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透過川普借屍還魂的種族主義幽靈

出版時間:2019/02/20 19:16

陳志賢/高雄科技大學文化創意產業系教授
 
非常諷刺地,在屬於非裔美國人歷史驕傲的2月,為了築牆隔絕所謂的非法移民,川普宣布美國進入緊急狀態,當初透過大西洋金三角「非法」的奴隸貿易才成就如今強盛的美國,現在卻想關起門來自己玩。白色美國的種族優越民粹主義方興未艾,多少民權運動辛苦爭取來的平等權利與尊嚴正陷入反挫倒退的危機。
 
不過,也許有些人還記得,10年前的2月也曾見證歷史之神幾番折衝後展現感人的族群和解篇章。人在做、天在看,驟雨難終朝,當下或許只能持續努力,祈望一時的小丑跳樑並不代表正義的沉淪、永夜的黑暗。
 
2009年2月12日,Plessy與Ferguson兩家族後人齊聚路易斯安那州紐奧良,於一位該州最高法院法官的陪同下,一同為一項歷史地標揭幕。地標的所在位置標誌著100多年前發生的抗拒黑白分離車廂運動,抗爭所衍伸的訴訟與1896年聯邦最高法院Plessy v. Ferguson的判決,讓已經廢奴的美國重回白人至上、種族歧視的黑暗時期。
 
自此,許多美國白人戴著Jim Crow laws宣稱「分離但平等」(separate but equal)的偽善面具,無視於非白人族群的苦難,從鍍金年代之後繼續於黑人樂手的爵士聲中沉溺搖擺、迎接他們最魂縈夢繫的戰後「黃金10年」,直到1955年另一位勇敢的黑人女性Rosa Parks踏上阿拉巴馬州蒙哥馬利市公車,拒絕讓座予白人。
 
1892年6月7日,就在歷史地標附近,有八分之一非裔血統的Homer Plessy從紐奧良的Press street火車站上車,登上只限白人的第一級車廂。因為拒絕改坐到「有色人種車廂」(colored car),她很快就被逮捕,並帶下車至警局。
 
Plessy的律師控訴路易斯安那州違反廢奴後才通過的美國憲法第13與14修正案,侵犯Plessy的公民權,但是受審的法官John Howard Ferguson認為州政府有權規範轄內公共運輸系統,只要對不同族群都各自提供充足的公共交通就未違憲,而且根據「一滴血理論」,任何人只要有絲毫的非白人血統,都不能被視為白人,因此判Plessy敗訴。Plessy不服而繼續上訴,4年後聯邦最高法院最終以7比1(一法官因喪女缺席表決)否決種族歧視的控訴。
 
這段歷史廣為人知,而唯一持異議的大法官John Marshall Harlan於判決意見書中直指:「從憲法與法律來看,這國家中沒有任何優越主宰的人群。……我們的憲法是色盲的,不認為也不容忍公民間的高低差異。」Harlan更精準地預言Plessy v. Ferguson判決將會與1857年支持奴隸制度的Dred Scott v. Sandford判案一樣,淪為美國最高法院最惡名昭彰的黑歷史。
 
19世紀末美國法律界盛行的看法是:種族歧視不是法律造成的,因此無法以法律改變之。這種說法只對了一半,法律即使不是種族歧視的元凶,也是重要的幫凶,何況法律不介入改變現況,等於捍衛種族歧視。
 
儘管如此,徒法確實無法自行,表面上,這些黑歷史隨著1954年Brown v. Board of Education的「分離即不平等」判決、1964年的民權法案、2008年歐巴馬當選總統而逐漸終止,但是各種微妙變形的歧視與偏見仍潛藏在日常生活裡,甚至延伸至虛擬世界。
 
哈佛商學院2015年一份Airbnb研究就顯示,使用黑人名字訂房時,成功率會降低許多。2016年ProPublica的報導則揭發美國法院用以衡量再犯可能性的電腦演算法有種族歧視的嫌疑,在其他條件相當的情況下,對黑人比對白人更為不利。
 
今年2月12日才出版的一本書《Separate: The story of Plessy v. Ferguson, and America’s journey from slavery to segregation》也點出美國種族關係的複雜弔詭歷史,作者Steve Luxenberg是《華盛頓郵報》的編輯,耙梳相關史料後,他確認Plessy拒絕離開白人車廂而遭捕是一樁經多次演練過的預謀,為強化事件的戲劇性,背後操盤的在地民權團體Comité des Citoyens決定找混血的Plessy擔綱,凸顯黑白二分的粗暴性,並且安排一位具有逮捕權力的私人偵探配合攔檢,以免立場偏向反對區隔黑白乘客的路易斯安那州鐵路公司視而不見。
 
事件發生前,鐵路公司就已知悉,然而陪審團們都被蒙在鼓裡。
 
為何要自導自演一齣羞辱自家黑人同胞的戲碼?原因是當時一些黑人民權運動團體不滿廢奴者滿足於形式上黑奴制度的廢除,對公共場合中諸種實際的歧視隔離沉默順服,甚至瀰漫失敗主義,認為長久低聲下氣的黑人根本無法團結進一步挑戰白人的種族分離體制。
 
以Comité des Citoyens為首的組織決定以毒攻毒,出險招吸引輿論的目光,再到法庭上藉由為Plessy辯護的機會,公開陳述非裔族群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希望最後能反守為攻,改變種族隔離的Jim Crow laws。
 
他們的沙盤推演是有根據的,當時的最高法院法官出身廢奴的北方者佔多數,憲法第13與14修正案又提供相當的法律保障,只因為八分之一非白人血統就要被完全剝奪搭乘白人車廂權利,也明顯不符合比例原則與法律正當程序(due process)。
 
無奈一切事與願違,表決支持「分離但平等」的7位大法官中有6位是北方人,唯一持異議的卻是之前多次表示擁護奴隸制度、家族甚至大量蓄奴的Harlan大法官,連反對黑白分離的鐵路公司也並非真心支持黑人民權運動,它在意的僅是黑白分乘增加車廂購買的成本而已!
 
造化弄人莫過於此,歷史終究揭發所謂的開明進步白人的局限與危險。美國當前的逆流乍看是川普隻身喚醒沉睡一段時間的種族歧視,實則是社會上變形潛伏的種族主義幽靈一直徘徊不去,順勢透過川普借屍還魂。
 
如此恍然大悟的刺痛在2017年的電影《逃出絕命鎮》(Get Out)中表露無遺,逼得自命為社會改革者反躬自省,究竟擁抱弱勢族群是否只是以開明進步之名、行催眠同化之實?只著眼於族群存在的身體形式、忽略彼此意識與感受的差異?甚或狂妄自大地奪取/否定弱勢者的大腦,借箸代籌地下起指導棋為其發聲?
 
無視於分離的實質差別待遇,Plessy v. Ferguson的主判決書曾大言不慚地宣稱,一旦分別提供足夠的公共交通工具,如果還有任何黑人因為分隔的公共措施而感到被歧視,那就不是社會或政府的問題,而是個人自卑的投射!100多年後,除了川普,太平洋另一端的這個島上居然也聽到似曾相識的狂言,此地的非異性戀者正可能遭遇類似的「分離但平等」的虛妄偽善,同婚公投的失敗猶如Comité des Citoyens功敗垂成的精心策劃險招,高估群眾的民權意識,卻低估統治階級因循現況的惰性。
 
幸運的是,歷史的行走路線常常不是截彎取直,繞曲折的遠路有時反而柳暗花明,因此企圖改變時代的人千萬不要因為一時的困頓而灰心喪志。
 
10年前的2月,Plessy與Ferguson兩家族後人攜手立碑,共同設立基金會,致力於以媒體與藝術推動民權教育與族群平等。從Plessy v. Ferguson到Plessy & Ferguson足足花了上百年的光陰,台灣想縮短分離歧視的黑暗時期,與其期待既得利益者的良心發現,還不如鼓勵更多Plessy 與Parks勇敢地抗拒不公平待遇,與其倚靠一時心血來潮的Harlan大法官,還不如培養更多像Ruth Bader Ginsburg (RBG)一樣具多元平等意識的大法官!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