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翠松:一巴掌開啟一個對話空間

出版時間:2019/01/26 00:07

吳翠松/國立聯合大學客家語言與傳播研究所教授

文化部長鄭麗君日前出席餐會時,遭不滿「去蔣化」政策的資深藝人鄭惠中賞了一巴掌,引發全民關注。針對此事,鄭麗君事後在個人臉書發表「個人受辱事小,民主不容傷害」一文,其後並在媒體上邀請鄭惠中參觀「國家人權博物館」,期望她能了解台灣人權受迫歷史。

鄭惠中的暴力當然不值得稱讚,但令人驚訝的是,這則新聞一出來,底下的留言不少竟是讚許她的作為,覺得這一巴掌打得好,幫他們出了一口「怨氣」。這些留言反映了目前台灣社會從解嚴後,兩黨政治民主化過程中所形塑的對立思維及其情感後遺症,亦即只問藍綠,不問是非。

這種對政黨或公眾人物怨恨與討厭的情感是如何形成的?在「情感經濟」一文中, Sara Ahmed做了一個說明。她指出人們對於公共事物的情緒反應,除了涉入個人價值理念外,主要是透過外在世界符號的黏貼與聯結過程而來。此過程通常是經由訊息發話者透過將引發情緒的某些符號(例如傷害、威脅)黏貼到特定對象上,再將之與其他事物綑綁在一起。經過重複使用與時間發酵,這些帶著情緒的符號如同馬克思批判的資本邏輯一般,會在各式媒介平台循環流通和交易,使人們對被聯結的對象或概念積累出更多的情緒,從而引發情緒性行動。

Ahmed並以對「尋求庇護者」的情感建構為例指出,媒體與政治人物透過將「尋求庇護者」聯結到「國際恐怖份子」符碼,並積極建構其「傷害」國內人民權益與國家安全的圖像,使得民眾對於尋求庇護者產生了「厭惡」的情感。

台灣的政治與媒體環境亦是如此,以上述鄭部長的回應為例,透過強調個人受辱事小,民主不容傷害,將鄭惠中的「個人」暴力行為,標籤化為對「整個台灣」的「民主傷害」,而其後,媒體及網民針對鄭惠中的起底行動所產製的「統促黨成員」、「住豪宅領低收入補助」、「威權統治」等原先已帶著某些情緒意義的符號,再經流通與交易過程,更加深這個「台灣民主傷害者」的符號聯結,也強化了一般人對於這幾個符號的負面情緒。

而這個符號黏貼、聯結和情感驅動的過程並非民進黨所獨有,過往甚而是今日的藍營政治人物和親中媒體,亦經常利用此手段,將台獨人士黏貼上擾亂社會安寧的「暴力滋事份子」或「破壞台海安全者」標籤,也造成當代不少台灣民眾,對於台獨人士仍是極度「厭惡」。

事實上,「台獨」並非一群「人」,而是個「政治理念」,是一件攸關全體國民的事,在台灣社會是可以也應該討論的事,但透過這樣的情感激化,對立的台灣人民,並無任何理性對話空間。同樣的,台灣在轉形正義過程中「要不要去蔣」和「蔣中正的歷史定位為何」,亦是應被討論的問題,但當主張者被黏上了「破壞民主」的標籤時,一切就變得只有情緒,無從對話。

本文並非指責鄭部長的發言,而是希望提醒所有政治人物或媒體在發言時,能夠自省,盡量去除標籤化與情緒語言,因為今天語言挑起的情緒是打巴掌,明天可能是造成某個政府官員或平民百姓的被傷與自傷。

最後有關部長邀請鄭惠中參觀「國家人權博物館」一事,我認為不妥,因為這個舉動不只不尊重不同意見,且也顯露出一種上對下及此人無知須再教育的傲慢心態。我建議民進黨政府應先放下成見,約見鄭惠中,真誠傾聽「鄭惠中們」的心聲和意見,然後再與之對話。因為他們也和蔡英文總統所說的關心台灣前途的台獨長輩一樣,是很「真實」存在的台灣某部分人的心聲,不能因政治立場不同,而有差別待遇。

而也惟有先理解人民的不滿在哪裡,才能真正與人民溝通,達到對話的意義,否則這種治理方式永遠都只是一種單向的獨白與詮釋。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