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倫:大潭藻礁:當政客不聽科學家意見

出版時間:2019/03/11 00:01

陳昭倫/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

桃園沿岸綿延27公里的沙丘海岸凸長著全世界相當獨特的淺海藻礁生態系。相對於熱帶溫暖水域色彩繽紛的珊瑚礁而言,夏時暗黑冬來嫣紅的多孔隙藻礁,是一個全新未知讓科學家著迷興奮不已的探索樂園。地質研究告訴我們,桃園藻礁的形成是在7500年前,因為1萬2000年前冰河時期冰河逐漸褪去,海水由海平面以下120公尺花了將近5000年回漲淹沒台灣海峽後的巧合開始。

那時候造礁珊瑚由溫暖的南方來到了桃園海岸,固著在古大漢溪沖刷到海裡巨大的鵝卵石上,加上殼狀珊瑚礁扮演水泥的角色,慢慢的堆疊起來。後來4400年前北半球小冰期的冷卻加上桃園沿岸沙量的增加,使得海水不再溫暖與清澈,導致當初礁體形成的主要珊瑚物種無法生長,留下殼狀珊瑚藻獨自造礁,形成今日在桃園沙丘上獨特生態景觀。如果雪山上的冰斗地形是冰河曾經到過台灣這個亞熱帶國家的證據,那麼桃園藻礁就是台灣海洋的冰河印記。

雖然擁有這麼豐富台灣7500年海洋氣候變遷的故事,大部分桃園藻礁都來不及被拍成酋婦蟹冰河歷險記或是裸胸鯙尋親記電影之前,因為工業污染和棲地破壞而消失或是停止生長。目前僅存狀況最好的大潭藻礁也將在台灣中油興建第三天然氣接收站(港)之後,跟台灣、世界和地球說再見。

過去這2年多來,超過50位專業科學家與無數的公民科學家,不畏強風暴雨與低溫寒流,披星戴月的蒐集科學資料,用9個月的時間進行了3年才有辦法做到的研究成果,證明了大潭藻礁是目前生態狀況最佳、生物多樣性最好的藻礁。

就算科學家們都已經用盡所有的力氣嘶吼,提供這麼強烈的證據,提醒大潭藻礁不要因為錯誤政策、暗黑環評與推諉卸責的保育機關而消失,請把大潭藻礁留給台灣未來的孩子們。但是,傲慢的會議主席、無情的開發主管機關以及冷漠的政客完全無視於這些科學家用生命換來的資料控訴,執意的將大潭藻礁送上斬首台,遙祭那虛無縹緲的國家發展論述。

近來,一位16歲瑞典女孩吉莉雅塔(Greta Thunberg)發起「改變未來的星期五:為氣候變遷罷課」(Fridays for Future: @ClimateStrike)運動,對於大人們面對氣候變遷說一套而另外一套卻不作為的偽善發出怒吼,這個運動正在掀起一股巨大保護地球的浪潮,席捲各大洲。吉莉雅塔很堅定的說出「當政客不聽科學家的意見,我為何要去學校上課」。

台灣的孩子們,如果將吉莉雅塔的目標換成是藻礁,「當政客不聽科學家的意見,人民為何要相信政府能做好保育」,你們會為大潭藻礁怒吼和罷課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