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和平李之安:離岸風電到底卡在哪裡

出版時間:2019/01/22 00:08

李之安/綠色和平能源專案經理

在去年底九合一選舉和公投之後,台灣的能源轉型規劃面臨全面檢討,離岸風電的發展更立即受到挑戰。在討論近期的離岸風電爭議之前,我們必須先理解實施躉購政策的理由和其運作方式。

各國政府在再生能源發展初期,多以躉購制度支持產業鏈發展,提供穩定的獲益來源,降低市場風險吸引業者負擔初期建置成本,投入再生能源產業,增加電力系統的再生能源裝設和發電量,待產業和市場成熟之後,再逐漸轉為競價制度。躉購公式的計算通常會反映初期建置成本攤提、維運費用和合理利潤,隨電力基礎設施和發電量增加,便可逐漸改變政策工具引導業者轉向電力自由交易。

再生能源的發電過程不需燃料,發電成本主要來自初期硬體設施的建置,其後硬體設置的成本會因為裝設量增加、工程技術和科技的不斷進步而迅速下降,此「學習曲線」也是促成再生能源發電成本在過去10年間不斷下降的原因。

以離岸風電為例,初期的水下基礎設施包括塔架、電纜、機艙、發電機和葉片等海事工程,建置成本高,起步較早的北歐各國和德國初期都以躉購制度支持產業發展,而後近10年來全球離岸風電發電成本已經下降44%。

從再生能源學習曲線的成本下降趨勢,便可理解遴選和競標價格差距甚大的原因:遴選階段的每度電5.8元反映當前風場開發包含基礎設施的建置成本,以及台灣政府「供應鏈國產化」的要求,而競標結果的每度電2.5元則代表基礎設施完備之後,業者預估未來發電成本將迅速下降到低於現在的市電價,也顯示出投標的離岸風電業者看好台灣市場的發展潛力。

要怎麼收穫,先那麼栽,沒有前期以躉購制度支持基礎設施建置,未來永遠不會出現便宜的風力發電價格。更何況,相較核電、火電的關鍵技術難以本土化,離岸風電的國產化制度則能將風場開發的專業知識、零組件生產和工程建設的技術在地化,雖可能墊高初期躉購價格,卻能真正將產業與人才留在台灣,帶動經濟發展。

當再生能源的裝設量和發電量逐漸增加,政府便應該開始思考如何靈活運用政策工具,開放電力市場,並輔導業者轉換商業模式,讓再生能源的自由交易和躉購制度雙軌並行,確保綠電市場供給量足以回應企業因法規和產業趨勢而漸增的需求量,並逐步減輕支持產業初期發展的財政負擔。

此次離岸風電爭議,表面上是能源局與業者於躉購價格沒有共識,與中央與地方的政治角力,實則反映出中央政府也未能在地方政府和業者間有效協調,使台灣投資環境受政策搖擺影響過鉅,易失去投資者信心。

對於全球離岸風電產業而言,台灣市場在亞洲地區佔有指標性地位,周邊的日本、南韓、中國和越南也均有大規模的離岸風電開發計畫,台灣若因為此番僵局錯失風場開發的契機,對未來的能源安全和經濟競爭力都是重大打擊。

綠色和平呼籲政府,考慮以較優惠躉購費率搭配全年度躉購時數上限,輔導業者將剩餘發電量以市場價格投入自由電力市場,使躉購制度與電力自由交易雙軌並行,逐步調降躉購費率,並輔以健全的自由交易機制,穩健推動能源轉型。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