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威專欄:島嶼的矛盾情慾

出版時間:2019/03/19 00:05

王浩威/華人心理治療研究發展基金會董事兼執行長

一位朋友帶著小學高年級的女兒去參加街舞訓練。他自己說,簡直是文化衝擊了。

他到了現場,才發現參加的女孩子雖然都小小年紀,卻是個個妖嬈性感。這些才10歲多一些的前青春期女孩,不只是打扮得像是大人,而且是真正的成年女性也不敢如此充滿誘惑和暴露的穿著與舉止。而且,對這樣的打扮她們十分熟悉和習慣,似乎也樂在其中,一點都沒有新手的生澀或想法上的不自在。

我自己並沒有親眼看到,也沒有任何相片之類的,而這位朋友的描述也許有幾分誇張。但我們的文化裡面的確如此,越來越多的小女孩子有著與年紀不成比例的女性魅力。

許多人都是媽媽陪著去的。媽媽的穿著也許時髦,但就沒有像小孩這樣,並沒有太明顯性的誘惑語言。而在那邊,大部分的媽媽對孩子這樣的打扮,似乎也是引以為榮的。好像是她們生活中沒辦法表現出來的那個充滿誘惑和妖豔的自己,現在可以在孩子身上完整的展現出來了。而這樣的場合,出席的爸爸並不多。雖然沒有出席,但媽媽可以這麼自在,可見背後的爸爸基本上是支持的。

對我們的文化來說,其實這樣的現象是越來越廣泛。從流行文化裡的少女團體,甚至是少男團體,往往都是包裝成充滿性感的身體卻是擁有對性一無所知的單純心態,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而現在越來越多的動漫文化,特別是在網路上同人性質的繪圖當中,這種情形更是無所不在。

什麼時候,我們的文化越來越執著於這樣的性慾望?這樣的現象,又怎麼去理解哪?

俄裔美籍的小說家納博可夫最為人知的小說《蘿莉塔》,1955年出版以後就受到爭議。小說裡從法國移民美國的中年男子亨伯特曾在少年時期,與14歲少女安娜貝兒初戀,最後安娜貝兒因傷寒而早夭,造就了亨伯特對女童的愛,心中的小妖精約是9到14歲。亨伯特迷戀上女房東的12歲女兒蘿莉塔,親呼她為小妖精。甚至親近這名早熟、熱情的小女孩,他娶女房東為妻,成為蘿莉塔的繼父。

這一本小說可能是第一本如此清楚而生動地描述的成人文化裡面對小女孩、小男孩的迷戀,因此有了蘿莉塔情結一詞,各種心理學也因此開展了許多討論。大部分的討論裡,都是強調人格上的不健全,才產生這種對小孩的性迷戀,當然跟戀童癖也就息息相關。

而隨著日本動漫的流行,蘿莉控(ロリコン)這源自日語對蘿莉塔情結(lolita complex)的發音加以縮約名詞也開始出現。雖然動漫迷的想法或相關的論述裡,強調這和心理學蘿莉塔情結意義不完全一致,只是指對蘿莉有特別愛好之人。在動漫的論述裡,蘿莉指的是日本動漫中,低齡的、未有首次的第二性徵發育(根據各別情況可能有差異)、身材嬌小的女性角色,只是單純欣賞女童的可愛,所以認為是不存在戀童癖情慾的。

蘿莉控真的不存在戀童癖的情慾嗎?還是動漫文化社群裡的人,對自己的情慾仍然十分焦慮,所以不敢承認自己情慾的存在?

同樣的,那些帶著孩子打扮成性感舞者的媽媽們(還有背後的爸爸們),他們也是對自己這一方面的情慾因為焦慮而否認了,只好將這一切投射在自己的小孩身上,不知不覺地出現了鼓勵,因而強化了孩子們對這一切的認同。

蘿莉塔情結在心理學上討論也許很多,但台灣這樣集體的蘿莉塔情結似乎很少人討論。對台灣的集體心態裡,對青春和情慾這兩者都是充滿崇拜的現象。然而,許久以來傳統裡對情慾充滿不安的焦慮,現在也同樣依然存在著。這兩種極端的對立,其實是互相牽連的。當一端更強烈,往往也就代表他的另一半是同樣強烈的。當我們看到宗教團體開始越來越強調對性的道德要求時(比方說,對同性戀婚姻,就充滿了許多情慾的胡思亂想),恐怕也是這些團體自己內在情慾越來越騷動不安的結果。

榮格曾經提出,我們個人或集體的修行與成長,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元素,就是如何去抱持對立的兩端。

他說:「這恐怕有賴於有多少人能夠忍受,他們自己內在對立兩端所產生的張力。如果可以有足夠的人數,我想這個情境就會剛好被抱持住,我們一起就可以緩緩地繞過這些可能引發毀滅的千絲萬縷,……」當對立的兩端可以同時在我們心中存在時,如果可以產生更多的對話和作用,新的融合出現,成為我們更成熟的人格。

在台灣,對立的兩端卻是往往老死不相往來的。這樣的情形,就是永遠隨時可以隨時挑動了大大小小不同的毀滅。所有那些積極反對某件事的人,其實都是陷入到另外一端的混亂裡。集體的蘿莉塔情結也許還有很多東西需要去分析,但一定和我們這麼二分法的思考方式是息息相關的。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王浩威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