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解委員:禿頭不刁難禿頭,是生雞蛋還拉雞屎?

出版時間:2019/02/24 18:55

王威鈞/法學博士、調解委員 
 
高雄市長韓國瑜日前批評中央「要求重寫前瞻計畫」,行政院長蘇貞昌否認之餘,同時反譏「千萬不要給禿子漏氣」,韓國瑜則是幽默地鼓勵蘇院長「禿頭不刁難禿頭」。雙方南北隔空喊話,唇槍舌劍,口水噴得滿天飛,好不精彩。
 
本文對中央地方互槓、藍綠鬪嗆沒啥興趣,倒想借用緣自「女人何苦為難女人」的句法,來討論委員的調解行為。
 
委員何苦為難委員! 
上周性情溫和的同事江委員氣沖沖地離開調解室,原來是受調解者的陪同人自稱亦是調解委員,並且當場指責江委員的專業不足。這種情形,不得令人思考委員陪同友人調解時的行為倫理:該不該表明委員身分?該不該批評委員的調解行為?
 
陪同調解該不該表明委員身分? 
大部分的調解委員難免會受到親友請託陪同調解,在調解桌上是否有必要表明自己也是調解委員?對此,建議反身自問,當受調解者或陪同人表示委員身分時,調解委員會有什麼行為反應呢?會偏向你?還是不敢偏向對方?
 
我想大部分委員應該還是秉公處理,但是有些委員卻可能因此而覺得反感、或是採取退縮的消極態度。既然沒有好處,反而可能招致反效果,那又何必表明委員身分?
 
除非運氣不好,遇到不稱職或是明顯偏坦的委員,表達身分或許可以滅其氣焰,讓他不至於過分囂張。但是進一步想想,這樣做管用嗎?不如思考一下,如果有破裂空間,不同意和解條件,讓調解不成立即可!若無破裂空間,向調解會祕書要求更換調解委員便可!似乎也沒有表達委員身分的必要。
 
該不該批評委員調解行為? 
委員的專業與調解行為不是不能批評與挑戰,需要考慮的是後果與風險。
 
調解的本質是當衝突雙方無法自行透過溝通與談判解決糾紛,必須藉由第三方的介入協助,促進溝通與談判,產生並達成協議。因此,調解者的角色對於衝突的解決是具有加分作用的。受調解者或陪同人的批評與挑戰,能期待所有的委員都虛心接受嗎?恐怕,得到的不外是「退縮」、「否認」與「反擊」等負面回應,難有正向加分作用。
 
生不了雞蛋,可別拉雞屎! 
「表明身分」、「批評委員」對於調解成立可謂百害而無一利,何必為之?除非,上桌調解本來就抱持著破裂的心理準備!但話說回來,破裂何其簡單,不同意協議即可,何必弄得協助調解的委員滿臉豆花、一身是灰呢?
 
再者,如果自己是衝突當事人便罷!否則,受託陪同,不能成事,反而壞事,不就如台灣俗語所形容的:「生雞蛋的沒,拉雞屎的有。」
 
嚴格說來,「表明委員身分」、「批評委員專業」這兩項行為本身就是不專業。「委員何苦為難委員」?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不得不慎。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