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歐洲】傅莞淇:瑞士人為何願付收視費給公媒

出版時間:2019/03/22 00:07

歐洲特派員:傅莞淇/文字工作者

3月4日於伯恩舉行的首屆國際公共媒體研討會(IPMC)聚集了近200名國際媒體從業者及分析師,討論公共媒體在網路充斥免費隨選內容的當代社會如何回應人民需求。這一天正是協辦研討會的瑞士廣播電視集團(SRG SSR)於收視費公投死裡逃生後重生的1周年。

「我們需要非常明確地花費瑞士納稅人的錢,並非常小心。」SRG總監馬尚(Giles Marchand)於研討會上表示,「我們不排除任何視聽眾。我們需要顧及所有人,這也是與私營媒體的一項本質性的差異。」

取消收聽收視費(No Billag)倡議始自一小撮自由派年輕支持者,在獲得瑞士最大黨人民黨(SVP)支持後,順利於2018年3月4日就此議題舉辦了全國性的公投。

反對公共收視費者認為,消費者應有選擇媒體服務的自由,而非被迫為不一定使用的公共媒體服務埋單。政府扶持的國營媒體效率低落,卻獲得不公平的市佔率,不利於自由競爭。只要SRG提供的內容夠好,自然能靠閱聽眾付費與廣告存活,不應全面性強制收費。

確實,瑞士公共媒體的收視費相當高。公投時,瑞士每家戶的收視年費為451瑞郎(約新台幣1萬4000元),為全歐洲最高。一大原因是SRG需提供全國4種官方語言版本的內容,但這項任務也成為保存SRG的一大理由。

支持公共收視費者指出,公共媒體為所有語區的人民提供平等的資訊,在擁有多元文化的瑞士全國融合上扮演重要角色。據馬尚提供的數據,SRG高達73%的收視費與廣告費來自人口最多的德語區,內容上的回饋為45%。義語區貢獻了4%收益,但獲得22%的預算。法語區提供23%,配得32%預算。

若開放自由競爭,媒體內容可能朝德語族群傾去。惟有公共媒體可確保持不同母語、居於不同地區、擁有不等財富的瑞士人民獲得平等的媒體服務。SRG進一步堅持自己無法靠訂閱與廣告存活,收視費公投就是瑞士公共媒體的生死之戰。

最後,瑞士選民以71.6%的高比例捍衛了國家的公共媒體。居於國外的瑞士僑民支持SRG的比例更高達77.9%。投票率達54%,高於平均值近10%。

但這並非SRG挑戰的終點。馬尚於公投後撰文表示,SRG在公投辯論中學到很多,尤其是公共媒體的存在不是理所當然的,需要負起責任來保護它。SRG在公投結果出爐後,很快地發布了一些改革,包括更有效率地將預算壓得更低、與營利性媒體做出更大的區隔、並加強與民間的合作。他認為,SRG應與身處危機的媒體生態圈中的其他參與者合作,而非預期自己可以完成所有的媒體任務。

4日,為IPMC開場的聯邦傳播部長索瑪魯加(Simonetta Sommaruga)回顧1年前的公投表示,瑞士人民了解公共媒體在媒體版圖中有多麼重要。2019年由司法部長轉任基礎建設及傳播部長的她描述,媒體也是社會的一種基礎建設,為人民提供可靠的資訊。

沒有可靠的資訊與事實,就無從架構辯論,民主也無法運行。這個民主是1年前為SRG帶來存續危機的民主,也是它賣力貢獻、捍衛的民主,同時,也是督促它改善自己的民主。理想地,他們還將如此共生相伴下去。

在修《公投法》、於「公共媒體法」草案擴大文化族群服務的台灣,也走在這條深化民主之路上。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