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台灣金馬,開出《大象席地而坐》奇花

2232
出版時間:2019/01/19 21:00
金馬獎主席李安頒發最佳劇情長片給電影《大象席地而坐》導演胡波的媽媽。資料照片
金馬獎主席李安頒發最佳劇情長片給電影《大象席地而坐》導演胡波的媽媽。資料照片

倪國榮/自由業
 
想想看,電影《大象席地而坐》若未來參與金馬獎且得最佳劇情片與最佳改編劇本,那麼,去年過世的年輕導演胡波,就永遠沉去了。
 
這是他第一部電影,在極困難環境下拍成,他堅持近4小時的血汗版本,但製片方要2小時,他沒有在這衝突退步,也造成他死亡的重要原因,現在終於「真相大白」,電影也如期如導演所盼版本能夠在台灣上映,則胡波的死,令人心酸與感喟,更驚奇在極艱難環境下,他的藝術呈現之大與深。
 
他顯然是早熟的小說家,他的追求非商業的原創精神,就一個年輕人而言,在這物質世界裡,是非常難得的,可謂擲生命於一次冒險,化灰燼為螢火,竟然點燃了電影生命的亮遠,用自己微薄的29歲。
 
台灣有緣,以金馬電影學院讓這年輕人來學電影,以花蓮為小說背景寫好劇情,如是,在台灣醞釀,在中國的現實與泥土裡長出這部電影的奇花異果,只能稱不可思議。
 
以是金馬電影學院金馬影展,就擔負了超國界超政治的橋樑任務,胡波是2014年第6屆金馬學院學員,去年10月電影完成後不堪製片方的抹煞打擊,剝奪導演作品權,而自殺身亡,其母代為領下兩個獎,從最佳改編劇本一躍到最佳劇情,兩者竟皆敗老導演張藝謀,真是驚訝之至。
 
也可見金馬影展非商業化一面,以片論片的公平精神,比起過去以類型化商業化僵化評審得獎的情況,進步真多,因為這是一部描寫絕望、不快樂之深度藝術電影,其結尾黑夜裡大象獷嘶,車燈照亮4個尋象人的真摯人性,令人感動深遠,可謂畫龍點睛,也為許多長夜的困境者帶來深遠的鼓勵:大象席地而坐,因忍耐與充實而龐大,嘶獷的聲音,依然撼向天際,大象成了生命重要的象徵。
 
胡波的努力與死後困境的突破,使電影價值更被注視,也使金馬學院與金馬影展更成為藝術養成與交流的中台亮點,意義更廣更重;台灣的自由表達環境,使年輕人胡波完成藝術心願,成為華人電影裡的奇葩,也使金馬的多年努力,更成進步的金馬,自由與藝術都光芒燦出。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