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師與華航,誰在拿旅客與勞工權益當要脅?

1485
出版時間:2019/02/12 15:05
論者表示,這次華航機師的罷工,不僅早已投票取得合法罷工權,新年期間也與資方展開多次協商談判,在破裂後才正式宣告罷工。黃仲明攝
論者表示,這次華航機師的罷工,不僅早已投票取得合法罷工權,新年期間也與資方展開多次協商談判,在破裂後才正式宣告罷工。黃仲明攝

呂謦煒/國民黨青年團前總團長

華航資方難道不是也以全體旅客、每個勞工個人前途發展為要脅,要求勞方必須服從資方的安排?華航機師罷工,一些人批評機師「貪婪」;也許,台灣的勞工們都應該更貪婪些。

前幾天《民視新聞》報導機師罷工,竟然將機師待遇與 22K 勞工相比,新聞報導結尾更稱「華航機師月薪,正駕駛每月最低34萬,副駕駛最低20萬,既然身負交通載運重任,卻因談判破局就罷工。看在基本薪資僅22K起跳的一般小老百姓眼裡,又情何以堪」。
 
縱然華航機師的薪資比國內其他產業高,但是待遇跟國外相比差了一大截,否則不會有台灣機師被外國甚至中國大陸挖角。台灣的輿論竟然不是想把整體低薪惡劣的勞動環境向上提升,而是見不得別人好,想讓大家一起窮忙領低薪,不鼓勵向上提升爭取勞動權益,反而要求比下有餘、安分守己,讓人匪夷所思。

這次華航機師的罷工,不僅早已投票取得合法罷工權,新年期間也與資方展開多次協商談判,在破裂後才正式宣告罷工。弱勢的勞工必須要團結一致面對資方才能發揮力量,而華航當然也了然於心,因此有心人士刻意對媒體放話,提出待遇已優於法律、工會提出降低酒測水準與會員限定等訴求太超過;甚至號召其他團體聲稱「機師不代表員工」,試圖破壞華航機師工會的代表性。

然而,仔細回應這些批評,卻發現全是似是而非的謬論。機師已取得合法罷工權,為了談判必要,提出的訴求自然會比實際所能接受的底線要高,實際上,若回顧兩年前受到社會與民進黨要員大力支持的華航空服員罷工,她們所提出的條件細細來看也未必完全合理,是為了與資方談判所需表明的立場;而工會要求修改酒測水準與現行使用儀器本身的誤差有關,罷工所獲得的成果僅限會員適用,也是為了避免搭便車效應使得人人都不願意挺身而出爭取勞權,這點在山崎豐子的小說《不沉的太陽》中也有所體現。

許多人質疑機師是以全體旅客為要脅,逼使華航資方不得不落實勞方的訴求;然而,資方又何嘗不是以全體旅客、甚至是每個勞工個人的前途發展為要脅,要求勞方必須服從資方的安排?在《不沉的太陽》中,主導罷工的工會會長恩地元,最後被外放到西非的奈洛比,公司建立親資方的第二工會分化勞工的團結,也未依照勞工訴求增進勞動權益,最後導致了五百餘人死傷的慘重空難,值得吾人深思。

在民主政治的多元社會之下,不同利益團體本來就代表自身利益對外發出訴求,以爭取自身權益。「爭取自身權益」這個概念,似乎在華航機師罷工事件中,被有心的汙名化成了「貪婪」。期待薪水加薪、年終獎金高一點,照這邏輯不也是「貪婪」?這樣說來,每個人都該貪婪,每個人本來就該爭取自身權益。難道勞工工作是在佈施做善事?

台灣勞動環境長期惡劣,低薪窮忙時有所聞,老闆被稱為「慣老闆」,勞工被稱為「奴工」。台灣的勞工們也應該更貪婪些,爭取自己應有的權益。如果勞工自己都不團結,被資方各個擊破,就別哀怨為什麼自己要活在過勞之島了。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