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空姊罷工後陷入爭訟,你還認為這次機師在討糖吃嗎

出版時間:2019/02/13 10:12

葉六六/媒體工作者
  
剛過完年,甫上班,發現路上車流並不壅塞。和計程車司機聊天,他說過年似乎都如此。感覺好像要過了元宵,路上的車潮才真是回籠了。

農曆年算是上班族的法定休假。有朋友說過,這9天假如果不是有目的地玩,宅在家裡實在太廢。不過,今年出國,不少人都應該心驚驚吧?華航機師強勢罷工,應該已經影響了上萬旅客的行程。
 
但是,這次罷工跟3年前不同。當時華航空服員無預警罷工,被稱作史上「最美」的罷工。空姊群上街頭,實在非常吸睛。那次,華航高層一度態度強硬。但最後,新任董事長出面接受所有條件,讓罷工似乎雙贏落幕了。
 
不過,表面上幕雖落、雙方卻未真正握手言和。針對所謂「不當勞動行為」依然爭訟不斷。資方聘請的優秀律師群,後續在不少拉鋸中扳回一城。所以,媒體熱度降溫後,資方、勞方間的拔河角力,從未停止過。

罷工概念,來自歐美。在台灣,尚未真正形成勞資關係之間的常態。近年來,勞動法的修正,引發各界不同的爭辯。不過回歸歷史角度,台灣《勞基法》的出現,並不是當時沒有任何相關法條保障,而是受迫於美國壓力。80年代,台灣大量廉價貨物傾銷美國,引發巨大反彈。美方認為台灣必定是透過壓榨勞工、才能換得強大生產力。於是,逼迫我方政府一定要立法改善。

我國政府在參考先進國家規範後採取高標立法,不只對勞工提供基本照顧,更希望強化台灣「工會力量偏弱」的侷限,產生立法引導市場的效果。不過很遺憾,《勞基法》乃延續舊有的《工廠法》而來,立了法、卻未能真正落實。

比較各國勞動規範,台灣與日本比較強調法令條文,德國比較重視勞資協商,美國則是尊重市場機制。面臨產業結構改變,我國勞動法似乎面臨陳義過高的窘境。從90年代開始,社會上已經有許多輿論抨擊勞基法很難一體適用。近兩年關於「一例一休」的紛紛擾擾更可映照出這部法令的困境。

回顧幾年前那場美女最多的罷工,到這個農曆年的機師罷工,媒體焦點和輿論有了改變。有人說,幹嘛挑這種時候罷工?有人說,機師高薪,罷什麼工?

說句實話,國外罷工邏輯亦是如此。因為,對於資方來說,痛度不足的罷工等同隔靴搔癢。這樣的說理性陳述,的確對不起受到影響的旅客們。但是「罷工權的本質」有其歷史、勞動權與法規脈絡的解釋觀點。在勞工權益高漲的台灣,應該容許更多理性討論。

勞工是有權罷工的。但也有學者提出「所謂的合理勞動標準,並無客觀的量定標準。」

不理解華航機師罷工原委的民眾,或許不急著在此時就作出價值判斷。或許應該先體認到——勞資雙方永遠無法對等。勞動法教授黃程貫在1990年就提出——「勞工方面,在面對此一先天上弱勢時,其唯一對抗的可能性,就是團體協商、並以罷工行為展現其抗爭的意志與反對立場。」

罷工,用「討糖吃」形容或許未盡公平。華航空服員罷工事件雖被認定為成功範例,但相關的法律對峙其實還在進行中。如果勞工必須被保護是事實,或許罷工只是讓勞資雙方願意認真坐下來談的一種工具。

任何企業盡最大努力避免罷工僵局,或許才是真正的勞資「雙贏」。
 
(編按:本文出於「鐵板一塊」粉專,經作者授權刊登,請勿直接轉載)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