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詹宏志專欄:秋蟹歷險記(之六)

686
出版時間:2019/02/20 00:10
詹宏志
詹宏志

詹宏志/作家

第二天,我們悠閒地泡了晨湯,吃過了早餐,才出發前往丹後半島,準備到間人港知名的蟹料理旅館「御宿炭平」去。

「炭平」極可能是早期吃蟹行家心目中的夢幻旅館,甚至我可以說,如果沒有炭平的推廣,「間人蟹」可能不會有「天下第一蟹」的江湖地位。但近幾年,鳥取的蟹料理餐廳「蟹吉」異軍突起,很受食評家的青睞;無獨有偶,甫出版的《2019京都、大阪米其林指南》破天荒把鳥取縣納入評鑑範圍,給了「蟹吉」兩顆星評價,這也是全日本蟹料理專門餐廳唯一的一家兩星餐廳,改變了世人對螃蟹料理的印象(日本螃蟹料理「無事可做」,無非就是蒸、烤、醋,加上火鍋,對重視「創意」的米其林指南來說,很難給它高度評價)。

這樣的比較可能對「炭平」不盡公平,炭平創業於明治元年(1868),已經超過150年,「蟹吉」則是相對年輕的事業,要維持一個世紀以上的盛名,我想要更加困難一些。倒過來說,美食家可以把「蟹吉」視為一個新發現,但百年老舖如「炭平」,你說它好有時候也引不起驚奇,因為大家都知道了呀!

在地圖上看起來,城崎溫泉和丹後半島是緊貼著的鄰居,但一地屬於兵庫縣,一地屬於京都府;火車旅行也要幾個轉折,先搭JR(國鐵),再轉北近畿丹後鐵道(私鐵),來到網野駅。我在車上先打了電話給旅館,下車後就等到旅館派來迎接的車子。車子還要再開二十分鐘,一路沿著海岸開,途中雖然看到不少民宅,但感覺很荒涼,因為幾乎看不到人蹤。最後在一個海邊,孤零零幾棟房子,周圍彷彿沒什麼街道或社區(那得要轉一個彎才見得到),那就是我們要投宿的螃蟹料理旅館「炭平」了。

有一些旅行地我特別有著奇怪的緣分(或是無緣分),我想去的時間很早,但成行得很晚。一個例子是尼泊爾,我在1979年從攝影家郭英聲那裡看到尼泊爾的影像(他剛從尼泊爾回來),就一直念著想去這個喜瑪拉雅山腳下的純真國度,等我真正成行時,那已經是90年代中期。另一個例子更離譜,那是達爾文曾經造訪的加拉巴哥群島,1982年我讀了一本書(那是1923年的一個科學考察報告,但書名有著迷人的稱號叫《世界的盡頭》),從此對加拉巴哥群島嚮往不已,期間讀了超過二十本關於加拉巴哥群島的書,等到我真正上了船,航行於那片海域,那已經是三十年後……。

餐廳似乎也是如此,東京知名壽司店小野次郎,我是起心動念二十幾年後才得償夙願;「炭平」也是另一個有念頭而無行動的例子,我在80年代中首次在雜誌上讀到它的介紹,看到紅通通的螃蟹料理照片,加上紅通通火爐取暖的室內照片,心裡也是充滿渴望,但此刻來到此地,時間也過去了近三十年。

旅館炭平當然已經不是昔日我所讀到的偏鄉素樸旅館,它已然成了海內外聞名的旅館,做了若干增建,除了保持所有房間都面海的特色,順應潮流它也增添了室內附風呂的奢華房間;當然「間人蟹」也從沒沒無名變成夢幻逸品,價格也翻了好幾番。所幸到了晚餐時間,桌上的菜單讓我放了心,螃蟹料理的澎派依舊,內容則保持舊日調理手法,沒有加入其他讓人擔心的創新菜色。

炭平提供的螃蟹大餐手筆不小,基本上是「二人三杯」(兩個人吃三隻螃蟹),用的螃蟹是0.8公斤等級的大公蟹,放在竹籃中,蟹腳上則佩著驗證身分的綠標籤。先是簡單的白灼螃蟹、螃蟹刺身,然後是烤螃蟹,最後是螃蟹火鍋,全部真材實料,不摻雜其他填充菜色(專心吃螃蟹,不浪費力氣和胃口在別的料理)。

但「二人三杯」指的是主菜所用的公蟹,前菜裡還有一人一隻的香箱蟹,湯品裡的蟹肉丸子也不計算在內。也許是懾於間人蟹的盛名,這些看起來和「西村屋」大同小異的料理,螃蟹的滋味彷彿多了一分鮮甜;吃刺身的時候,蟹肉緊附在蟹殼上彷彿堅強不肯脫離……。

印象最深刻的是烤螃蟹,女服務員指引我們烤填滿蟹膏的蟹蓋,在蟹膏冒泡時注入一小盅清酒,然後再舉蓋傾飲,這時驚人的香氣撲鼻而來,濃濃的蟹味有如潮水一般一波接一波。蟹鍋則是另一個高潮,整整用到一隻螃蟹,銅鍋裡乾乾淨淨的高湯,蟹腳與蟹身輕涮來吃,雪白透明的蟹肉,吃來滿口的鮮甜。

經過一晚的螃蟹大餐,我們已經是吃得目不暇給,也感到滿腹飽足,但第二天早餐時餐桌上赫然還有一鍋熱騰騰的螃蟹味噌湯,這真是「間人螃蟹吃到飽」了。

兩天的螃蟹料理之旅其實已經讓人覺得過度奢華了,但怎麼辦?我們還有一站要走。第二天我們在交通上有點折騰,輾轉來到北陸知名溫泉地山代溫泉時,已經接近六點,天色已經昏暗了。我們匆匆忙忙泡了溫泉,就來到用餐的小房間。

山代溫泉是一個有八百年歷史的古溫泉,我們投宿的旅館是當地極負盛名的「滔滔庵」。滔滔庵是一家高雅古樸的老舖旅館,昔日是著名藝術家北大路魯山人常宿之地,旅館內極有藝術氣息,館內牆上與屋內陳設都有大量的藝術作品,到處是魯山人的墨寶與陶作。餐廳裡坐下來,發現上菜的餐盤也多半是魯山人的陶藝作品,捧著國寶級的古董餐具吃飯,加倍覺得受到尊寵。

同樣是螃蟹大餐,料理手法也大同小異(無非也是蒸、烤、鍋與刺身),但滔滔庵走的是精緻優雅路線。一方面是器物高雅精美,幾乎都是古董,食物擺盤也跟著細膩講究,好像圖畫一般;另一方面則出於細節的用心,譬如生魚片,除了螃蟹外還有各種來自橋立港的魚穫,更提供了獨特的能登半島天然鹽供我們沾用;又譬如醋物提供一人一隻香箱蟹,用了土佐醋做成金黃透明的果凍,鋪滿蟹肉之上,土佐醋滋味溫和甜美,結合在一起,視覺與味覺都得到享受。

烤螃蟹用了一個古色古香的方形陶爐燒炭來烤,氣質不凡;最後則是螃蟹炊飯登場,陶鍋一打開,炊飯的香氣簡直讓人受不了,明明已經吃飽了,忍不住還是吃了兩碗。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滔滔庵的女老闆,既優雅又活潑,英文也講得落落大方(雖然她一再謙稱自己講不好),對我所有的提問都不厭其煩,說話內容也有獨特風格,幽默風趣,令人覺得親切。

第二天離開山代溫泉時,我在小鎮上散步,回味連續三晚的尋蟹之旅;這趟旅程雖然姍姍來遲,更兼有許多意外的周折,但,all is well that ends well ,好結果重於一切,我與秋天螃蟹的約會與冒險,也終於有了一個美好的結局……。(完)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關鍵字

詹宏志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