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童悲劇續演:如果我們的社會安全網仍是張「破網」

出版時間:2019/01/18 20:34

邱世長/教師
 
近日台灣虐童事件頻傳,有小孩因買肉圓沒加辣,被父親修理鬧上媒體。台南市更嚴重,1歲6月大女童被虐致死,身上多處傷痕,造成人神共憤,「未成年」的媽媽與其親友,引發「鄉民正義」的怒吼,直接去包圍警局。
 
高雄市長韓國瑜18日在議會答詢時,表示對於兒虐、虐童事件是零容忍,認為「治亂世用重典」,這當真就能杜絕後患?或是防範於未然?
 
類似案件頻傳,如果我們的「社會安全網」仍是一張「破網」,悲劇仍會再次重演,只是無辜的受害者,換人遇害而已。對此,筆者有幾點看法。
 
一、強化社會安全網:中華民國在2004年11月29日起推動「高風險家庭關懷輔導處遇實施計畫」,因為那時社會就開始發生虐童案件、家庭暴力與家人對幼女性侵害等案件,「高風險家庭」的子女開始受到學校與社工等公權力介入保護。
 
「高風險家庭」問題背後,都有盤根錯節的原因交錯,主因不外乎是父母等照顧者失業、疏忽、酗酒、吸毒與離婚等因素,而方式如虐打小孩、性侵幼女當出氣筒。如今因為媒體更發達,因此,渲染效果更大,才有這類事件曝光,備受外界關注,而非今日才發生此事,這未嘗不是好事。
 
筆者曾經擔任輔導主任,知道要隨時關心「高風險家庭」子女的出缺席狀況,筆者甚至要親自家訪,了解其家庭概況與近日學童缺席的原因,並與學校社工密切聯繫,隨時提供這類弱勢家庭適時的資源,學校輔導主任也會與警察局、社會局與社工等共用「高風險家庭通報網」,互通資訊,以保護這群未成年的學童。
 
學校老師若是發現班上學生身上有不明傷勢,也必須立即通報學務處,透過校安通報,立即介入了解,提供援助。
 
但是,這個社會安全網仍有「大漏洞」,就是對於「還未入學」的孩童受虐,如何知悉?並立即通報求取支援?今日,這位台南這位1歲多的幼女受虐致死,就是無法提早發現,造成遺憾!
 
二、徒法不足以自行:根據《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54條,「醫事人員、社會工作人員、教育人員、……、警察、司法人員、……、村(里)長、……其他執行兒童及少年福利業務人員,……知悉兒童及少年家庭遭遇經濟、教養、婚姻、醫療等問題,……未獲適當照顧之虞,應通報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
 
問題就出在「學齡前」的幼童受虐時,公權力如何知悉與介入協助?一旦幼童命危,送醫急救,此時知悉,緩不濟急,事後懲處尚未成年的小媽媽,又於事何補?有嚇阻效果嗎?能改變事實嗎?
 
該法第54-1條,「兒童之父母、監護人……有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者,於受通緝、羈押、觀察、勒戒、……,司法警察官、司法警察、檢察官或法院應查訪兒童之生活與照顧狀況。」
 
試問,法律如此訂定,實務上可行嗎?這些人員日理萬機,一個社工,就得照顧眾多「高風險家庭」,除非你是三頭六臂,否則社工真的是有心無力,窒礙難行。
 
該法第56條,明確列出兒童及少年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非立即給予保護、安置或為其他處置:「一、兒童及少年未受適當之養育或照顧。二、兒童及少年有立即接受診治之必要,而未就醫。……」以此案為例,該女嬰身上多處傷痕,令人不忍卒睹,為何等到出了人命,才有醫院知悉、關心,公權力此時介入「善後」,不覺得太遲嗎?
 
遲來的正義,只要能防微杜漸,社會文化就能提升;反之,政府公權力反對「鄉民正義」干預司法,公權力卻有心無力,無法「事前」保護弱勢的幼童,只能「事後」對犯罪者懲處,能改善社會文化與保護幼童嗎?
 
台灣基於人權考量,常批判對加害者量刑太重,如同哲學家紀伯倫所言「一片樹葉的枯黃,必經全樹的允許」,認為社會文化與制度也要負部分責任,不能由受虐致死的女童母親等人包攬全責,試問,類似悲劇,不會繼續、立即上演嗎?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