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祖德:酒駕肇事勿縱放 立法院別打假球

出版時間:2019/03/04 00:05

李祖德/台北醫學大學前董事長

100人、10萬多件,這是去年酒駕肇事致死及遭取締的件數,難怪人民對酒駕惹禍十分憤怒。為遏阻酒駕,法務部近日研議將酒駕肇事者的刑責,朝「加重公共危險罪」或「不確定故意殺人」的方向修法。蔡英文總統也公開宣示,降低酒駕是政府的責任。藍綠立委更已提出《刑法》第185條之3的修正草案,高達10案之多,內容包括酒駕致人於死應處無期徒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有的甚至主張應處死刑、無期徒刑或12年以上有期徒刑。

朝野立委看似達成共識,贊成修法以嚴懲酒駕。但值得觀察的是,立委的修法提案可能只是打假球的障眼法。因為早在2016年就有立委提案,建議對於10年內再犯的酒駕者加重三分之二刑期或其他嚴刑峻罰的方案。但是,立法院如果不將這些法案排入議程並積極討論,酒駕重罰的草案終究只會在原地踏步,修法以保障人身安全的美意也將只是虛晃一招。

我們不願懷疑,有的立委怠於修法,是因為擔心親友甚至自己有朝一日成為酒駕肇事的當事人。惟應切記,拖延時程的立法者,無異就是酒駕猖獗的共犯。

對於「酒駕重刑」持反對意見者振振有辭。有的認為酒駕者不具殺人故意,有的認為重懲酒駕違反「以德報怨」的美德,有的認為以殺人論處將導致刑罰體系失衡。本文無意指摘酒駕者是故意撞人。但是,酒駕者如果在學童放學時間,闖紅燈而撞死行經斑馬線的無辜學童,此種行為已經不是單純違反交通規則,而是對於他人生命的輕忽(regardless)。現行法律對於酒駕傷亡行為的懲處太輕,正是肇因於輕乎他人生命的可貴。因此,對於酒駕致人死傷的修法,已是刻不容緩的重大議題。

嚴懲,當然不是遏止酒駕的唯一方法。從酒駕件數居高不下,顯示現行酒駕罰則的成效有限,主管機關宜參酌外國立法而制訂完整的配套措施。例如,日本酒駕致死最重刑期為20年,且乘客須與車主負擔連坐責任。大陸公務員一旦酒駕遭查獲,一律撤職。

美國法規更為嚴格,有許多州已將血液酒精濃度標準從0.08%降到0.05%。即使酒駕未肇事,也列為「前科」;其所駕駛的車輛且須安裝「酒精鎖」,一旦車內偵測到酒味就無法啟動車輛;肇事車主的汽車保險費將被提高數倍,且須裝掛特別車牌,並限制特別時段才能開車。有些州對於酒駕的初犯,處以1周至6個月的監禁。酒駕累犯則須到「酒駕法庭」接受「監督戒治方案」,才可能換取「緩起訴」或「折抵刑期」。7年內有3次酒駕遭逮的紀錄者,甚至可能被以二級謀殺罪起訴。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國外的法規及相關配套方案值得借鏡。台灣當務之急乃是盡速通過立法,以嚴懲來遏阻酒駕慣犯上路。針對酒精成癮者,需要強制施以戒除治療課程。政府機關也可考慮以行政命令禁止公務人員飲酒駕駛,公司則可藉人事規章對酒駕員工課以懲處。總之,惟有多管齊下,才能有效嚇阻酒駕肇事,降低無辜傷亡的憾事。

生命無價。衷心期許立法院切勿打假球,務要早日通過嚴懲酒駕的法案及配套措施,則人民甚幸,國家甚幸。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