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真相只有一個:威權時期沒加害者?

出版時間:2019/01/25 09:42

李維/物聯網公司負責人
 
春秋時的齊國相國崔杼殺害國君齊莊公(姜光)。為掩飾罪行,要求太史伯在史書中寫莊公患病而死。太史伯不從,在竹簡上寫道:「夏五月乙亥,崔杼弒其君光」。崔杼大怒,命人把他斬了。太史伯的二弟,三弟接續接替史官,依然寫下:「崔杼弒其君光」,崔杼又把他們殺了。
 
最小的弟弟太史季接替後,還是照寫。崔杼問「汝三兄皆死,汝獨不愛性命乎?」太史季回答說:「據事直書,史氏之職也。失職而生,不如死。」崔杼只好作罷,把竹簡扔回了太史季,大嘆:「吾懼社稷之隕,不得已而為此。雖直書,人必諒我。」
 
中國的歷史,寫當權者的敗行劣蹟,總是要冒殺頭風險的。
 
還好,因為有「在齊太史簡」勇於記載史實,也因當事人崔杼最後放手不再掩蓋,讓世人公斷,幾千年後的我們才得以明白這段歷史。倒底是以下犯上「崔杼弒其君光」,還是替天行道「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論斷可有不同角度,但論斷基於的歷史真相只有一個。
 
可是我們的政治菁英,關心的是自己的政治利益,而非據事直書的歷史,所以台灣在威權統治時期,明明有許多的受害者,卻沒有半個加害的「崔杼」,變成「一史各表」,不信者恆不信。
 
歷史是今日與過去的對話,真相見不到陽光,仇恨就會在暗黑處滋長,一個社會不勇於面對昨日之非,錯誤就可能重演。
 
因此,鄭惠中認為蔣中正的豐功偉業,民進黨卻數典忘祖,她必須以私刑正義來反擊鄭麗君的轉型正義,讓黨國再度偉大。這是個案嗎?看郝龍斌、朱立倫等的第一時間發言,就知道這是集體意識。鄭惠中是被誤導的個人,但政黨領袖卻可能有意無意地變相鼓勵「崔杼殺史」──欲令青史盡成灰。
 
更重要的,執政者做了什麼?轉型正義這個龐大的社會心靈重建工程,必須擴大社會對話的廣度與深度,讓真相得以澈底揭露,也可以被不同角度檢驗,讓分裂的社會逐漸彌合。這樣,這一巴掌的犧牲,也許是促成社會和解的救贖。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