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島剛專欄:日本人忘不了「舌尖上的台灣香蕉」

2210
出版時間:2019/03/15 00:03
論者認為,日本人已經對難吃的香蕉產生厭倦之際,台灣香蕉的美味可以作為當頭棒喝,讓更多日本人重新愛上香蕉的味道。資料照片
論者認為,日本人已經對難吃的香蕉產生厭倦之際,台灣香蕉的美味可以作為當頭棒喝,讓更多日本人重新愛上香蕉的味道。資料照片

野島剛/作家、資深媒體人

現在的我是個空中飛人,過著一邊旅行一邊採訪寫作的生活,所以特別注重自己的健康管理,萬一在旅行中生病,可就麻煩了。健康管理的關鍵在於食物,早上以水果為主,中午就來個主餐和攝取許多蔬菜,晚上則是小酌再配一些下酒菜而已,不管到哪裡都盡可能地貫徹實行這種規律的飲食生活。以結果來看,對我而言,透過個人多方嘗試的經驗,這個是最能夠維持健康的方法。

旅行時,我通常是跳過飯店提供的早餐,而是選擇到街上買個水果吃,最常吃到的就是香蕉和柳橙。香蕉有助消化,營養價值高,而且很容易買得到。實際上,去到亞洲各國,幾乎是大街小巷都看得到香蕉,我最近到訪的緬甸,除了黃色香蕉,甚至也有黑色香蕉,大小不一,但是口感非常柔軟香甜。不管是在哪一國吃的香蕉,都比日本販售的還要好吃。這是殘酷又悲傷的事實。

日本人非常喜歡吃香蕉,但是在氣候上無法自行栽培,所以日本大部分的香蕉,都是從南美洲或菲律賓等國家,以低價大量進口。但是,甜度和香氣就略輸一籌,香蕉肉也像是冷凍過的,吃起來澀澀的。

在日本,可以經常聽到60歲以上的老一輩說:「台灣香蕉的綿密滑順和香甜,真令人難忘。」如果提到與香蕉有關的,最為人所知的大概就是作家吉本芭娜娜和甜點「東京香蕉」吧。吉本芭娜娜的筆名由來據說是因為她「喜歡香蕉花」,而且應該也有很多人沒看過香蕉花長什麼模樣,很奇妙的理由。另一個「東京香蕉」,實際上和台灣香蕉有密切關係,緣由是社長忘不了台灣香蕉的味道,因此想要開發出像台灣香蕉般美味的甜點,而現在成為代表日本的伴手禮,在國內外也擁有大批的支持者。

這位社長記憶中的台灣香蕉是指1970年代以前從台灣進口到日本的香蕉。1970年代以前,台灣香蕉在日本的市場上非常受歡迎,被定位為高級水果,並且帶給台灣豐富的外匯收入,甚至是佔了3分之1左右。

我在這個月出版的新書《漂流日本:失去故鄉的台灣人》(游擊文化)裡面,介紹到參議院議員蓮舫的出身背景時,有提及她的祖母陳杏村獨當一面從事香蕉貿易。當時,台灣香蕉的主要產地是在高雄旗山和屏東等地,陳杏村在與蔣宋美齡也牽涉其中的香蕉貿易角力戰裡也佔有一席之地,被稱為「香蕉女王」。

那個時候,我在日本採訪了過去曾經從事香蕉進口工作的台灣人,得知台灣香蕉從進口到市場上的流通過程。根據他的說法,台灣香蕉進口到日本後,先放在溫室讓它發酵,判定發酵程度是專家的工作,在真正成熟之前,是不會在市面上流通的,這也是台灣香蕉之所以香甜和軟嫩的秘訣。而且,有很多環節都是台灣人的工作。

近年來,台灣政府一直希望重新恢復出口香蕉到日本。前幾天,有新聞報導指出台灣在東京國際食品展成功拿下香蕉銷日的訂單,簽下高達5億台幣的合約。我當然是樂觀其成,正好是日本人已經對難吃的香蕉產生厭倦之際,台灣香蕉的美味可以作為當頭棒喝,讓更多日本人重新愛上香蕉的味道。價格太貴?如果好吃,那價格就不成問題。日本人連芒果1顆3000日圓也肯埋單,現在進口的香蕉1根平均是30日圓左右,如果台灣香蕉真的能夠收服日本人的味覺,1根200日圓的話,更能夠做出市場區隔吧。

在日本人之間,有關台灣香蕉的「舌尖記憶」依然像傳說般深刻地留在心中。相信台灣香蕉在日本市場上重振威風是指日可待的。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關鍵字

野島剛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