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給旅客麻煩」難道比「提高飛行安全」重要?

3440
出版時間:2019/02/11 19:28
論者表示,消費者的便利並不該被視為社會責任,且凌駕於全體旅客的飛行安全條件及飛行員勞動條件之上。示意圖,非本文所指對象。資料照片
論者表示,消費者的便利並不該被視為社會責任,且凌駕於全體旅客的飛行安全條件及飛行員勞動條件之上。示意圖,非本文所指對象。資料照片

陳幼寧/在台外籍勞動者

2018年2月8日桃園機師工會宣布罷工,截止目前為止近500名華航機師參與此次罷工行動。自罷工行動以來,網路及新聞媒體在這議題上的討論越來越熱烈。反罷工一派的說法都將此次罷工行動理解成為機師得了便宜還賣乖,並以各種謬論來抹殺罷工的正當性。
 
最大的謬論乃因由台灣公民對工會法的不理解,導致本次罷工的談判代表——李信燕身為長榮航空的機師被認為沒有權力干涉華航的勞動場域。台灣的工會形態分為企業工會、職業工會、產業工會,發起罷工行動的為桃園機師工會,即為職業工會的一種,職業工會乃是由來自各個企業中相同職業的勞動所組成,是為爭取相同職業勞動者之權益的工會,所以並不存在其他航空公司的機師無法參與本次罷工的道理。
 
反罷工派甚至將本次罷工行動的討論上綱到罷工機師忽視社會責任的公民道德層面。社會責任是一種道德或意識形態理論,主要討論政府、企業及個人等是否有責任對社會作出貢獻。在這一題的爭辯上,反罷工派提出的是『無預警罷工行動』帶給旅客的不便,即是不承擔社會責任的舉動。到底機師作為華航公司的勞工之於社會或是搭乘華航的消費者該承擔的是什麼樣的社會責任呢?除了反罷工派提出的『帶給旅客麻煩』這件事,難道比『提高旅客的飛行安全』更重要嗎?後者不是就在承擔更重大的社會責任嗎?
 
消費者的便利並不該被視為社會責任,且凌駕於全體旅客的飛行安全條件及飛行員勞動條件之上,如果要在這議題上談社會責任,反罷工派的作為,才是實實在在地不願意承擔社會責任的一群人。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