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全聯先生的意外人生 邱彥翔

出版時間:2019/02/26 00:30

作者/蔡育豪

約「全聯先生」邱彥翔在藍月電影製作公司會議室訪問,我提前半小時到,他提前20分鐘到,帶著3歲小女兒。「我先餵她吃飯,很快。或者也可以同時進行。」

「請妳過來、請妳吃飯、請妳不要亂跑,謝謝!」我等他專心餵孩子時發現,他跟女兒說話時輕聲細語,但又正經八百,而且都會加個「請」字。我忍不住問:「你跟孩子都是這樣講話的嗎?」

有兩個幼女的邱彥翔說,他當然還是會有理智斷線的時候,但心情沉澱一下,會馬上向孩子說對不起,「我希望她們習慣聽到『請、謝謝、對不起』,久了她們也會這樣說話、尊重別人。」他說,他是以尊重的出發點跟孩子們對話。

小女孩很快吃完半個便當,藍月的員工湘湘貼心地帶著她離開會議室擇處消磨時光,好讓這場專訪開始。

「你會去全聯消費嗎?會被認出來?」我就直接破題了!

邱彥翔臉上閃過一絲微笑,攝影同事的相機快門立即捕捉到在全聯廣告中永遠看不到的笑容。

「會去啊!」他說,基本上他不會在第一時間被認出來,大部份是在結帳時,收銀員會先愣一下再敬業地繼續結帳,等他結完帳走到打包區時,收銀員才會跟隔壁櫃的同事低聲說:「是全聯先生耶!」不然就是在買東西時有其他顧客發現,他們會露出狐疑的眼光,看了又看他是真的還是假的,最後要求合照。

維基百科寫著邱彥翔是新北市金山人,他澄清說:「我是桃園人啦!在地出生,國小國中都在桃園完成學業。」他說,他國中時的成績不是普通爛,是非常爛,爛到高中聯考滿分700,他只考了200多分,別說高中,連五專都沒一所可上。

他到學校拿到成績單後不敢回家,請同學收留。隔天就被父親找到,「完了,我以為會被父親海扁,但沒有。他騎車載我去三峽烤肉,回家的路上我一直掉眼淚一直都在哭。因為我預期父親會罵我,卻一句也沒有。」

沉澱一晚後,邱彥翔知道有幾個同學要重考,徵得父母同意後,到台北念國四班。一年後,他還是沒考好,錄取黎明工專(現改制黎明技術學院)機械科,不過他說:「我從小就喜歡把鬧鐘、收音機、玩具、自行車、機車拆開組裝,所以也算是我喜歡的科系啦!」

「其實小時候我最想要做的工作跟職業,是太空人。」邱彥翔說,他國小時候成績還算OK,老師會提供《牛頓》雜誌做獎勵,看多了就立志要當科學家之類的。但上了國中被分到後段班,開始叛逆,拚命打架、翹課、翻桌嗆老師。

「我沒很壞啦!就是貪玩,警告、小過不斷,下課就去訓導處罰站。」邱彥翔說著說著哈哈大笑。

或許在那段年少輕狂的日子,他從沒想到有天自己會成為全台灣消費者最「面」熟能詳的人物。

五專畢業、服役退伍,邱彥翔順利應聘上汽車修理廠的零件專員、台北捷運檢修工程師,「捷運公司是一份很不辛苦、待遇福利很好的工作,天天都是標準的SOP。」但他覺得那不是他想要的生活,半年後,轉職去汽車代理商的售後服務部和行銷部,工作4年後,代理品牌被其他車廠拿走,他被遣散,失業。

邱彥翔說,他有一天漫無目的地在台北街頭閒晃,遇到在車廠行銷部曾有幾面之緣的廣告教父孫大偉,孫大偉問:「最近在幹嘛?」他回:「沒有工作。」孫就說:「那明天來公司找我。」

說來有點莫名其妙,邱彥翔的人生就這樣轉彎甩尾,走進廣告界。

「對了!」他突然想起來說,在當兵時他就曾看過孫大偉主持的電視節目《廣告也瘋狂》,退伍後曾到政大廣告系旁聽,希望可以考插大進去,「但什麼都聽不懂,完全什麼都聽不懂!」邱彥翔再度大笑。

在孫大偉的廣告公司,邱彥翔沒有掛任何職務,什麼都做,他雖然常因不懂而挨罵,卻學到很多東西。一年後,公司縮編,以「需要馬上可以打仗的人」,解僱資遣邱彥翔。

2002年邱彥翔進入另一家廣告公司,4年後他再度被無預警的資遣。

「心情超沮喪的!我沒有覺得我做不好。」邱彥翔說。那時候他幾乎是一個禮拜只回家一天,都以公司為家,面對這番遭遇,難免幾分憤意難平。

當時的女友鼓勵他走出門外,建議他去教衝浪,兩人合資買了衝浪板,在新北市金山海邊搭起帳蓬,出借衝浪板及教導基本動作。「我不是衝浪教練喔!」邱彥翔趕緊補充,他只是曾在墾丁學過20多天的衝浪,他在金山只是分享衝浪這個好運動。

不過,邱彥翔活用5年廣告行銷的經驗,打出「初體驗只要半價」行銷策略,成功招攬多數的新手,爆棚到讓其他店家眼紅。

在金山沙灘度過4個暑假,有天邱彥翔接到一通邀約廣告試鏡的電話。「不要開玩笑了啦!」他這樣回答。對方也誠實地說:「你不在導演的建議名單內,就純粹是幫忙一下,湊個人數。」

他依約前去,穿西裝照著設定、面無表情試了幾句台詞,隔沒幾天就收到通知要正式開拍。「全聯福利中心豪華旗艦店開幕篇,這是我第一支廣告。」邱彥翔說,導演是羅景壬,當時羅景壬說:「沒想到會是你。」

台灣廣告圈子小,邱彥翔和羅景壬雖然認識,卻從未合作過,邱彥翔意外地從幕後走到幕前,彼時鏡頭前鏡頭後的兩人都沒想到,這系列的廣告一拍13年。

至於他為什麼會被選中代言,他說,據他了解,是客戶挑中他,至於被選上的原因,「全聯也沒解釋」。

邱彥翔回憶第一支廣告片的拍攝現場,很不好意思地說,超緊張的,NG好多次,尤其羅導是用底片拍,不知浪費了多少底片和工作人員的時間,「一分鐘的廣告拍了8小時吧,我超囧的!幸好客戶覺得效果蠻好的。」

邱彥翔因這支廣告成為全聯福利中心固定演員,表情冷峻、不苟言笑的形態,從一年1支到5、6支,甚至有一年拍了20多支。

「全聯先生」就這樣被媒體套在他身上。但私底下,邱彥翔坦白說:「我從來沒有、也不敢自稱『大家好,我是全聯先生』,因為這是屬於客戶的。」

邱彥翔補充說,小孩在2歲左右就發現「電視機裡有爸爸耶!」會指著電視叫「爸爸!」或是在外面看到廣告看板說:「那是爸爸!」

「我都會告訴她們,那是爸爸沒有錯,但那是爸爸的工作。我是你的爸爸,不是那個人。」他的大女兒最近開始上幼稚園,童言童語的同學會竊竊私語討論:「全聯先生是妳爸爸喔?」「我還是告訴她,因為妳同學不認識我,才會這樣叫我,妳不必有特別的反應,我就單純是你爸爸而已。」

拍了13年廣告,邱彥翔如今NG的次數少很多,但難免會有卡詞、豬肉講成牛肉的小狀況。「雖然我被框在這個固定角色中,少了其他角色的廣告參與,但我喜歡這份工作。」

除了被稱呼「全聯先生」,也有人也讚譽邱彥翔是台灣版的「豆豆先生」(英國喜劇泰斗羅溫艾金森RowanAtkinson的劇集名稱)。邱彥翔有點結巴地說:「沒有啦,Mr.Bean比較厲害,而且厲害太多。真的謝謝大家恭維啦!」

「你自覺得挑戰性最大的哪一支廣告?」我問。

邱彥翔歪頭想了一下說,廣告比較簡單,「有次接拍MV《第二人生》,開拍前一天開會才知道除了我要飾演警察、醫生、夜市叫賣哥、房仲、計程車司機等角色外,另有一場裸奔的鏡頭。那天清晨是寒流下雨,基隆外木山風又大,但都答應了,不可能退縮,那就『失氣』(台語:丟面子)。」

最後,他豪氣的把衣服脫了,只在重要部位用衛生棉和魚線綁緊,就上場跑了。魚線邊跑邊鬆脫,還遇到晨運的民眾……跑了6、7趟,最後在MV結尾出現背部全裸。

2016年邱彥翔和友人合組公司,製作網路戲劇《空姐忙什麼》,置入一些客戶需求的商品,引起很大的迴響與好評。在這個劇組裡,邱彥翔除了擔任演員,也參與內容企畫,這點他很感謝身為空服員的妻子,提供許多真實案例。

「我跟太太並不是在飛機上認識,是在朋友婚禮的afterparty,我喝醉酒睡醒後,開始吃牛肉麵,發現她也在現場,交往2年多才結婚。」邱彥翔說,他是認識妻子後才了解空服員真的是很辛苦、高風險的工作。

「如果不拍廣告了,你會去做什麼或想做什麼?」

「我還真沒想過耶。」邱彥翔坦白說道。然後沉思片刻,抬頭說,以前曾想去德國待個一年學修車,把自己的車子弄到想要的樣子。但是現在有小孩,即便是想做的事情,也要等5、6年之後了吧!

「對了,我想去考個賽車手的執照,參加小小的賽車比賽,圓一個職業賽車手的夢。」邱彥翔說,太空人可能沒辦法了,看有沒有機會去NASA總部(美國太空總署)參觀一下就夠了。

訪談結束,邱彥翔看到我終於關掉錄音機,他拿起小女兒吃剩的半個便當,繼續扒完。表情嘛……沒有。

邱彥翔
1973年生於桃園
已婚,育有二女
黎明工專畢業
被稱為「全聯先生」、台灣版豆豆先生
2006年開始當廣告演員,以「面無表情」定位,至今拍過上百支廣告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2019韓系穿搭8重點 關鍵二字瞬間歐逆
今天買《蘋果日報》 送金車噶瑪蘭威士忌、花間集獨家優惠
身材火辣D乳SG 雙手比愛心好萌喔

全聯先生小時想當太空人,大專唸機械,入行廣告完全是意外。方萬民攝
全聯先生小時想當太空人,大專唸機械,入行廣告完全是意外。方萬民攝

因在車廠行銷部和廣告教父孫大偉有過幾面之緣,邱彥翔走入廣告界。方萬民攝
因在車廠行銷部和廣告教父孫大偉有過幾面之緣,邱彥翔走入廣告界。方萬民攝

在廣告公司被資遣後,邱曾到金山教人學衝浪,半價體驗讓顧客爆棚。方萬民攝
在廣告公司被資遣後,邱曾到金山教人學衝浪,半價體驗讓顧客爆棚。方萬民攝

不拍廣告,邱彥翔期許能考賽車手的執照,參加賽車比賽。方萬民攝
不拍廣告,邱彥翔期許能考賽車手的執照,參加賽車比賽。方萬民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