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抓寶阿伯進化22支手機 紅到變華碩代言人

出版時間:2019/03/17 07:38

作者╱梁鴻彬
攝影╱趙元彬


進擊的寶可夢阿伯陳三元常騎著他的鐵馬,改裝的龍頭上,已進化到22支手機同時抓寶打怪。他不是在抓寶就是在抓寶的路上,常被網友野生捕獲,還登上美國最大的論壇Reddit首頁,連英國媒體BBC也來採訪,華碩繼當紅韓星孔劉後,接地氣找他當新款手機代言人。抓寶紅到國外,難怪寶友都封陳三元是另類「台灣之光」。

我來到寶可夢阿伯位在新北市土城的家中,門口掛著一張小小的「人生道路五術命理」招牌,神明桌上擺著為人祭解除煞的符紙和一些法器,牆上有他擔任道士證明的法籙,上頭還有一張年輕時的黑髮照片,這裡就像是一間家庭式神壇。滿頭白髮的陳三元說:「少年就白了,39歲才不染。」雖然已經70歲,本行是法師的他說:「偶爾還會幫人問事收驚、看地理風水。」 

陳三元拿起他用拖把柄改裝的抓寶神器,這個像糖葫蘆又像孔雀開屏的手機掛架,滿滿掛著22支手機,充電線就有一大把,一一開機就緒,有一台一直連不上網路,他馬上查明開分享。他說:「可能是沒繳錢,手機太多,電信公司用簡訊通知我繳費,我根本沒注意。」 

我跟他出門到家附近的公園抓寶,雖然龍頭很重,但他腳踏車騎得平穩飛快,我用跑的都追不上他,鄰居和路人看到他,你一言我一語說:「我有在電視上看到你」、「他都在抓寶啦」、「那麼多手機,好誇張」,還有人用手機拍他,用視訊連線朋友「快看寶可夢阿伯!」陳三元儼然是鄉里名人。 

陳三元在公園裡氣定神閒站穩,兩手一刻也不得閒,忙不迭在手機上轉補給站拿道具。 

抓寶是用右手中指,「順時針逆時針都可以」,投出正反旋轉的曲球,有寶大量出現時,直接咻咻咻用直球對決入袋,動作流暢華麗,簡直就像是在彈奏一曲樂章。

陳三元說起與寶可夢手遊結緣,「孫子放假回來找阿公,拿手機問寶可夢上的補給站在哪?我就帶他去,孫子教我怎麼抓寶,本來我都是用老人機,遊戲只會玩電腦版的CandyCrush炸糖果,我還清楚記得是在2016年9月14日開始玩,因為那天兒子送我一支智慧型手機當生日禮物,下載了寶可夢遊戲,從此迷上」。 

陳三元剛開始玩的時候,因為不會刪寶,裝寶可夢的盒子滿了、抓寶的道具沒了,或包包無法擴充,就花錢買。「那時光是花在寶可夢上的錢,一個月就好幾萬元,曾經一個晚上花5、60個誘餌模組在灑花吸寶。我喜歡灑花讓寶友一起來抓,有寶友要找我,說看到地圖附近哪裡有在灑花,就是我出現在那裡,平均一天都玩上3、4小時,有時候還到7、8個小時。」 

我虧他打敗孔劉代言手機,代言費應該不少,都賺回來了?他只悠悠地說:「秘密!人家拿6千萬元耶。」他還一直要我不要寫他花多少錢玩寶可夢,怕讓人家覺得他「太肖(台語:瘋)」。我說有媒體報導他每月網路通話費和充電費1萬多元,他保守地說,就算這樣吧! 

寶可夢熱潮剛起時,一堆寶友癡迷瘋魔,在街路上像喪屍流竄,哪裡有寶哪裡鑽。陳三元興奮地說:「一天晚上我在土城運動場抓寶,突然有寶友說:『清水派出所出現一隻罕見的稀有寶卡比獸!』那時我還不知道卡比獸是什麼,跟著衝到現場抓到了,後來寶友越聚越多,人車走不通,交通大打結,警察連忙出來看發生了什麼事,還幫忙指揮交通,那是我唯一的一隻專門去抓的寶。」 

陳三元說:「現在沒有一隻寶不可刪,因為再抓就有,沒有空時,就算我有十幾張VIP特級團體戰的黑券,也不會去玩。」

得之我幸,不得也好,顯得十分佛系。「因為已玩到38級,晉級很慢,就再加手機繼續玩」。 

陳三元連同掛在腳踏車上22支30級以上的手機,他其實現在總共有29支手機,紅黃藍3隊都有,一個人就可以攻塔打怪。寶可夢遊戲強調好友團伙一同約戰,他面對寶友要加他好友都來者不拒,也加了群組,彼此分享資訊和通風報信。 

我加了陳三元第一支玩寶可夢的手機為好友,是40級的黃隊,對戰獲勝次數:15811次,步行距離:3700公里,抓到的寶可夢有66480隻。真是個非常重度的玩家。 

每個寶可夢的訓練師都有自己玩遊戲的模式,掌中一方天地,自有治理邏輯。我問陳三元有沒有特別喜歡的寶可夢,或是想抓到特別稀有的寶,他說:「每一隻都尬意(台語,喜歡),有人喜歡開圖鑑,蒐集不同的寶,有人想抓色違,一定要抓異色的寶,還有人只留下IV100值超強戰鬥力的寶,這都很好,不過有人用飛人程式抓國外的稀有寶,我覺得那是作弊,我不和人交換用飛人程式抓到的寶,因為那不是我抓到的!」 

陳三元玩寶可夢主要的動機是「出門運動,防老人痴呆」,由於家裡有兩個補給站,下雨天就只能「人在家中坐,寶在手中抓」,雖然不想讓老婆知道花了多少錢抓寶,老婆也只是要他注意安全,「她顧電視,我顧手機」。有田僑仔朋友說每個月花幾萬元在喝酒唱歌跳舞,也是很疲累,要來跟他一起玩寶可夢,他只回:「一人興一款(各人喜好不同)」。 

先前有報導寫他沒讀書,他有點火氣地說:「好像說我不識字一樣!」陳三元說,他年幼失學,還真沒進過一天學校,靠著拜師修道當上法師,但當法師也是要有點學問的。 

出生台南六甲的陳三元命運多舛,「我家原本是庄裡第三有錢,父親到菲律賓當日本軍伕,雖然大難不死,回來台灣,但不管是養豬還是養鴨,都碰上瘟疫和天災,加上母親亡故,家道從此中落,父親也只能遠走他鄉打拼。」 

陳三元說:「我6、7歲投靠伯父,靠他接濟,10歲就幫阿姨牽牛吃草,國民學校老師說你來讀一學期,就給我畢業證書,但我也沒辦法去。12歲時父親到高雄煤炭場工作,我才去投靠他,那時幫他們工人煮飯洗衣,賺點微薄生活費,14歲跟父親北上台北士林,在圓山大飯店附近砍柴做小工,我那時就推著腳踏車,在圓山動物園前面賣涼水芋仔冰,一份2、3角,每天還得跟警察玩躲貓貓(捉迷藏),上圓山大飯店前有個坡坎,有些人腳踏車騎不上去,我會去幫忙推,自然就會來跟我買涼的,當時一個工人一天工資60元,我一個下午就可以賣到40元。」 

陳三元當兵回來後,先到士林的奉聖宮愛龍團(舞龍隊)提龍頭,遇有婚喪喜慶,龍隊出動賺紅包,鼎盛時還有紅龍、黑龍各一隻,但因為團內紛爭,最後解散。 

陳三元說起為何會當師公的過往,其中有個重大轉折—他大難不死,決定濟世救人。

陳三元的父親後來在建築工地當工人,他和弟弟也一起幫忙。29歲那年,他們在三重幫人蓋房子,土石泥水用吊掛的上樓,有一天,吊籃因為負重過重加上鉤環斷裂,掉落了,吊索卻甩向他,把他從8樓直拽到地下室,還好他還有意識,撐起微弱的意志叫著弟弟的名字,他弟弟趕到後背著他衝去醫院掛急診。

陳三元眼眶有些泛紅說:「整整40天,我就躺在病床上一動也不能動,最後休養了1年,還到中壢找了接骨師,花了幾十萬元才復原。」命撿回來了,陳三元後來到宮廟裡義務幫忙,宮裡找老師上課,教他怎麼幫人問事,他也拜師學藝,後來就學會如何幫人做法去災厄,看地理風水。
採訪結束,我心想,寶可夢的抓寶丟球,對照陳三元的師公身分,只差沒有喃喃念咒。 

也許他在心裡默念,「太好了,抓到了」,更像是道士下山降妖伏魔,做法來點化、收服這些虛擬世界中的精靈怪獸。

寶可夢阿伯
本名:陳清波,法號三元
出生:一九四九年生於台南六甲,今年70歲
家庭:育有2女1子、3個外孫
學經歷:幼年失學,拜師成為道教法師 


採訪後記
知道我要訪問寶可夢阿伯,兩個就讀國小一、二年級的小孩比我還興奮,抓著我要我問阿伯好多問題。兩個小屁孩不但把寶可夢大圖鑑翻到爛掉,一個禮拜一集的卡通沒看到還會哭,到日本旅遊也一定要逛寶可夢中心,每個禮拜還要一次花30元打TRETTA卡匣機,功課平平,但理直氣壯說:「如果有寶可夢考試,一定考100分!」 

不過我想我自己當初會玩寶可夢,也是為了和小孩有個共同話題和經驗,「童年」不就是寶可夢發明人的初衷。 

最後,訪問完阿伯的路上,我竟完成了卡關好幾個月的美錄坦調查任務,進階到36級。 

這篇稿子終於完成,我要去抓寶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