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屏東我驕傲,怎麼辦到的?

出版時間:2019/03/06 00:03

懷伍文/文字工作者

3月2日去屏東路上,聽說台灣燈會的參訪人次剛破千萬。

考量大鵬灣「地點偏僻、交通不便」的先天條件,這個數字讓人震顫,但其實不讓人意外。畢竟從2月中開幕以來,臉書上湧現對今年台灣燈會的讚嘆,早已成為一股「現象級」熱潮。人未親至,卻在臉書河道上看到諸如「intel無人機排字、海之女神、黑鮪魚主燈」等一系列讓人驚呼連連的亮點。

台灣燈會30年,記憶中已經很久不曾激盪出這種普遍的期待。此時,原本象徵「不便」的距離,也反而成為醞釀期待的一種浪漫。這次同行的文創設計界友人,有許多更像要去親自確認:這股魅力源頭為何?如何可能?

原因很多,這幾天湧現的各種文本也談了不少——展覽內容的美學高度、現場動線服務的規劃、縣府團隊跨局處努力、屏東鄉親的熱情投入等,都有讓人感動之處。但放在更大的時空結構中,這次燈會的成功有3個根本因素:

首先,很弔詭,正是這次燈會的「地理劣勢」。屏東燈會規劃之初,經濟部觀光局選在「大鵬灣」,許多人都不看好;據聞,連過去多次得標承辦台灣燈會的團隊也顯意興闌珊。

但正因如此,今年燈會的統籌設計得以由全新團隊承接,反而能掙脫諸多在過去燈會約定俗成中形成的傳統——例如,今年首次「不用」生肖當主燈,也首次打破「主燈要放廣場中央,讓最多人看到」的慣例。

大鵬灣跟過往燈會場址「條件不同」,所以從縣府到得標廠商的策展團隊,更迫切於在形式與內涵上尋找各種創新可能。就像被釘上釘子木瓜樹,逼出最大最甜的木瓜。

其次,是燈會與「屏東意識」的共伴效應。多年來,屏東苦於長年人口外移帶來的「邊緣感」,也很久沒有這種規模的大事。而當燈會展現新格局,原先的「被看衰」也與屏東長年的「邊緣壓迫感」共伴,激盪出集體共感。

這種共感鼓舞許多屏東人,或擔任志工,或邀請外地親友來訪,以極大熱情在這場燈會注入動能。因為這種共感,我們才會在臉書上會看到「14刷」的屏東朋友,現場才會遇見自動到場撿垃圾、維持清潔的鄉親,網路上也才會見證到「#我屏東我驕傲」的浪潮。 

最後,最讓我震動的,是首次成為燈會主軸的「海洋」。台灣身為海島、四周環海,媽祖信仰普及,海洋本就在我們的歷史文化基因中。但辦了30年燈會,過去都只是中原元宵傳統的延伸——連12生肖都是陸生動物,沒有海洋生物。

這次30周年的屏東燈會,是首次以「大海」為舞台,以「鮪魚」與「海之女神」為主角,納入「海洋」基因的燈會。光與水的結合,本身就有幻化的魔力;燈會與海洋的結合,則在中華文化的延伸上,注入台灣特有的基因。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