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謝依璇:當精神科醫師失去百憂解錠

出版時間:2019/03/20 00:00

謝依璇/林口長庚醫院兒童心智科主治醫師

這幾天接到一個震撼彈:憂鬱症常用的禮來公司原廠「百憂解錠20毫克」,健保藥價將從每錠2.08元調降至1.96元。藥廠考量不符成本,決定自今年4月1日起停止供貨,同時退出台灣市場。這意味將來即使想要自費購買,也無法取得這種藥物。

百憂解是什麼呢?它是選擇性血清素再回收抑制劑,上市多年,屬於憂鬱症藥物界的資深成員。然而,與其他後起之秀相較,它至今仍能佔重要的一席之地,除了單純的作用機轉外,眾多臨床研究和使用經驗的支持也是主因。特別在兒童青少年期的焦慮症、憂鬱症、強迫症的治療選項中,取得易感與脆弱族群的適應症認可並不是容易的事,因此百憂解在兒童青少年精神科門診,是相當重要的主線藥物之一。

由於百憂解的專利期已過,因此台灣市面上並不乏同樣成分的學名藥物。為什麼這消息還是讓我感到遺憾呢?

如果從服藥便利性而言,目前的台廠學名藥物都是膠囊,而原廠的百憂解則是口溶錠劑,對於年紀還小的兒童來說,膠囊不是那麼容易吞服,拆開倒出粉末吞服又苦,更換藥物劑型絕對需要一些適應期。再說,身為一個龜毛的兒童心智科醫師,我喜歡依照個案的體重和病情嚴重度,逐次微調藥物劑量,門診的小朋友有些是在1/4顆、半顆、一顆中間拿捏最適當的處方,作法雖然麻煩,但在體重仍輕或對藥物反應敏感的孩子身上,可以監控並減少副作用的產生。

這種調藥方式在膠囊劑型並非不可能操作,但錠劑的百憂解絕對更容易。此外,學名藥物儘管和原廠藥物「主成分」相同,但一顆藥物的組成仍包括賦形劑或藥物載體,如果之後需要轉換原廠至台廠百憂解藥物的個案,仍需要注意觀察藥物療效有沒有變化,以及是否有新產生的副作用。

擔任兒童青少年精神科醫師近10年,在診間看過很多憂鬱的眼淚、聽過很多想要改變卻不得不重複耗時操作的強迫症狀、心有所感過很多鋪天蓋地的焦慮。面對憂鬱症、強迫症、焦慮症有如一條長河,如何陪伴兒童青少年渡到河的另一端,是最尋常的日常。

每個精神科醫師都有一個百寶箱,視孩子的個別需求,有時候搬出名為遊戲室的一條安全繩索,有時候為個案插上名為心理治療的一雙翅膀,有時候駛出名為藥物治療的一艘船——而百憂解絕對是在謹慎考量之下,我非常熟悉、善於使用、也喜愛的一艘小船。和它一起,很多孩子同時帶著家長與同儕老師的關懷,或快或慢地越過滾滾長河,走向下一階段的人生旅程。失去百憂解錠,精神科醫師的百寶箱不至於一無所有,但遺失的那一角總令人覺得十分可惜。

台灣的健保已經做到便宜大碗,但在不停削價的過程中,碗裡的菜色會變得如何?想著不到兩個禮拜之後,就從此見不到一顆2元多的原廠百憂解,再看看坊間動輒上千元的健康食品(不,連很多糖果的價格都比百憂解高)……我自己還是先來囤一些百憂解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