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董事」制度,解決問題還是製造問題?

出版時間:2019/03/14 18:27

陳凱臣/法研所學生
 
幾年前復興航空無預警解散公司,讓員工一時之間無所適從,更由於復興解散僅由少數高層決議,毫無考量到其他利害關係人之權益。也因此,有工會(桃市產總)開始主張應該設立勞工董事,來保障勞工權益。
 
而最近,桃空職工在與長榮航空的勞資爭議調解中,又進一步提到了要求設立勞工董事,和桃市產總向來的主張相同,他們不斷的強調唯有勞工董事才能解決現行的勞工問題,但事實上真的是如此嗎?
 
勞(員)工董事,業已在國營企業已施行一段期間。不僅難以看出當初立法宣稱的效果,原本應團結勞工的勞工董事,卻變成工會的分裂,實行上的困難不少,以下羅列幾個主要問題。
 
誰來代表?
在2010年《工會法》新增了除原有的企業工會後,加上依產業別劃分的產業工會、以及特定職業的職業工會,一個員工可能同時有上述三種工會的身份,應由哪個工會推舉在立法上未見規範。
 
如中華電信底下不同部門,共有9個工會,由於各工會都想推派自己的代表,最終未能在期間內協商出一名代表,導致勞工董事的難產。甚至造成員工彼此之間利益不同而相互內鬥,造成公司內部團結遭受破壞,更使得公司的治理越顯困難。
 
勞工董事應代表誰的利益
勞工董事既是員工代表,也是董事會成員。面臨重大公司決策時,應代表股東利益還是勞工,若代表股東,則等同於工會沒有持股卻侵害了企業財產管理權,加上勞工董事的職責又由誰來監督,又是一個問題。
 
尤其在現代的公司治理中,公司做出任何擴展業務之舉,都可能是和勞工利益的競爭,勞工董事的雙重代表性,制度上本來就難以兩全,更加了公司治理的複雜性與不穩定性。是否需要為了一個無法被證實存在的勞工利益,就直接顯而易見的侵害公司財產權,實有疑問。
 
有工會主張應該以工會來監督勞工董事,但現行《工會法》並無有效的監督機制,工會內的民主制度並不健全,許多工會長期由某派人把持利益,壟斷工會事務,如同中油工會因勞工董事的問題,讓董事會難產,進而讓營運進入空轉階段。
 
制度上重複設計
增設勞工董事,若說是保護勞工權益,目前已經存在許多保護勞工的法律,如「大量解僱勞工保護法」、「勞資爭議處理法」、甚至是司法院在這半年內努力推行的「勞動事件法」等,問題本身是如何落實這些法律,而非疊床架屋要求勞工董事席次,就能改善勞工處境。而台灣的公司法已經是國際上門檻很高的國家,若又增設勞工董事,將更不利外來投資。
 
保障勞工權益的方法有很多,對於勞工友善的立法上亦需要與時俱進。然而,若無充分考量的台灣產業的現況,則可能淪為存好心做壞事的窘境,過去更造成工會分裂的後果,使得勞工力量更為分散。如果一廂情願的以紙上談兵的方式就認為可以促進勞權、公司營收增加的雙贏局面,那恐怕只會淪為空想!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