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道勇:我寫簡體字的理由

出版時間:2019/03/07 09:03

李道勇/城南文史工作室負責人
 
民報主編王伯仁最近在FB留言,反對蔡英文競選連任,但因使用了兩個簡體字,即遭到蔡粉網民圍剿,有的說台灣人不該數典忘祖,使用簡體字就是被中共統戰,如同中共同路人。
 
我多年來使用手寫板,雖然手寫時使用了簡體字,但我輸入時,都會挑繁體字,偶爾使用注音符號輸入時,也是如此,我並沒有採用中共簡化漢字的那套文書系統,我沒被中共統戰,只是偶爾不小心沒改換成繁體字,因此也被質疑過幾次,連在美國的么妹也不諒解。
 
我就讀中學之前,台灣就禁用簡體字;作文時,如果寫出簡體字就要被扣分;在兩蔣時代,台灣人只要見到簡體字就聯想起共匪,尤其是那些黨員教師對簡體字特別敏感,因此我只好寫在日記裡,我固然不滿兩蔣的白色恐怖,但它管不住我的私領域。(直至1988年,中共發佈《現代漢語通用字表》,收錄七千個通用字,2234簡體字,才算完成漢字改造,那時我已50歲了,我起碼已使用40年的簡體字)。
 
其實民間在漢代早就使用不少簡體字(如果用刀刻在竹簡上,更要簡化才省力),歷代相傳下來的,諸如云→雲、从→從、礼→禮、网→網、電→电、過→过、無→无、棄→弃、廟→庙、憑→凭、聽→听。尤其是漢代流傳下來的台語:四書讀透透,毋捌黿鼇龜鼈竈,你算算有多少筆劃(怎不竈→灶?),不少漢字,筆劃複雜到不知道怎麼寫(其實根據「六書」的漢字結構理論--象形、指事、會意、形聲、轉注、假借。「毋捌」應簡寫成「毋八」,如同台語說的「汝八否?」);早前絕大多數的百姓不識字,太多文盲,導致國民愚昧,識字變成士大夫的專利,讓主政者借機大玩「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把戲。
 
不過我不會使用如下的簡體字:干→幹;余→餘:谷→穀;台→颱;鬥爭→斗爭,更不可能:親→亲不見、愛→爱無心、面→麵無麥、導→导無道、儿→兒無首、飞→飛單翼。奇怪的是~魔、鬼、偷、騙、貪、毒、黑、賭、賊等等,不好的字怎麼全都保留下來。
 
現代人大部份在鍵盤打字,台灣人寫文章發email,採用注音或其他輸入法打上繁體字,似乎不是問題。使用一些古來相傳下來的簡體字,其實也無傷大雅。
 
不過,我最最不贊成中國人將「蕭萬長」寫成「肖萬長」,怎麼可以這樣不尊重人家?沒聽過古諺:行不改名,坐不換姓?還有「臺灣」也不知幾時變成「台灣」,如果去查辭源「台灣」,根本連音、義都不符合;「臺」要簡化,何不連「灣」也簡化,要不然復古為「Formosa」,免得老共糾纏不休。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