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航罷工5】為何要打這場仗?機師:若失敗將是勞權警鐘響起

出版時間:2019/02/12 10:07

昨晚華航與機師機師工會二度協商破局,華航一名機師昨深夜在其臉書PO近4千字文強調,社會應思考什麼原因讓600個「貪婪機師」,願意繳出檢定證,被扣薪水,甘冒損害旅客權益、損害公司營運的大不諱,打一場不知何時會結束的仗?這場仗最重要意義是,如果連替代性低、薪資福利相對優渥的飛行員,都沒有辦法跟資方進行對等且有效的協商,那會是另一個勞權警鐘的響起。
 
該機師在臉書說,飛行員跟僱主是「勞方」與「資方」的關係,不是「我們」與「公司」,只要掛著員工號,都是公司的一份子。但現況是,由待在頂端睥睨一切的人定義誰是「公司」。資方要求你服儀舉措合宜,維持專業形象時,你就是公司。資方說你支持工會暫停僱傭關係,你就不是公司。若罷工期間支援航班運作就是挺公司。根據勞資爭議處理法跟工會法,依法爭取權利,就是在跟公司對抗,會讓公司虧損垮台。
 
他說,他們是「勞方」跟「資方」。資方跟勞方互相依存,勞務與薪酬互相交換。領薪水是因為付出了時間、腦力、體力,不是資方施捨給的。至於價碼多少,則是依照各個職務的特性、專業、可替代性、風險、付出的時間等種種因素而決定出來的。
 
該名機師在臉書提到,2007年他副機師完訓,沒有機師職業工會,只有公司內部的企業工會。當時年休96天,零費每小時2美金,組派可以在班表空格任意塞班,薪水只有現在副機師的一半多一點,而合約是20年賣身契,當時他還是飛得很開心,感謝華航給他一個機會,學到一項專業的技能,覺得飛得再累也都是自己選的,應該「擇你所愛,愛你所擇」,但飛了幾年後,才開始知道業界生態。機師休假硬是比一般勞工少近20天,零費20年沒調整,
 
他說,諸多關於勞動條件的事項,本應在航務處與企業工會的勞資會議中尋得解方,但在當年的企業工會的生態下,勞方往往只能得到「再研議」之類的推託之詞,在2010年工會法修正之後,事情有了轉機。飛行員得以跳出企業工會二分會的框架,以產業工會的型態,2014年成立桃園市機師職業工會,隨即在2015年舉辦罷工投票。當年以華航飛行員為主的670個會員中,有598人前往投票,其中只有2票廢票,有596票同意罷工,可以想見當年飛行員的怨念有多深。
 
他說,過去20年做不到的事情,怎麼在此時此刻發生的?不是當年資方因為體恤感念飛行員過去的辛勞付出,所以決定加倍奉還,而是因為飛行員終於亮出扁鑽,過去勞資會議,資方總是虛與委蛇,因為資方知道勞方沒有籌碼,沒有武器,資方掌握著公司內的行政資源,掌握你的考核、訓練、班表、休假、派遣模式。組員一趟飛行任務會遇到的大小事。
 
他說,罷工不是工會的目的,罷工是個手段,是讓資方願意坐下來,罷工開始後,會看到資方花招百出,同時鋪天蓋地的媒體攻勢,更是要訴諸輿論壓力,逼你草草結束收工閃人。把你打成貪婪機師,錢多事少休假足,草莓到不行還要搞一個違法、違約、違信的罷工。
 
該名機師說,社會大眾該去想的是,什麼原因讓600個「貪婪機師」,願意繳出檢定證,被扣薪水,甘冒損害旅客權益、損害公司營運的大不諱,打一場不知何時會結束的仗?這場仗,最重要的意義是,如果連替代性低、薪資福利相對優渥的飛行員,都沒有辦法跟資方進行對等且有效的協商,那會是另一個警鐘響起,勞權的警鐘。
 
他並提到,600個飛行員的罷工,也是對資方高層的一次不信任投票。對於投資華航的大小股東來說,他覺得這場罷工是短空長多,希望藉由這個令人焦慮痛苦的過程,讓大家來檢視這個半官半民的公司,資方的管理出了什麼問題。有人覺得身體會痛,吃止痛藥壓住疼痛就好,但他覺得應該找出病灶才合理,大掃除的一開始總是比較混亂,有點難受,但一件事一件事慢慢清理,總有一天會看到改變。(生活中心/台北報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