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不再比yeah── 與眾不同,才有突出的效果

出版時間:2019/01/26 19:26

周訪雄/自由寫作者

昨天上午到花蓮新社鄉觀賞梯田與海景,途中經過台11線芭崎休息站,照例進去瀏覽一下。那裡除了迷人的海灣之外,腳下所到之處都保持得乾乾淨淨。此外,洗手間更是難得看到的 “讚“,不差任何五星級飯店裡面的情況,讓遊客毫無必要摀著鼻子進去應用。

這一次更難得是,在那裏體驗到一個意外的 ”眼福”,讓我看到不尋常的 “風景”,七、八位年輕、苗條可愛的小姐們,在最佳的位置輪流地拍著照。過程中,竟然沒有一位舉起手來比“yeah”的手勢。

喜心悅目之餘, 在心中還和自己賭了一下,有可能看到她們全員不比 “yeah” 的 “奇蹟” 嗎?也因此,平常沒有盯著拍照中的小姐們注視的習慣,這次卻暗地裡,沒有移開視線,從開始欣賞,驚訝,到最後在心中感受到一陣吹拂過來清新的暖意,雖然正是處在寒流侵襲的天氣之中。

相信不會有任何專家會建議在拍照時,每一次都需要比yeah的手勢。因為專家的理念,總是認為 ”傑出的美” 只有透過多樣的姿勢和表情變換,才能拍到自然,美麗的深刻印象。

不是對或不對的問題,不過,跟著大部分人一樣劃葫蘆,除了造出一堆沒人真正想看的照片之外,如果在三、五年後, 這個 “手勢” 不再流行,自己會不會無比地懊惱,前面日子裡的留影竟然會讓那個 “叉叉” 的手勢,奪走了臉部的完整美感呢?

看過職業攝影師如何對著,姿勢和表情持續變化的模特兒, 一陣 ”卡喳、卡喳” 做著連拍的動作 ; 目的就是為了選出一、兩張效果最好的照片。事實上,只有透過 ”多樣化” 的安排,才可能讓照片或錄影留下吸引人的特質與長久的美感。

遺憾的是,生活在各種傳播媒體都以追求 “最大傳播效果為目的” 的社會上,大家眼睛看到的、耳朵聽到的,都半是被刻意凸顯出來的人、事、或物。

在所謂名人的影響之下,許多人會不自覺 “亦步亦趨” 地效法,從動作、裝扮、美容到說話模式都以他們為崇拜的對象。雖然 ”following the crowd” ( 跟著大家走 ) 是最簡單、不傷腦筋的選擇,不過,這種做法事實上和大自然物象存在的模式,正好是180°的不同。

我們可以想像到,如果,兒子和父親像是複製一般的雷同;玫瑰花長得跟牡丹完全一樣;山巒和海面一樣平坦;四個季節都是春天,是不是反而會讓我們無聊到難以承受呢?

新年即將到來,正好是換上新外套,展現新風格的好時機。下面三個小小的改變,沒有需要耗費一毛錢,不過,帶來的獲益可能會是遠遠超越一般人的想像:

1. 拋開 “yeah” 的桎梏,自然地放鬆拍照,馬上可以看到面目一新,更讓朋友們欣賞的、清新動人的純樸 “印像”。( 它不是到處合宜的手勢,也建議不要教自己孩子們做這個手勢,以便讓他們自在地展現他們自己無價的童年純真。)

2. 在說話的時後,試試用 “再來” 、 “其次“、”還有” 來替代 “然後” ;偶爾用 “驚訝“ 替代 “儍眼”; 偶爾用用自己的語言說聲 “再見”,也試一試能不能減少一般人濫用的 ”啊” 、”喔” 、”額”和 ”耶”。 整個效果會更親切、更清楚。

3. 走入永遠展開著雙臂、隨時歡迎我們的 “大自然”。 我們來自大自然,當然需要隨時暫別3C的用品,回到大自然這個溫暖的 “家”,以便隨時滋潤深植心中的純樸自我。

藉由脫掉 “自己加在自己身上的枷鎖”,改變一點點說話的方式,立刻就可以讓自己判若兩人。用別人不同的方式呈現自己,能讓自己佔得鶴立雞群的優勢,把競爭的人拋在腦後,穩穩步向似錦的前途。

名哲學家盧梭的這句話值得我們思考一下: “我敢於認定,我不是以任何一位存在者的模樣,被創造出來的。就算是我沒有( 比別人) 好一些,至少我是與眾不同。"( ”I venture to believe that I am not made like any of those who are in existence. If I am not better, at least I am different.” - Jean Jacques Rousseau;17、18世紀,歐洲啟蒙時代的法國哲學家、政治理論家。)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