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設辯護人:酒駕瞎掰吸入酒氣,法官哪會信

出版時間:2019/03/23 10:56

簡松柏/台南高分院公設辯護人
 
《男酒駕瞎掰吸入酒氣,恐龍法官竟採信》這新聞報導所指的判決是台北地方法院107年度交字第533號行政訴訟判決。就這個報導,台北地方法院當時立刻發佈澄清說明(詳如新聞稿)。
 
對於台北地方法院的即時澄清說明,李茂生教授在他的臉書上說:「打死我,我都不會認為台灣民眾會接受司法官方的這種說詞。因為對民眾而言,『實體正義』遠遠超過『程序正義』……整部刑法唯一死刑、整部刑訴唯一嚴刑逼供,這才是台灣的日常。不要怪記者了……該名記者的真意是想藉著『刻意』的誤讀而扎扎實實地表達民眾的心聲。這種記者難道不應該給予掌聲鼓勵嗎?」
 
這是反諷的說法嗎?不需要求證,可想而知,李教授一定不會承認這是對那位記者的反諷。接下來,就讓我們來看看這個判決吧!
 
一、事實概要
「原告(駕駛人)於民國107年9月27日……駕駛……XXXX號自小客車……攔停實施酒測,測得原告酒精濃度值為每公升0.21毫克,員警即以掌電字第AAAA號舉發違反道路交通管理事件通知單……當場舉發原告有『吐氣酒精濃度達0.15以上未滿0.25mg/L』之違規事實,違反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35條第1項第1款規定……。嗣被告(台北市交通事件裁決所)……對原告裁處罰鍰新台幣(下同)1萬9500元……。」
 
(註:駕駛人不服這個處分,以「台北市交通事件裁決所」為被告,向台北地方法院提起行政訴訟。本案駕駛人當時「吐氣酒精濃度」,介於「0.15以上未滿0.25 mg/L』之間的0.21mg/L,尚未達到《刑法》第185條之3第一項第一款所定0.25mg/L的形罰條件;此外,駕駛人當時應該也不存在符合同條項第二款所指『有前款以外之其他情事足認服用酒類或其他相類之物,致不能安全駕駛』情狀,否則不會有這個處分與行政訴訟出現。)
 
 
二、雙方的主張
1.原告(駕駛人)主張:「原告……停等紅燈,並無已生危害或依客觀合理判斷易生危害之情形,員警於白天、上班尖峰時刻,獨挑原告進行酒測,違反酒測之正當法律程序。又原告因體質及長期服用高血壓、痛風藥劑,且當時吸進車內所載運破損酒瓶露出之酒氣,可能影響酒測結果,故原處分顯有違誤……。」
 
(註:依據原告的事實主張,駕駛人指控員警所違反的「正當法律程序」,是指沒有遵行《警察職權行使法》第8條第一項規定:「警察對於已發生危害或依客觀合理判斷易生危害之交通工具,得予以攔停。」此外,駕駛人也舉出了一些可能影響「酒測」結果的原因、讓人啼笑皆非的原因。)
 
2.被告(台北市交通事件裁決所)主張:「員警見原告開啟車窗,滿臉通紅、明顯酒容、開車忽快忽慢,經尾隨系爭車輛,並嗅得陣陣酒氣散出,符合警察職權行使法第8條第1項要件。本件使用之酒測器,復經檢驗合格,且在有效期限及使用次數上限內,酒測過程亦無故障或操作失誤之情事,故員警測得原告之酒測值為每公升0.2毫克,殆無疑義,原告違反道交條例第35條第1項第1款規定……。」
 
(註:被告主要的主張是員警沒有違反《警察職權行使法》第8條第1項的攔檢規定;其次是員警當時所使用的酒測儀器是合格、可信賴的;再其次是員警關於酒測儀器的操作都符合規定,沒有錯誤。換言之,從頭到尾,整個攔檢、酒測程序都完備,沒有任何瑕疵。)
 
三、法院的認定(沒有錄影)
法院所認定的是員警違反「實施檢測過程應全程連續錄影」規定。法院之所以撤銷原處分,與原告、被告雙方所主張的,其實都沒有關連。
 
這也就是說,駕駛人與台北市交通事件裁決所(如二所引)的主張,在107年度交字第533號行政訴訟判決裡,根本就沒有絲毫地位、一絲絲的關係都沒有。
 
(註:就這一個個案的判決結果來說,原告、被告雙方的主張,其實一點重要性都沒有,所以法官根本就懶得理會這些主張,最終,就僅僅在判決末尾附帶說明一下:「員警舉發過程已有違反正當行政程序之瑕疵,則無論員警隨機攔停原告,對原告實施酒測是否符合《警察職權行使法》第8條第1項第3款之要件,或原告實際上是否有酒駕之事實,均無礙原處分因有此程序瑕疵而應予撤銷,併予指明。」)
 
本件判決認定員警舉發過程所違反的「正當行政程序」,是指違反「實施檢測過程應全程連續錄影」規定。如以下的摘要、簡介,這一個應遵行的「正當行政程序」確實與原告、被告雙方的主張無關:
 
1.取締酒後駕車作業程序規定:
本於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699號解釋理由書:「依法維持公共秩序,保護社會安全,防止一切危害,促進人民福利,乃警察之任務(《警察法》第2條規定參照)。警察對於已發生危害或依客觀合理判斷易生危害之交通工具,得予以攔停,要求駕駛人接受酒精濃度測試之檢定(以下簡稱酒測《警察職權行使法》第8條第1項第3款、《刑法》第185條之5、《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35條及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14條第2款規定參照),是駕駛人有依法配合酒測之義務。
 
而主管機關已依上述法律,訂定取締酒後駕車作業程序,規定警察對疑似酒後駕車者實施酒測之程序,及受檢人如拒絕接受酒測,警察應先行勸導並告知拒絕之法律效果,如受檢人仍拒絕接受酒測,始得加以處罰。」「……另系爭條例有關酒後駕車之檢定測試,其檢測方式、檢測程序等事項,宜以法律或法律明確授權之規範為之,相關機關宜本此意旨通盤檢討修正有關規定,併此指明。」
 
a.103年增訂「違反道路交通管理事件統一裁罰基準及處理細則」第19條之2規定「取締酒後駕車作業程序」。判決說:「交通部與內政部即依釋字第699號解釋意旨,於103年3月27日增訂違反道路交通管理事件統一裁罰基準及處理細則(下稱處理細則)第19條之2規定,並自103年3月31日施行,將內政部警政署訂定之取締酒後駕車作業程序明文化。」
 
b.注意釋字第699號解釋理由:「主管機關……訂定取締酒後駕車作業程序,規定警察對疑似酒後駕車者實施酒測之程序,及受檢人如拒絕接受酒測,警察應先行勸導並告知拒絕之法律效果,如受檢人仍拒絕接受酒測,始得加以處罰」的涵意。即警察必須遵行酒測程序規定,在警察遵行酒測程序規定的前提下,才能處罰違法的駕駛人。
 
2.實施檢測過程應「全程連續錄影」
a.《處理細則》第十九條之二第一項:「對汽車駕駛人實施本條例第三十五條第一項第一款測試之檢定時,應以酒精測試儀器檢測且實施檢測過程應全程連續錄影,並依下列程序處理:……。」
 
b.「憲法上正當法律程序原則之內涵,應視所涉基本權之種類、限制之強度及範圍、所欲追求之公共利益、決定機關之功能合適性、有無替代程序或各項可能程序之成本等因素綜合考量,由立法者制定相應之法定程序,迭經司法院釋字第689、709、739號解釋闡述甚明。《道交條例》第92條第4項既就該條例舉發處理程序之處理細則,授權由交通部會同內政部定之,處理細則第19條之2第1項並明定:「對汽車駕駛人實施道交條例第35條第1項第1款測試之檢定時,應以酒精測試儀器檢測且實施檢測過程應全程連續錄影,並依下列程序處理:……」,則處理細則所規定酒測之程序,依前開大法官解釋,自屬正當行政程序之一環,如警察未踐行前開程序,即不符合正當行政程序,不得對受檢人處罰。」
 
(註:就本案而言,人民行動自由的保障與員警遵守酒測的全程連續錄影來作比較,人民行動自由的保障比較重要,員警不得藉故違反這個保護人民行動自由的程序規定。員警是否遵守這個取締規定、尤其是「實施檢測過程應全程連續錄影」這個正當行政程序規定,就是法院判處「台北市交通事件裁決所」敗訴的關鍵、甚至是唯一理由。)
 
3.員警實施酒測,「沒有」全程連續錄影
a.「本件經本院依職權函請舉發機關提供對原告攔停及實施酒測之證據資料,據舉發機關台北市政府警察局中正第二分局惠覆:『三、本案全程雖有錄影(音)蒐證,惟因員警密錄器故障,以致對於原告實施酒測過程影像毀損……。」等情……經本院勘驗被告及舉發機關提供之舉證光碟……該等檔案均無任何員警攔停原告、對原告實施酒測之過程……。」
 
(註:函請舉發機關提供對原告攔停及實施酒測的證據資料,法院是依據自己的「職權」主動為之,這不是原告聲請的結果;其次,舉發機關對於法院的要求,最後是以『員警密錄器故障』作為無法提出「全程連續錄影」的理由……但這理由是法院所不接受的。)
 
b.基於a,法院認定「員警實施酒測過程未全程連續錄影,違反處理細則第19條之2第1項所定正當行政程序」,「原處分逕對原告裁罰,自有違誤,應予撤銷。」
 
(註:法院不接受舉發機關無法提出「全程連續錄影」的說明,直接認定「員警實施酒測過程未全程連續錄影」;員警實施酒測過程未全程連續錄影,違反了「處理細則」第19條之2第1項所定的「正當行政程序」;違反這「正當行政程序」規定所取得的證據資料,不得作為本件裁罰的依據。根據這樣的緣由,法院判決撤銷台北市交通事件裁決所的原處分。)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