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被看見的人1】「不怕手腳斷、只怕沒錢賺」 逃逸移工悲涼發財夢

出版時間:2019/02/28 21:00

外籍移工在台人口去年10月底突破70萬大關,移民署統計,目前至少有5萬名失聯移工滯留在台,非法身分必須四處藏匿,衍生滯台期間可能從事違法(規)活動、非法工作,甚至成為人口販運被害人,形成社會治安隱憂問題,為追溯原因,《蘋果》採訪2名來自越南的失聯移工阿昌與阿南,為何捨棄合法身份冒險逃逸、討論打黑工的艱辛,「不能被看見的人」如何規避查緝。
 
阿昌(27歲)來自越南南部的鄉下省分,有6個兄弟姊妹,4個還在家鄉唸書,聽聞來台灣工作能發財,阿昌向親友借錢、銀行貸款找仲介,仲介起初說明會引薦他到台灣的螺絲工廠,稱「一天加班2小時」,且已經有10名越南人在做,不用擔心。
 
阿昌實際來台後,不僅行業不同,來到塑膠、裝潢工地,工作內容與當初談的不一樣,更沒有10名越南人,但「既來之,則安之」,阿昌抱持著都花錢來了,就要趕快賺錢幫忙家裡,埋頭苦幹,貼好磁磚再說。
 
沒有加班費,阿昌盤算每個月1萬200元的薪水,貸款的6千美金仲介費、扶養親人的壓力成天縈繞心頭,光想還清來台繳納的費用,都不知道多久,遑論是賺錢,阿昌心一橫想著「越快還完錢越好」,合法工作半年後,決定冒著隨時被遣返的風險逃跑。
 
透過以前的同事介紹,阿昌找到日薪1300元、包住、包吃的「批土」工作,工程結束後再搬幾個月的鋼筋,現在從事裝潢,日薪可達台幣1900元,月收入至少44K,平均匯3萬台幣回家,供家人生活、弟弟妹妹教育基金。
 
阿昌現在的老闆是名50多歲的阿伯,阿昌形容阿伯就像是他「第二個爸爸」,阿昌說,「有什麼工作,老闆都會交代給我」,雖然彼此語言不通,但老闆請託阿昌做事時,態度也很好,不像之前雇主有用吼的,2人相處沒有嫌隙。
 
目前阿昌在台灣已經待了4年多,對阿昌而言,萬一做工手腳斷掉沒有辦法去醫院治療,不算什麼,他只怕沒工作做、沒錢賺,曾多次目睹同伴被抓走,「很擔心害怕,想著什麼時候輪到我」,所以這幾年在台灣,連藥局都不敢踏入,感冒藥、痠痛貼布都是父母從越南老家寄來。
 
阿昌是失聯移工典型的案例,而另名受訪的失聯移工阿南(23歲),背景相當特殊,他來自越南義安省,高中畢業之後,曾跟著教會免費到菲律賓、寮國、泰國、緬甸當偏鄉志工,就讀胡志明市某大學建築系1年後輟學,「當地很多大學生畢業找不到工作,越南年輕人沒有機會發展」,阿南聽聞台灣一個月能賺1千美金,3年前興沖沖申請來台,來到桃園的馬桶工廠。
 
阿南回憶,當時的居住環境非常惡劣,工廠因要烘乾馬桶,沒有空調,房間常溫37度C以上,月薪更被分為兩次領,每月5號(台幣1萬元)與21號(台幣5到7千),公司每月留3千元,自己再付給仲介1800元當服務費,能匯給家人的錢屈指可數,指望加班費多一點呢?大夥幾乎月加班60小時,卻沒有加班費,13位移工認為不合理,集體罷工,與仲介、雇主協商失敗,不少移工選擇不加班,雇主便殺雞儆猴,直接把1名移工遣返回國,阿南見狀深夜打包行囊離開,第一份工,做了10個月。
 
阿南驅車前往在新莊的友人商量,1個多月後,終於找到貼磁磚的工作,日薪1200元,還包吃住,案子結束後,阿南因反應快被人賞識,勝任外牆裝潢的小師父,日薪翻倍2300元,他驕傲的說,台北信義區貴婦百貨的外牆,自己也有參與,現在他平均月收入達台幣5萬,1千美金還能寄回家。
 
目前阿南隱藏身分,租雅房在信義區,不再需要住工廠,初嚐能擁有「選擇」的自由,他不禁感嘆「逃到外面,老闆非常好,想做甚麼就做。」與阿南相戀1年多的台灣女友小劉(20歲)說,「我知道他們被生活所逼,所以才這樣做(逃跑),不是他們情願的。」
 
話雖如此,2人的關係還不能讓小劉父母得知,「他隨時有可能被抓,我也不知道,就1天當1天過,如果被抓了,我就去越南找他」 浪子,什麼時候要回頭?阿南與阿昌不約而同回答,「等到錢賺夠了」,就會主動向警方表明身份,返鄉回家。(突發中心朱姵慈/台北報導)

出版時間00:00
更新時間21:00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不能被看見的人2】晝伏夜出居無定所 山區工寮成黑工藏匿熱區
【不能被看見的人3】養老鼠咬布袋 外籍看護熟悉雇主作息後捲款逃逸
【不能被看見的人4】5百人要抓5萬人 移民署:難度很高
【不能被看見的人5】找移工看仔細 雇主最高可罰75萬
【不能被看見的人6】鑽制度漏洞打黑工 逃逸移工年賺200億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狼辯沒拍到長裙妹褲底 檢出大絕秒讓他現形
小5生漏接棒球遭稱「垃圾」 導師竟帶頭言語霸凌
「找個安靜場所詳談」 櫃姐求明牌竟陪人夫進摩鐵

阿昌(27歲)來自越南南部的鄉下省分,聽聞來台灣工作能發財,阿昌向親友借錢、銀行貸款找仲介。朱姵慈攝
阿昌(27歲)來自越南南部的鄉下省分,聽聞來台灣工作能發財,阿昌向親友借錢、銀行貸款找仲介。朱姵慈攝

阿南(23歲)聽聞台灣一個月能賺1千美金,3年前興沖沖申請來台,來到桃園的馬桶工廠。
阿南(23歲)聽聞台灣一個月能賺1千美金,3年前興沖沖申請來台,來到桃園的馬桶工廠。

阿南回憶,當時的居住環境非常惡劣,工廠因要烘乾馬桶,沒有空調,房間常溫37度C以上,月薪更被分為兩次領。朱姵慈攝
阿南回憶,當時的居住環境非常惡劣,工廠因要烘乾馬桶,沒有空調,房間常溫37度C以上,月薪更被分為兩次領。朱姵慈攝

阿南逃逸後因反應快被人賞識,勝任外牆裝潢的小師父,日薪翻倍2300元,他驕傲的說,台北信義區貴婦百貨的外牆,自己也有參與。朱姵慈攝
阿南逃逸後因反應快被人賞識,勝任外牆裝潢的小師父,日薪翻倍2300元,他驕傲的說,台北信義區貴婦百貨的外牆,自己也有參與。朱姵慈攝

目前阿南隱藏身分,租雅房在信義區,不再需要住工廠,還有個台灣女友。朱姵慈攝
目前阿南隱藏身分,租雅房在信義區,不再需要住工廠,還有個台灣女友。朱姵慈攝

阿昌現在從事裝潢,日薪可達台幣1900元,月收入至少44K,平均匯3萬台幣回家,供家人生活、弟弟妹妹教育基金。朱姵慈攝
阿昌現在從事裝潢,日薪可達台幣1900元,月收入至少44K,平均匯3萬台幣回家,供家人生活、弟弟妹妹教育基金。朱姵慈攝

阿昌形容阿伯就像是他「第二個爸爸」,阿昌說,「有什麼工作,老闆都會交代給我」,雖然彼此語言不通,但老闆請託阿昌做事時,態度也很好,不像之前雇主有用吼的,2人相處沒有嫌隙。朱姵慈攝
阿昌形容阿伯就像是他「第二個爸爸」,阿昌說,「有什麼工作,老闆都會交代給我」,雖然彼此語言不通,但老闆請託阿昌做事時,態度也很好,不像之前雇主有用吼的,2人相處沒有嫌隙。朱姵慈攝

阿昌還有攝影長才,存錢幫自己買了台相機。朱姵慈攝
阿昌還有攝影長才,存錢幫自己買了台相機。朱姵慈攝

目前阿昌在台灣已經待了4年多,對阿昌而言,萬一做工手腳斷掉沒有辦法去醫院治療,不算什麼,他只怕沒工作做、沒錢賺。朱姵慈攝
目前阿昌在台灣已經待了4年多,對阿昌而言,萬一做工手腳斷掉沒有辦法去醫院治療,不算什麼,他只怕沒工作做、沒錢賺。朱姵慈攝

阿南與阿昌都回答,「等到錢賺夠了」,就會主動向警方表明身份,返鄉回家。朱姵慈攝
阿南與阿昌都回答,「等到錢賺夠了」,就會主動向警方表明身份,返鄉回家。朱姵慈攝

阿南的台灣女友小劉說,「他隨時有可能被抓,我也不知道,就1天當1天過,如果被抓了,我就去越南找他」。朱姵慈攝
阿南的台灣女友小劉說,「他隨時有可能被抓,我也不知道,就1天當1天過,如果被抓了,我就去越南找他」。朱姵慈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