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宥勳專欄:大家都在下一盤很大的棋

出版時間:2019/03/20 00:06

朱宥勳/作家

身為文學人,常常被圈外人挑戰:「你們解讀文學作品的時候講那麼多,你確定作家真的有那樣想過?不是你們自己想太多嗎?」這個問題自有合適的文學理論可以回答,在此不贅。但我覺得啼笑皆非的是,其實若要說最常好發「想太多」、「過度詮釋」的場合,文學人實不敢掠美,應該首先來聽聽人們聊政治。

判斷一則「文學評論」是否過度詮釋,最基礎的解法是去看作品中能不能找到支持或否證的證據。比如「黃春明對底層人物抱持同情」這樣的詮釋是否恰當,那就去看作品裡他如何處理底層人物。但如果用同樣的標準,來檢視人們日常的「政治評論」,整個台灣、不分陣營,大概就可以共組一個想太多之國了。

一方面,政治評論不像文學評論,文學作品白紙黑字印在那裡,用功就看得到;政治人物私下喬事,外間是難以與聞的,自然缺乏「文本證據」的來源。但另一方面,這種九隱一現的遮蔽感,反而又勾引了熱中政治評論者的想像,彷彿所有政治決策背後都有複雜的糾葛,若非不可告人的陰謀論,就是苦心孤詣的運籌帷幄。

搞得好像每個政治人物都在下一盤很大的棋一樣。

最近的事例,當屬賴清德突然投入總統初選。這個動作引起本土派內部的爭論,最有趣的一派說法,是試圖說明賴清德參選對蔡英文有益無害。他們詮釋,賴的動作應是為了安撫獨派大老,是出來「坦」的,最終還是會圓滿把能量傳輸給蔡英文,也是一盤很大的棋。持此論者希望透過這種說法,削減蔡英文支持者對賴清德參選的疑慮,不要罵得太大力。

這種「棋局想像」很容易形成一個自我完足、無法否證的系統:如果其他民進黨政治人物對賴的參選樂觀其成,他們就可以詮釋成「你看,這都是講好的」;如果其他民進黨政治人物發言反對,那就可以詮釋成「你看,果然苦心孤詣忍辱負重」。

我當然不是要說,這種詮釋百分之百是不可能的,因為畢竟大家都一樣缺乏「文本證據」——連陳菊和鄭文燦都對賴清德的突然參選一臉震驚,講什麼「內幕」都是多餘的。但我覺得有趣的,是這種「棋局想像」到底是希望指引怎麼樣的政治行動呢?每一種論述都會導向特定的政治行動,比如你支持A,就投票給A,或者會公開批評B。但「賴清德(或其他人)忍辱負重,在下一盤很大的棋」這種說法是很奇怪的:如果政治人物正在假戲,那支持者到底要不要真做?你都說他是出來「坦」的,那砲火繼續往他身上打,不也是題中應有之義嗎?如果他假戲、你就不真做了,則這些棋步不就毫無意義了嗎?

於是,一切都回到原點。如果他真的欠罵,你本來就該罵他;如果他是故意來討罵的,你還是應該罵他,以免他白費心思。這麼一來,他有沒有在下一盤很大的棋,有沒有些充滿想像力的解釋,於選民來說還有任何差別嗎?當這些人把政治人物詮釋成精明的棋藝大師,認為他們的一言一行都充滿涵義時,同時也消解了選民或支持者的行動意義,隱含的甚或是一種微微的反民主念頭:不在棋局中的你們,其實什麼都不懂,一點都不重要。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朱宥勳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