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人物】王威晨的堅持 從掰咖到單季44盜

出版時間:2019/03/02 08:00

身為一代兄弟象名將王光輝之子,王威晨的棒球路走得並不順遂,父親可以教他打棒球,但無法保證指引一條一定正確的道路,2015年的中職選秀,他在第13輪才被中信兄弟挑戰,簽約金只有30萬元,因為順位太低,沒有多少人看好他,還有不少耳語是,能被選還是因為父親,不少球迷都稱呼他「二世」,所有的一切,父親的影子都在。

但這種處境,這樣的壓力,王威晨從小就有,早就習慣、見怪不怪了,對他來說, 這些都可以承擔,也知道如何應付,真正讓他人生遭遇重大挫折,甚至造成棒球路子倒退的,是大二時一次滑壘所造成的嚴重骨折。

王威晨說:「其實我心中不太願意去回想,但是它很嚴重,畢竟受傷後,總共開了3次刀,因為…就都斷了嘛,的確對我生涯有嚴重的落後,太多的影響,包括成績,包括心理,這些所有的全部都影響到。」

巧的是,王威晨在輔仁大學大二對嘉義大學比賽受傷導致左腳踝內側脫臼、外側韌帶撕裂的那一場比賽,王光輝也在。

「什麼都斷了」,枴杖撐1年

王光輝回顧那一天,情緒滿滿地說:「當時我在輔大當助理教練,那天剛好是我帶隊,到新竹比賽,說也奇怪,一個教練提出去的名單,王威晨是打第3棒,另一個教練提出去的名單,是打第4棒,那天就造成這樣很矛盾的關係,記得二壘有人,他打第3棒,結果他打一支安打,得分進來,第1局,後來對方教練抗議,說名單是打第4棒,二壘跑者只好跑回去,第3棒出局了,第4棒又換王威晨,對方本來是右投手,王威晨是左打,對方馬上換左投,結果又被打安打,又得1分。」

單局「另類」敲2安、2打點的經驗可遇不可求,但隨後的狀況,卻讓父子倆永生難忘…

「後來到了第7、8局,我記得他在一壘,一、三壘有人,我跟王威晨說,你要防止雙殺,滑壘時小心一點,他說好,好巧不巧,真的打到內野,他也真得要滑壘,滑下去之後,這一分進來,三壘跑者得分,他的隊友跑一壘safe,他就坐在那邊,我就想說腳扭到沒關係,叫人家抬回來。」

但王威晨卻還待在二壘邊不動,王爸說:「不對咧,5分鐘、10分鐘還蹲在那邊,後來腳趕快冰一冰,發現更嚴重,要馬上送到醫院,後來我到了醫院,結果那個冰塊一拿下來,發現腳掉下來了,韌帶斷了,都掉下來了,我差點昏倒。」

既然這麼嚴重,就必須馬上開刀,但急診室的開刀房剛好又有病患在用,臨時換到其他醫院,也不保證能馬上動手術,父子倆只好等,王光輝說:「我就用一個方式,把他腳抬起來,一直打他臀部,他說:『爸爸,很痛!』我說爸不會很痛是你的腳很痛,我就跟他開玩笑,一直打一直打,轉移他的注意力,後來不知過了幾分鐘,開刀室有人,就繄急送進去開刀。」

動完手術,王威晨一整年都拿著枴杖上課,王爸告訴兒子,棒球不是只有短短的一年,還有很長籌時間,「我想他應該蠻辛苦的,拿著拐杖走一年的路,那次是開完刀,鋼片在骨頭裡面,等到骨頭癒合之後,還要再開一次,把鋼片取出來。」

「當時自己並沒有很專注在球場上,因為在球場上必須用百分之百的專注力面對所有你要做的動作,當時就是沒有嘛。」王威晨回憶受傷的時刻,心情仍顯得激動,「所以造成了這麼嚴重的受傷,很痛苦,很痛苦,受傷的痛,復健也痛,開完刀也痛,什麼都痛。」

但也畢竟已是2010年大專棒球聯賽時候的事了,已過了8年多,雖然沒有那次受傷,不會等到24歲進職棒,不會到了去年才當國手(中職聯隊對抗日職聯隊),但這次慘痛的經驗,卻也讓王威晨的心理強韌度,磨得更加堅韌,「其實也讓我上了一課,就是還是要靠自己,最後我還是靠著自己的力量,一個人往上爬,好像一個新手完全不會打棒球的,重新來過,能到現在這樣,很感謝自己,大家都練完了,我一個人重新要克服這些心理障礙,我自己去做,我相信有很多同樣受傷經驗的人,我也挺得過來,我相信大家都有辦法跟我一樣,最後還是克服了自己的心理障礙。」

就因為受傷,球技發展固然倒退,但一旦想開了,心態卻也大幅成長,4年前選秀會一直到第13輪才被挑中,並沒有讓他退縮、不打職棒了。而這個選秀順位,已是中職史上倒數第2,最末順位的是同樣在2015年由中信兄弟在第14輪挑中的外野手許皓傑,而他已在去年球季結束後被解約,王威晨的選秀順位最低的一軍出賽紀錄,恐怕會持續很久。

第13輪選秀的奇蹟

「在退伍的時候,爸爸就是(國訓)總教練嘛,爸爸有說要不要就去台電或合庫,其實那時候他們教練都有跑來問有沒有這個意願,可是我可能是因為爸爸從小都在球場上,我也有去現場看,我喜歡那樣的環境,那樣的氣氛,我覺得我有辦法去享受這個舞台。」

但職棒不是說進就進,能力、心態與心理準備要達到一定程度,王威晨說:「要進入這個舞台,包括站上去那個舞台,很跌跌撞撞,這是經過了很多壓力,我是誰的兒子的壓力啊,會不會怎樣打不好啊,會不會更硬選進來的啊,很多輿論壓力,可是我就覺得我有辦法,我有辦法享受這個舞台,有辦法享受在這個職業舞台比賽的感覺。」

王威晨一心打職棒,王爸說:「我說,職棒,你確定嗎?我想說,你去台電,當個穩定的公務人員就好,他說要挑戰,我說這個環境不是那麼簡單喔,只有4個隊,人才又多,我說你憑什麼跟人家競爭?後來他還是要去選,我說OK,但也許你的選秀順位可能會在後面,因為之前球探王金勇有透露,他說賢拜,前面大家都會選馬上可以用的選手,不然後面再看看,我就說好。」

選秀會時,父子倆都盯著轉播看,王光輝說:「看到第6、第7輪沒有,我就說完蛋了,終於在第13輪選了內野手王威晨,我說好,就安心了。但那時候有人跟我說,你兒子到第13輪才選上,我說,怎樣呢?他們說,那簽約金什麼的,到第13輪應該是人家不要的,人家有的到第10輪就不選了,不久他就打給我,說爸爸,第13輪,我說第13輪又怎樣?你看鈴木一朗、普霍斯(Albert Pujols),他們是第幾輪選到的?你有實力,你怕什麼?有些第一指名的,甚至日本職棒有第一指名的進去了,1年2年就沒看到了。」

選秀完談簽約時,王爸建議王威晨自己談約,「他說一些選手都有經紀人,我說不用,你自己去談談看,對你的長官要練習講話,對到老闆,要怎樣比較好,不用透過其他人,這也是你的訓練之一。目前為止,OK啦,希望他能比我更好一點。」

從大二嚴重骨折,到職棒選秀第13輪的奇蹟,王威晨不只站穩一軍,入選明星賽,並以單季44次盜壘成功,拿下年度盜壘王,去年季後代表純本土選手的中職聯隊,擊敗「侍JAPAN」日職聯隊,王威晨認為自己能破繭而出,沒有什麼特別的招術,唯有不斷地堅持。

「我進入了職業後,好像到了另一個棒球層級去打球,心態要重新調整,不是像業餘那樣壓力沒有這麼大,當時在威達還有在當兵的那段時間,學了很多,因為受傷重新來過,所以學到好多,好像新手那樣重新學,然後進入第13輪,進入兄弟,進去之後也一直待在二軍嘛,但就一定覺得我可以站上一軍先發的舞台,心理很重要,心態很重要,心態一定要夠堅強,夠堅持,才有辦法站在舞台上,去表演,去享受你的工作,我相信每一個人都可以,就是要堅持才有辦法。」

(謝岱穎/新北報導)

王威晨走出傷痛造成的陰影和低潮,是靠自己。陳堯河攝
王威晨走出傷痛造成的陰影和低潮,是靠自己。陳堯河攝

王光輝親眼看到兒子受傷:「 腳掉下來了!」陳堯河攝
王光輝親眼看到兒子受傷:「 腳掉下來了!」陳堯河攝

王威晨在眾人不看好的狀況下,逆勢成長為中信兄弟主力野手。陳堯河攝
王威晨在眾人不看好的狀況下,逆勢成長為中信兄弟主力野手。陳堯河攝

王威晨。陳堯河攝
王威晨。陳堯河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