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德國】詹愷欣:德國《明鏡周刊》的假新聞風暴

出版時間:2019/01/23 00:08

德國特派員:詹愷欣/馬克斯普朗克生物物理化學研究所博士生

去年底,德國《明鏡周刊》(Der Spiegel)公布了創刊70多年以來最大的內部醜聞:明星記者Claas Relotius在至少14篇報導中造了假,小至捏造場景細節,大致虛構報導中的人物。

《明鏡周刊》是歐陸最具影響力的雜誌之一,以調查報導出名。33歲的Relotius一直被視為德國新聞界的新星,在造假的新聞公開前不到3周,他才獲得生涯第4座德國記者獎,CNN也曾經選他為年度記者。現在Relotius已經被《明鏡周刊》開除,也歸還了所有獎項。他解釋說,他一直有很大的壓力要寫最出色的文章。然而比起他本人的心理狀態,更重要的問題是:《明鏡周刊》這麼受尊敬的平面媒體為什麼會絲毫沒有察覺他的謊言?

1950年代開始,《明鏡周刊》就有專門做事實查核的部門,至今有70幾位員工,堪稱是全世界最龐大的查核組織。在假新聞氾濫的年代,他們的報導模式被視為媒體的模範。但遇上Relotius,這個部門就完全沒有起任何作用。他在2017年一篇得獎的報導中描述被伊斯蘭國綁架洗腦的一對兄弟,成為自殺炸彈客的過程,雖然他描寫的人物似乎是存在,但他其實沒有真的採訪過他們。

去年3月,他發表了一篇文章描述自己跟著一名支持死刑的美國女性四處見證死刑——這純屬虛構。《明鏡周刊》自豪的事實查程序沒有抓到任何一點欺瞞,是等到另一名記者Juan Moreno冒著被開除的風險,親自拜訪Relotius報導中的人物,蒐集確鑿的證據之後,編輯群才發現這個龐大的騙局。

Relotius的文章以細節豐富、文字美妙出名。就連在公布他的造假行為的文章裡,《明鏡周刊》總編輯Ullrich Fichtner也無法自已的不斷讚嘆他說故事的才能。這是在歐美非常被看重的報導風格:不只是平鋪直述的呈現事實,而是用精細的情境和人物描寫吸引讀者的注意力。Fichtner寫道,身為編輯,比起文章內容本身的真實性,他對故事性、文筆的流暢度更有興趣。因此,Relotius越是造假聲望越是水漲船高。

除此之外,Relotius的文章常常符合《明鏡周刊》讀者既有的偏見。在川普當選之後,許多德國人對美國越發不屑,認為那是一個沒有文化、充滿暴力的國家。2017年,Relotius拜訪了明尼蘇達州的小鎮,目標是要寫一篇美國鄉下小鎮如何支持川普的報導。他描述鎮上寫著「墨西哥人勿入」、高中生畫川普畫像的場景,在德國引起很大的共鳴。然而這些也全是他編造的假新聞。事後有當地居民向《明鏡周刊》反映,但周刊一直到去年底才承認報導不屬實。客觀來講很好查證的事項,因為太過符合編輯群的世界觀而1年多來都沒有被挑戰。

在平面媒體營運越發困難、網路假新聞橫行的今日,這個醜聞無疑是對德國新聞界的一大打擊。他們自豪的報導文學蒙蔽了編輯的眼睛,對於報導對象的成見更讓龐大的事實查核資源無從發揮。這是對全世界新聞媒體的警訊。而這個故事也提供了《明鏡周刊》重建可信度的關鍵:最終揭發Relotius的正是他的同事,一個有正義感、有勇氣、有出色調查能力的貨真價實的記者。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