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秋遠專欄:未來二個月立法最關鍵的事

出版時間:2019/03/08 00:05

呂秋遠/律師

司法權向來都是抗衡民意與多數的,原因不在於菁英主義的傲慢,而是社會裡的民意總是緩慢的前進,甚至經常向保守方向傾斜。為了保障少數人的權益,特別是人權議題,避免多數以投票的方式欺凌少數,是以《憲法》必須扮演最後一道防線,即便多數人以立法權剝奪少數人的權益,《憲法》也必須透過特定機構以解釋文的方式,宣示保護人權的決心與行動,這是現代法治社會中的基本常識,也是《憲法》高於法律、命令的最重要理由。

在這個前提下,去年的公投結果其實只是表決同性婚姻應該制訂專法抑或制訂於《民法》中,但並不能否定大法官會議解釋的認定。也就是說,大法官會議認為現行《民法》的婚姻制度,未能保障同性,違反《憲法》保障人民的婚姻自由與平等權。觀諸釋憲主文後段就更能一目了然,如果立法院未能與釋憲文公布起兩年內,就同性婚姻制度制訂專法或修改《民法》,則一律適用《民法》。換言之,大法官很明確的認為,同性間的婚姻制度,必須如同異性戀一般,獲得平等與相同的國家制度性保障,只是就專法或《民法》留下立法空間而已。

因此,當後續的公投結果出爐,根本上就不能改變同性婚姻會在2019年5月24日之後法制化,只是督促行政與立法兩院,必須以專法的方式呈現同性婚姻。然而反同陣營從一開始就搞錯方向,除了將公投所代表的意義扭曲,甚至直到目前仍然寄望於立委提出「共同生活法」等草案,希望將同性「婚姻」限縮為只是「共同生活」而已。而反對黨也以表決的方式,試圖將行政院版的草案退回程序委員會重新處理。

然而,這樣的方式是法所容許且可行的事情嗎?當然不可行。因為任何歧視或導致不平等的法案內容(例如將婚姻2字取消,僅留共同生活範疇),即便通過也是違憲。至於反對黨要拖延案件,將法案退回程序委員會,更是適得其反,因為如專法通過遙遙無期時,同性伴侶將可直接適用《民法》結婚規定。

那麼,行政院版是否就符合大法官會議解釋的意旨呢?似乎也不是如此。其實以專法方式來呈現《憲法》對於婚姻自由與平等權的要求是相當困難的,因為就目前的法律體系而言,涉及婚姻的條文甚多且廣,難免掛一漏萬,遑論行政院草案中,對於跨國婚姻及收養等議題仍然與異性婚姻有所差距。如果5月24日後專法開始實施,勢必有挑戰專法的當事人出現,而再度要求釋憲。

就釋字第748號解釋之意旨觀之,極有可能行政院版草案不足與歧視之處仍會被宣告違憲。因此,在3月6日進入二讀之後,未來1個月的朝野協商中,立法院應將可能違憲的條文細緻處理,而非為了趕上5月24日的實施期限而胡亂立法,否則未來衍生之爭議將會更多,無法將紛爭一次解決,也違背釋憲文原本之意旨。

同志婚姻是《憲法》保障平等權與婚姻自由的具體展現,雖然社會上對於此項立法仍有不同意見,然而大法官會議既然已經一槌定音,立法院就應該制訂出符合《憲法》規定之法案,如果只是為了選票考量而有違反《憲法》意旨之立法,對於法治之確立與人權保障並無幫助。台灣是否能真正尊重《憲法》之規定,未來兩個月將是重要關鍵。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呂秋遠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