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航罷工26】多航段增1人如何計薪? 勞資各有算盤 

出版時間:2019/02/12 18:05

華航罷工邁入第5天,勞資二次協商,光進行第一項疲勞航班改善,就過招逾10小時仍觸礁,機師工會提出多航段航班應增派1名機師,有一名機師網友在《蘋果》新聞下留言說明,指桃園飛上海或香港飛行時間4小時,很近,但為何也算疲勞航班,晚上10時報到,隔天凌晨裝載貨物後起飛,卸貨後再重新裝載,隔天凌晨5時許再飛,7時抵達,但8時下班,飛航時間以外根本無法休息,多派人也是一樣,多航段增派遣不如改成單一航段派遣,讓機師留宿當地,改另一組人飛。

該名機師指出,飛行時間指有4小時航班算疲勞航班嗎,桃園飛上海甚至香港很近吧?那為何是疲勞航班?若晚上10時報到,順利隔天凌晨裝載完貨物後推起飛,凌晨2時降落上海,之後卸貨再重新裝載,凌晨5時多起飛,7時飛抵桃園機場,8時抵達公司下班,這勤務合法派遣是2人,且指飛4小時「飛行時間」,但整個執勤時間是無法合法休息的,但飛行時間相對短,很容易被非空勤人員誤導或誤認是偏離主題,事實上,這是非常疲勞且危險的航班。

該機師說,你可能會問,在上海裝載貨物那3小時又不是你的事,為何不休息?但因貨艙和駕駛艙是隨時有工作人員進出檢核文件和資料的,而且沒有另外時空可不受打擾休息,所以不是不睡,是無法完整休息;而這種航班派遣3人是沒幫助的,因飛行時間太短,就算多派一人,也無人能在這10小時中得到超過50分鐘的時間,這種多航段的短程紅眼航班多派人是沒有用的。

那要如何解決?該機師表示,最乾脆和有效的是改單一航段派遣,也就是晚上10時報到機師,隔天凌晨2時飛抵上海後就下班到飯店休息,另一組前一天中午已抵達上海的組員,凌晨3時起床執行第二段飛行任務,但這個方案要多花飯店錢,且要多派二個人上班。

長榮大學航管系教授黃泰林表示,一般國際間AOR法規對多航段派遣還沒有考慮那麼細,歐盟國家比較會考慮時差問題,但考慮因子越多,對機師疲勞管理越好,但當然,航空公司也要考量成本和人力,因此勞資雙方想法會有落差。

黃泰林表示,飛機起飛和降落是最危險的,但起飛和降落整備時間不算飛航時間,以機師角度來看不公平,因為多航段起降次數越多,風險越大,因為起降要花更多心力,多航段次數多,會更疲勞,機師身歷其境,可以理解為何提該訴求,飛安風險挑戰最大的的確是起降,也因此多航段班機疲勞管理的確是可以考量的。

不過黃泰林也指出,根據業界說法,長榮機師換手休息時,是不計薪的,只有手握方向盤才有計薪,但華航則是有計薪,這也算是公司成本己費方式之一,也因此華航可能短期內,現有人力有困難,成本也無法一下子負擔這麼多,但長遠來看,的確可以探討可行作法,甚至提出時程,給雙方一點時間更圓滿。

機師工會常務理事陳蓓蓓表示,針對多航段改單一航段派遣並讓組員多住一晚,或加人派遣等訴求,事實上工會第一次協商時都有跟華航提出建議過,也替華航想了很多對案,但華航都回說,這不只是預算問題,還有多派兩個機師卡一天問題,人力無法調配,但不管是單一航段搭配住宿,或是加派人力,華航都說不行。

至於若多航段增派機師人力,休息時間是否可改不計薪,降低華航成本,也能兼顧增派人力紓解疲勞駕駛,陳蓓蓓則表示,目前華航計薪已是採整個航段,飛行時間以外都扣掉了不計薪並不公平。

華航發言人劉朝洋表示,由於華航機師機上換手休息仍有計薪,其他航空公司有的有算,有的不算,有的算半薪,未來若要調整,工會難道會同意?若要改單一航段並增住宿,這樣下去資源越來越少,未來不排除航線和航網都要整體重新檢討,需不需要住宿,都要重新來看。

劉朝洋表示,現在問題出在雙方沒有共識,很難去坐下來談,坐下了若又提另一個訴求,不是很難去執行,若是工會願意理性回來協商,針對少部分特殊多航段航線可以一起來討論和檢視,只要工會願意停止罷工,不排除各種方式的協商,但協商需要時間。

(李姿慧/台北報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