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勉生:從核食公投看對日外交出了問題

出版時間:2019/01/16 00:06

徐勉生/退休大使

反日本核食(核災區食品)進口公投通過後,日本政府極度不滿。日本外相河野太郎明言:台灣恐難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

外交前輩告訴我們:外交官不能說「no」,只能說「maybe」。這是外交慣例,所以外交官公開發言,總是含蓄而有禮。前述日本外相發言正是如此,表面委婉,但真正的意思是:在目前的情況下,台灣「不可能」加入CPTPP!

加入CPTPP是我們政府的既定政策。美國總統川普宣布退出後,此一協定等於改由日本主導,政府應該了然於胸。然而,政府有沒有事先評估反日本核食進口公投對此事的影響? 

世界其他國家已經陸續有條件開放日本核災地區食品進口,以「特定品項」須檢附輻射證明來進行風險管制,而我們卻仍然採取「特定地區內的全數食品都不能進口」管制。日本政府雖然非常不滿,但也無可奈何。然而反日本核食進口公投,等於火上加油公然打臉日本。令日本政府顏面盡失,不得不大動作反彈。

我們政府在事前,應該積極與公投提案者溝通,分析利弊得失,委婉勸阻。提案人士固然有充分的理由,人民也有表達意見的權利。但是我們也可以參考其他國家作法,在維護國人權益的先決條件下,同時顧及日方關切立場。政府至少也要從外交層面考量,設法降低對台日關係的衝擊與殺傷力。

其次,當公投確定成案後,政府應該進行危機處理,積極與日本政府溝通解釋。然而實際情形是:在公投投票之前,駐日謝代表非但沒有留在日本多方奔走,運用各種方法,透過各種管道與日本各界積極溝通,反而請假回台,四處忙著為候選人助選。

第三,反日本核食進口公投過後,即使國人稱謝代表為「助日代表」,但在外交實務上,謝代表恐已難再取信於日本政府。正確的做法是立刻亡羊補牢,設法修補台日間的友好互信。例如派遣總統特使前往日本去做必要的善後處理。然而,我們只聽到謝代表說公投後果要由我們全民負擔。這恐怕不是對日外交應有的作為。

蔡總統就任後,不信任外交體系的常任文官,忽視職業外交官的專業素養,迷信政治任命,造成以外行領導內行的情形。雖然採取「親美友日」政策,結果卻換來日本政府極不友善的回應。若不及時導正,我們的外交工作將更為艱難。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