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觀點:工會可與航空公司團體協商3個議題

出版時間:2019/01/22 10:33

吳俊達/律師

長榮空服員在飛機上遭遇白人乘客要求「協助如廁」,過程行為粗暴,導致空服員身心受創,引發軒然大波。

類似事件第一次發生嗎?其實不然。大家是否還記得,2016年12月9日一名華航空服員,在東京羽田機場的空橋上,遭日籍乘客無端毆打的事件?

在強力譴責乘客惡劣行徑,及公司怠惰不挺員工之餘,如何避免類似事件再度上演,更是我們需要好好實踐改善的。否則,本質上相同的案例,恐怕只會不斷以不同形式在未來繼續上演。

針對本次長榮航空發生的事件,筆者具體建議如下,期真正有心解決問題者,能察納雅言,繼續集思廣益:

一、讓兩名受委屈的空服員(座艙長、副座艙長)放有薪假,並給與適當的慰問金,並且從此建立一套類似職災的補償制度,以補強現行台灣職災法律體系不足之處(人沒受傷,但精神受創,無法適用職災補償)。

擴大這套補償制度,讓它也可以適用於「機組員、地勤人員」遭到「乘客、旅客」霸凌或性騷騷的案例。例如,先前華航空服員在空橋上,遭到日籍乘客毆打的案例,也可以適用。

以上由公司直接補償組員的作法,遠比「宣稱支持」組員自行對加害人興訟,更有實益。

一來組員自己提告,完全無助其身心恢復,反而可能因為纏訟,而讓自己更始終陷入在事件的夢魘中。

二來訴訟成本並非組員所能承擔,尤其,加害者為外國人時,在台灣未必有資產,台灣勝訴判決恐怕只是壁紙一張。如必須跨美提告,想想可能要花多少律師費。

至於,公司是否自行提告向乘客求償,也可以在評估訴訟實益(委請美國律師研究),及思考建立補償制度,兩者之間作取捨。

二、嚴格落實「乘客黑名單」制度,如有必要,一併修改「旅客定型化契約條款」,將不影響飛安,但卻可能「干擾機組員友善工作環境,及其他乘客良善搭乘品質」的具體機上滋事行為,列為禁運事由。

當然,對於行動或身心可能無法自理的乘客,在購買機票時,授權地勤人員可要求,必須有同行照料者,始同意其登機。

三、針對「符合特殊案例」的乘客,可要求購票時或登機前,必須繳納一定數額之「保證金」,以擔保其在航程中不會出現任何脫序,或干擾機組員友善勤務環境之行為出現。如有違反,則沒收該筆保證金。

此外,以上三個議題方向,在「集體勞動法」的法律關係上,也都是「工會」(特別是航空公司企業工會)可以直接與航空公司進行「團體協商」的議題。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