重視TICAD的多邊制度。

2016年第6屆非洲開發會議首次移師到肯亞首都奈洛比舉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非洲54個國家元首共同發表《奈洛比宣言》,強調「人類安全(human security)」與可持續發展的開發援助計畫,政府民間合作投入300億美金,藉以與中國「北京共識」下的中非合作論壇做出市場區隔,其中強調免於匱乏自由、免於恐懼自由以及有尊嚴生活的「人類安全」概念是近來日本在非洲外交政策的核心。

我過去居住的京都府管理的國際學生宿舍中,其中一位朋友便是領取安倍倡議(ABE Initiative)獎學金,前來京大進修的肯亞政府公路局官員。日本國際協力機構(JICA) 著重在人力資本(human capital)的培訓,重視發展中國家人民賦權的概念,迥異於「北京共識」下較重視硬體設施的興建。然而隨著中日經濟力量的逆轉,銀彈攻勢的此消彼漲,去年10月安倍訪問中國改善關係後,雙方在基礎建設的輸出由過去的競爭轉向合作,日本外相河野太郎便提出在非洲共同展開第三國投資的計畫。

1993年日本舉行首屆非洲開發會議,與當年日本前首相細川護熙欲在聯合國力推成為常任理事國息息相關。非洲是聯合國大會的大票倉,當時的日本駐聯合國大使波多野敬雄便是提出TICAD的構想者,開發援助與改革安理會制度結合在一起,當時日本的經濟實力是倡議國際制度改革的重要關鍵。

戰後日本亟欲加入聯合國成為國際社會的一員,卻被當時的安理會常任理事國蘇聯動用三次否決權,一直到日本前首相鳩山一郎訪蘇,雙方修復外交關係,在1956年第11屆聯合國大會中才順利成為第80個加盟國。

戰後日本人將聯合國視為提升國際地位與和平主義的象徵,聯合國中心主義是日本外交政策的支柱之一。今年度聯合國大會發表2019-2021年各國分攤費用比率,中國首次超越日本成為聯合國的第二大分攤國家,美、中、日分別是22%、12.1%、8.56%,反映了各國經濟實力的消長。此外,2018年中國派駐在聯合國維和部隊(PKO)多達2515人,而日本在PKO五原則以及《憲法》九條的嚴格規範下,目前僅剩4人參與聯合國在非洲南蘇丹司令部(UNMISS)的任務。

被稱為日本聯合國先生的明石康在1992年擔任聯合國事務次長期間,依照安理會決議擔任聯合國在柬埔寨暫定統治機構(UNTAC)的最高代表,同時也是日本自衛隊首次以民事警察的身分參加聯合國維和部隊任務。

戰後日本一直堅持專守防衛的防衛政策,一直到1991年通過PKO協力法才得以有限參加維和任務,2015年更通過安全保障10項相關法案,目前日本針對《憲法》九條的修改展開討論,如同安倍所提倡的積極的和平主義,日本外交與防衛政策正走在變動的十字路口。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