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林孟皇:深化檢察體系團隊辦案的文化

出版時間:2019/01/30 00:02

林孟皇/台北地方法院法官

最近,全國一、二審檢察首長調動名單出爐,28人中有21人調動。法務部長表示是以年輕化、辦案經驗豐富及協調能力好,作為拔擢的主要考量因素。對此,各方咸認為檢察體系進行了世代交替,評價普遍不錯。 

對於檢察體系有這樣的發展,筆者深表認同。尤其優秀女性檢察官大幅獲得拔擢,彰顯著兩性平權。而少數入圍檢察官因為辦案曾有濫權追訴、違反偵查不公開疑雲而落箭下馬,更讓這個人事任命彰顯了是非。如果說仍有待努力之處,就是未透過直接派任一審優秀檢察官擔任檢察首長,以鼓勵一、二審檢察官們的輪調歷練。
 
雖然如此,為了檢察權運作的長遠、健全發展,筆者仍不得不針對這次檢察首長任命所彰顯的價值與文化,再進一言。

從各界對這次檢察首長任命的報導來看,這些檢察官之所以獲得拔擢,很大原因是辦過許多社會矚目、重大的案件,或在法務行政上有重大貢獻。然而,檢察官作為公益代表人、檢察長作為檢察官們的職務監督權人,起訴、偵辦過許多重大案件,未必一定是優秀、適任的檢察首長。

何況如果深入了解,可知部分新派任的檢察首長也辦過「起訴時轟轟烈烈,最後卻以無罪收場」的案件。是以,如何強化、精緻檢察體系的辦案文化,或許是這次人事任命的同時,值得各界關注的。

以中研院前院長翁啟惠所涉浩鼎案為例,前陣子檢察總長江惠民召集高檢署、士林地檢署檢察長與承辦檢察官們商議後,決定不再就士林地院的無罪判決提起上訴,這種強調集體決策、勇於承認錯誤的檢察新作為,可以避免民眾纏訟,令人讚許。 

只是,這麼一件涉及高度專業、影響台灣生技業發展的重大案件,如果能夠在偵查起訴之時,即採取團隊辦案的方式,誠如論者所說的,或許比較可以減少檢察官辦案時陷入「隧道盲點」(一心只想著一路追訴案子到底,卻疏忽了案件可能根本就證據不足,未必定罪),避免發生翁前院長被「過度究責」的情事。
 
再者,基於檢察一體原則,檢察長對於檢察官有指揮監督的權限,則將檢察首長個人擔任檢察官或任內全署檢察官辦案的定罪率、上訴維持率等等績效,列為升遷、拔擢的考量因素,或許更能減少檢察體系的濫權追訴(濫行起訴、上訴)問題。另外,長期以來,檢察體系發生檢察官貪贓枉法、行止不當的事件,不下數十起,卻少見身為職務監督權人的檢察首長受到問責,好官我自為之。這樣的人事運作文化,如何能夠提振檢察公信力? 

由此可知,一個適任的檢察首長,不能只強調辦案經驗豐富,而應更重視包括諸如:偵查或公訴時善盡客觀性義務,在發現有冤屈可能時為被告利益提起再審;指揮偵辦、協同辦案或追訴犯罪時展現團隊辦案合作能力;積極參與檢察事務並樂於與社會公眾對話;推動檢察署行政事務革新、開創作為有具體想法者;落實職務監督、淘汰不適任檢察官有強烈決心者。

以上種種,長期以往未曾見檢察體系有將其作為選拔、汰除檢察首長的標準。如今,這些檢察首長既已獲得派任,法務部即應透過每年度進行的各檢察署團體績效評比、檢察長職務評定等等事宜,採取類似的評價指標。如此,檢察體系才能真正建立團隊合作與精緻辦案的文化,也才能建構權責相符的問責機制,從而發揮檢察官保障人權、維護社會秩序與實現公平正義的職能。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