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恐怖的合法屠殺(三):酷刑逼供下的縷縷冤魂

出版時間:2019/02/23 13:11

郭本城/自由作家
 
在春秋時代後期,楚王國權臣費無極,是一位小聰明的劣質政客,他善於讒言離間,也是建立「嚴刑逼供、合法屠殺」的祖師爺,他認為凡用酷刑,就沒有不能完成的口供。他發明這個秘密武器,專供當權派打擊要剷除的人。這種摧殘人權、毀滅人性、破壞法治的手段,隨時都能夠祭出來,發揮惡毒的功能。
 
漢宣帝劉詢的大臣路溫舒上書:「安樂時願意活下去,痛苦時則求早死。酷刑拷打之下,要什麼口供就會有什麼口供。囚犯不能忍受痛苦,只好照著暗示捏造自己的罪狀。特務利用這種心理,故意把囚犯引導到犯罪的陷阱。罪狀既定,惟恐還有漏洞,就用種種方法把口供修改增刪,使之天衣無縫,每字每句都恰恰嵌入法律條文之中。鍛煉完成後寫成公文,即令上帝看到,也會覺得這個囚犯死有餘辜。因為陷害他的都是法律專家,顯示出的罪狀都太明確了。」
 
柏楊先生曾說:「我們的歷史上冤獄何其之多,從誣陷忠良、羅織罪名、嚴刑逼供、製造冤獄,從比干剖心到清朝文字煉獄,僅二十六史所載,就有600餘人,如伍子胥、吳起、岳飛、商鞅、于謙、袁崇煥,王安石、康有為、梁啟超、譚嗣同,都是中國歷史上重要的忠臣良將。」後人讀到這些記載他們含冤慘死的歷史,都還會心驚膽顫、忿忿難平。
 
在台灣情治單位的押房裡面,也都是特務們暗室下毒手的最隱密所在。縷縷冤魂都是讓人怵目驚心的嚴刑逼供所造成,灌水通電、煙燻針刺、吃屎灌尿、坐老虎凳、口灌鹽水、鼻灌辣汁、木條夾指、針插指心……,長時間不許人犯闔眼,日以繼夜進行疲勞審訊,各種摧殘生理的逼供方式,包括我們並不熟悉的秘密手術和醫學實驗。
 
1966年5月,調查局逮捕了《新生報》編輯主任姚勇來先生與其妻知名記者沈元璋女士,連當時副總統嚴家淦先生都尊稱她為「沈大姊」的沈元嫜女士,在調查局受盡百般屈辱。歷經3個月各式各樣慘無人道的酷刑,還被全身剝光,在房子對角拉上一根粗糙的麻繩,架著她騎在上面走來走去。沈元嫜哀嚎和求救的呼喊,連廚房的廚子都落下眼淚。
 
那是一個自有報業史以來,女記者受到最大的污辱和痛苦,當她走到第三趟,鮮血順著大腿流下,只剩下唯一的聲音:「我說實話,我招供,我說實話,我招供……。」她要求調查員把她放下,暫時離開,允許她自己穿上衣服。調查員離開後,她知道更苦的刑求還在後面,她招供不出從沒做過的事,於是迅速解下繩子,上吊身亡。調查局立即宣布她「畏罪自殺」。
 
特務為了想要自白不擇手段,審問時以老虎鉗夾住指甲硬把指甲拔出來,這是酷刑之極,任何人都無法耐住十指連心的椎心劇痛。有人在老虎凳上,屁滾尿流的哀求:「我是匪諜、我是兇手,你們叫我招什麼,我就招什麼!」有人在被通電的同時,瘋狂顫抖的哀求:「我招,我招,你說什麼我都承認!」
 
在身體極限的被摧殘下,這絕望的哀求只會激起審問官的憤怒,因為你冒犯了他職業的尊嚴。審問官會抓扯嫌犯的頭髮,令他跪在算盤上,說:「我們從不叫人招什麼,你自己做了麼,就招什麼。」不是每個嫌犯都跪過算盤,也不是每個嫌犯都搖過電話、通過電流,但是有99種花樣能讓最後的供詞,是照著特務的編劇。
 
酷刑與冤獄,都是無限權力政治制度下的產物。人民一定要知行、政客一定要知恥。當我們享受自由民主之時,千萬不要踐踏先人的血淚,也希望歷史的鏡子能帶給我們啓示與反思。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