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日本】沈家銘:川金會後 日本與兩韓關係

出版時間:2019/03/05 00:08

日本特派員:沈家銘/京都大學法學研究科博士生

第二次川金會成為世界關注的焦點,日本雖非參與國,但早在2月22日主管東亞事務的亞洲大洋洲局長金杉憲治以及處理北韓綁架議題的內閣官房官員便前往越南河內,與美韓官員進行接觸。

日本將解決北韓綁架日本人的議題、無核化與洲際飛彈聯結在一起,主張堅持完全、可驗證、不可逆的無核化(CVID)朝核政策,才能解除對北韓的經濟制裁。1998年北韓試射大浦洞一號飛越日本領空墜落太平洋,被稱作「大浦洞震撼」,北韓一直被日視為安全主要威脅。

日本與南韓雖然沒有軍事同盟的條約,但駐韓美軍(USFK)與駐日美軍(USFJ)卻同屬在美國東亞戰略。駐韓美軍現約有2萬8000人,駐日美軍則約有4萬7000人,其中韓戰停戰協定後成立的聯合國後方司令部,目前仍在駐日美軍橫田基地,聯合國軍隊與美軍是奠基在現實主義軍事嚇阻力能帶來和平的信念,在簽署和平條約前防止戰爭再度爆發。

美日韓因為基於對北韓的共同威脅認識下強化防衛合作。保守派的朴槿惠政權在2014年簽署《美日韓情報共有約定》,美日韓三邊共享情報,2016年更簽署《日韓軍事情報保護協定(GSOMIA)》,然而南韓進步派由於過去殖民時代的歷史傷痕,以及威權時代美國與軍事威權體制(朴正熙、全斗煥)合作的記憶,對於美日並不信任,進步派的太陽政策比較類似建構主義與自由制度主義。

1965年朴正熙在國內輿論的反對下與日本簽訂基本條約,完成日韓建交,同時簽訂《日韓請求權協定》,由日方提供3億美金無償貸款與2億美金有償貸款的經濟援助,雙方放棄請求權。當時美國正處在越戰高峰,需要同盟國日韓的合作,開發獨裁的朴正熙政府把經費用來興建浦項鋼鐵廠等基礎建設,「1965年體制」也是國際政治冷戰結構下的產物,然而日韓公民社會並沒有真正的和解,冷戰結構瓦解後,圍繞在歷史認識問題的爭議,反而使雙方陷入對立的民族主義。

南韓民主化後,過去被威權政府壓迫的進步派認為,請求權協定並沒有解決個人請求權的問題。韓國最高法院判決新日鐵住金、三菱重工須對殖民時代徵用工進行賠償並扣押企業資產,被日方視為動搖兩國關係的兩項條約基礎,南韓進步派則認為是把過去的不正義轉為正確。

文在寅上台後強調歷史立刻重建,並逮捕了保守派朴槿惠時代的大法院院長,追求善惡的韓國與遵守國際法條約的日本,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針對慰安婦議題針鋒相對,並訴諸國際輿論戰。日前南韓驅逐艦與日本海上自衛隊發生火控雷達的照射事件,更讓日韓防衛合作埋下陰影。日本外務省韓語組(Korean school)出身的日本駐韓前大使武藤正敏便認為,在處理北韓問題情勢不明朗下,日本與南韓關係的惡化令人擔憂。3月中旬美日韓三邊外交事務次官會議預計在華府舉行,強化美日韓在北韓政策的一致性與日韓關係的改善,預計會是會議重點。

川普表示北韓無核化後,日本將提供經濟援助。雖然日本保守派一向對與獨裁政體北韓交往持反對立場,但日本外務省卻是以1965年的日韓模式來處理未來日朝關係的正常化。2002年小泉純一郎與金正日共同發表的《日朝平壤宣言》,便是建立在放棄請求權獲得日方經濟援助的基礎,最後因為北韓在綁架日本人議題民意的反彈而無疾而終。民主國家政治家必須面對國內選票的觀眾費用(audience cost)。日本與兩韓關係的進展都與國內政治脫不了關係,新古典現實主義強調民族主義中介變數的重要,在公民社會沒有真正和解前,安定的日韓關係將依舊無解。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