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運出口】母逃血崩死劫他進加護病房 果凍哥腦麻癱瘓闖街頭

出版時間:2019/02/26 21:00

一對可愛的雙胞胎呱呱墜地,母親剛從血崩的死劫逃生,欣慰地看向懷裡的2名男嬰,卻發現其中一個臉色發紫,隨即通報醫生,竟檢查出心臟有異常,須送加護病房緊急開刀,腦性麻痺,終身癱瘓,吳思遠吃力地描述他的誕生,「我的性命是被救回來的」,不過,倖存是一回事,好好地在這個社會中立足,更是戰鬥,坐輪椅穿梭捷運出口叫賣,還與小吃店老闆相談甚歡,現階段這回合,他的身份是「果凍哥」。
 
《蘋果》採訪那天,吳思遠特別穿上西裝,坐著電動輪椅緩緩將備好的木板放置腿上,再將果凍一包一包擺在桌上,腰間扭轉180度,再把牌子掛在後方,臨時小攤位登場,「您好,看看喔,蒟蒻果凍!」或許早已習慣路人冷漠的眼神,吳思遠看似毫不在意,不停叫賣,只是記者陪同的3小時,一包都沒賣出去。
 
「我以前是滿自閉的小朋友,媽媽在洗澡,我就跪在廁所前,一直問她說『洗好了沒、洗好了沒』,問到他出來為止,很沒有安全感」  吳思遠回憶, 當時連送瓦斯行的人來家裡,都要躲進廁所,到了學校,情況更惡化,吳思遠曾上過普通小學,助行器放置座位隔壁,伸手拿書包時,誤將架子弄倒,寂靜的教室突然碰一聲,其他同學心浮氣躁,「老師就有點不開心」。
 
自此,吳思遠的座位都會被安排在末排角落,他嘆息,從國小開始就被老師排擠,「因為行動不方便啊」,母親決定將他轉學至其他小學的啟智班,而為了讓吳思遠唸書無礙,父母逢年過節必買禮盒,極盡所能地討好老師,當時吳思遠心中一直有個疑問,「為什麼我唸書,卻要拿禮盒去學校?」
 
在唸永和國中時還可以接觸到一般班級學童,到了桃園啟智學校,幾乎都是有特殊疾病的,包括癲癇、精神疾病,「我在那邊,有一段時間沒有辦法適應」, 吳思遠毫不諱言,曾埋怨過雙胞胎哥哥有健全的四肢,想去哪就能自由行動,自己卻需要輪椅代步,自問「為什麼要一輩子坐在輪椅上?」、「為什麼一輩子都要遭受他人異樣的眼光?」
 
吳思遠曾試圖輕生,希望走了後,人生能重來,不用那麼辛苦,「在我的書桌筆筒上,我放了一支美工刀,有次我打開美工刀,想說如果我從手這邊割下去,會有什麼效果?」理智線斷裂前,有個念頭阻止他,「我喜歡寫歌、作詞...,我還有很多事沒有完成」。
 
父親心疼兒子這麼辛苦,決心帶他走出來接觸人群,還創辦了「社團法人中華民國關懷心臟病童協會」,帶吳思遠與其他一樣有先天心臟病的小朋友接觸,參與冬令營、夏令營,甚至一起去開會,吳思遠當時很想證明自己與他人無異,還印製了名片,上頭印載學校名稱、姓名與電話,吳思遠在在強調唸書時,就已經在做一般學生不會參與的活動。
 
父親過世後,擔任看護的母親獨自照顧吳思遠的起居,改裝大門口、廁所為無障礙空間 ,「我吃飯比較不方便,可能桌子上會(打翻),媽媽會念,就會有爭執」,曾痛罵過吳思遠是「垃圾」,但他明白母親比一般家長來得更辛苦, 兩人的相處一度緊繃,只能靠磨合彼此調適。
 
「中午12點多出門,賣到晚上10點,一整天可能連1包都賣不出去」,吳思遠早已不是社會新鮮人,凡事都看得很淡然,除了街賣果凍,還曾擔任過信用卡的催收客服,開著車到處發傳單、賣塔位,吳思遠說,塔位其實很不好做,做沒多久後後有幸結識教會朋友,朋友便推薦他到街頭賣果凍,一賣就超過10年
 
擺攤的歷練五味雜陳,在街頭什麼人都看過,吳思遠最看不慣的是好手好腳在路邊討錢的乞丐,「有一個人固定在百貨公司門口隨機找路人要20、30塊零錢」,有次他主動搭話,問他情況,對方說「沒錢吃飯」,他忍不住回「你沒錢吃飯,是要我幫你買便當嗎?好手好腳卻不找工作,那我在街頭賣果凍賣得要死,這樣合理嗎?」對方聽完面紅耳赤。
 
吳思遠目前的每月收入約28K,除了擺攤外私下還安排許多活動,參加宗教團體、 「不想一個人吃飯」商務社團,甚至自費掏500元餐費,跑業務飯局,積極遞名片,努力拓展人脈,讓自己生活填滿,日前他也親赴桃園一家教養院,關心行動不便的孩童,他感嘆:「我現在有能力擺攤,可以有收入,這一路走來不容易,也想幫助別人。」(突發中心朱姵慈/台北報導)

吳思遠(果凍哥)
年齡:35歲
學歷:桃園啟智學校
經歷:賣塔位、信用卡催收客服、信貸電話客服
現職:賣1袋100元的蒟蒻果凍
擺攤時間:
星期一公休
星期二到星期六12:30-23:00
白天西門捷運站台北車站、饒河夜市
晚上永和樂華夜市

發稿時間00:00
更新時間21:00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微視蘋】「面師」林自賢巧繪神威八家將 妙筆神手還能做麵包
【人生轉角】復健醫師救癱犬 身薪殆盡墜地獄

《蘋果》採訪那天,吳思遠特別穿上西裝,在西門捷運站叫賣果凍。朱姵慈攝
《蘋果》採訪那天,吳思遠特別穿上西裝,在西門捷運站叫賣果凍。朱姵慈攝

吳思遠說,「中午12點多出門,賣到晚上10點,一整天可能連1包都賣不出去」。朱姵慈攝
吳思遠說,「中午12點多出門,賣到晚上10點,一整天可能連1包都賣不出去」。朱姵慈攝

吳思遠從小學開始,座位都會被安排在末排角落,他嘆息,從國小開始就被老師排擠,「因為行動不方便啊」。朱姵慈攝
吳思遠從小學開始,座位都會被安排在末排角落,他嘆息,從國小開始就被老師排擠,「因為行動不方便啊」。朱姵慈攝

提及曾想輕生,希望人生能重來,吳思遠紅了眼眶。朱姵慈攝
提及曾想輕生,希望人生能重來,吳思遠紅了眼眶。朱姵慈攝

吳思遠毫不諱言,曾埋怨過雙胞胎哥哥有健全的四肢,想去哪就能自由行動,自己卻需要輪椅代步。吳思遠提供
吳思遠毫不諱言,曾埋怨過雙胞胎哥哥有健全的四肢,想去哪就能自由行動,自己卻需要輪椅代步。吳思遠提供

父親心疼兒子這麼辛苦,決心帶他走出來接觸人群,還創辦了「社團法人中華民國關懷心臟病童協會」,帶吳思遠與其他一樣有先天心臟病的小朋友接觸。吳思遠提供
父親心疼兒子這麼辛苦,決心帶他走出來接觸人群,還創辦了「社團法人中華民國關懷心臟病童協會」,帶吳思遠與其他一樣有先天心臟病的小朋友接觸。吳思遠提供

吳思遠就讀桃園啟智學校,坦言「我在那邊,有一段時間沒有辦法適應」。吳思遠提供
吳思遠就讀桃園啟智學校,坦言「我在那邊,有一段時間沒有辦法適應」。吳思遠提供

吳思遠目前的每月收入約28K,除了擺攤外私下還安排許多活動。朱姵慈攝
吳思遠目前的每月收入約28K,除了擺攤外私下還安排許多活動。朱姵慈攝

吳思遠擺攤的歷練豐富,在街頭什麼人都看過,吳思遠最看不慣的是好手好腳在路邊討錢的乞丐。朱姵慈攝
吳思遠擺攤的歷練豐富,在街頭什麼人都看過,吳思遠最看不慣的是好手好腳在路邊討錢的乞丐。朱姵慈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